账号登陆|注册

忘记密码

愿天下没有难谈的恋爱 - 浪迹情感

你好,Ghost退出

验证官方微信

登陆|注册

浪迹情感

首页 > 恋爱方法 > 浪迹专栏 > 

全民情敌:你走吧,我要把女朋友带回家

更新时间:2019-04-04 10:44:46阅读:编辑: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也可能是真的

  前情回顾:凌晨12点,才是夜晚高潮的开始

  第二天一觉醒来,我发现我躺在我的床上,一丝不挂,小乖乖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我。

  “你昨天喝醉了是真的重。”她朝我吐了吐舌头。

  宿醉未醒的我意识还没回到我的身体,我突然反应过来也许是到了跟她说再见的时候。心里突然一阵惆怅。

  我觉得我是个彻彻底底的渣男,不在于我欺骗了谁,伤害了谁,而是我没让那些愿意跟我在一起的女生有未来。

  虽然大家都自称活在当下,你情我愿。她们做的是她们想要的选择,也许也从来没有期盼过将来,但是真正分开,我还是无法释怀。

  跟每一个女生分开,我都会难过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总觉得是哪里伤害了别人,这样的感觉自己也不好受。

  所以我想尽快结束这样的生活,不停的跟不同人,在一起,又分开。

  我想找一个女生,安安稳稳过日子,做我的事业,让我在那些辗转难测的深夜,不再失眠到天亮。

  但这条路,我走得相当的不易,在于网上毫无根据的负面信息以及对我失实的人身攻击。

  分手之前,我没有任何的感觉,因为我们带领这个行业走入大众视野的那三年,她跟我一路走过来,她知道事情的真相。

  但是在我分手后,才发现,这些我认为超傻逼的东西,居然可以影响我正常交友谈恋爱。

  我认为我输了,彻彻底底的输给了这些躲在屏幕后面敲键盘的人,我做出的任何努力抵不过他们的一条微博和几条转发。

全民情敌:你走吧,我要把女朋友带回家第1张

  他们只需要动动手指头,就有一大帮受众深信不疑,而我叫破喉咙,也没有任何人理解。

  更可悲的是,在他们的中伤之下,我做任何事都是错的:我奋起反击,他们越演越烈,转发越来越多,相信他们的越来越多。

  而我不跟他们计较,付之一笑,吃瓜群众又会认为我是默认他们说的正确,觉得他们骂得正义。

  在过去的一年,我经常在梦中惊醒,然后泪流满面。有人劝我改一个名字,我勃然大怒,明明是这帮人乱搞,为什么我要改名?

  我这个人很有态度,做过的事我承认,为什么莫须有的事情都要算到我的身上?

  我曾经不止一次的想破罐子破摔,不想再认真谈恋爱,跟所有女生都玩玩而已。

  因为这些网上负面会成为我的挡箭牌:当这些女生开始喜欢上我想要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把这些发给她们,她们会以一种我想都想不到的速度离我而去,让我不用费任何口舌,也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但是我仅存的价值观不让我这样堕落,我还是想好好谈个恋爱,跟那个我爱的人过甜蜜的二人世界,让心不再流浪。

  把跟这些渣女斗智斗勇的时间留给其他在恋爱中待解救的男人。

  一边是网络上的大肆负面宣扬,侵袭着我的神智,想让我彻底魔化;一边是我的理智,让我坚守最初的本心,告诉我正义终会战胜邪恶。

  我夹在中间,痛苦万分。

  最后,我选择了相信总有拨开云雾见青天,但是做出这种选择,并不容易。这也许就是成长道路上的荆棘。

  “我想谈恋爱了。”我看着小乖乖的眼睛认真的说。

  “你去啊。”她一脸无所谓,仿佛早就知道我会这样说。

  “我要把女朋友带回家。”我尽量把话说得更死一点。

  “这样啊,”从她的语气中我没听到担忧,她转过头来,看着我,继续说道“那你提前给我说,她来那几天我就回家去住呗。”

  “你就不吃醋吗?”我问她。

  “但这是你的工作啊,我能理解你。”她也许错误的理解我只是贪图新鲜而已。

  也许对于很多男生来说,有个女朋友还有个理解自己的红颜知己是一件不错的事。

  但是我不想把这样的关系带入我下一段恋情,对她不公平,也对我下一任女朋友不公平。

  没有办法,我只能加重语气,虽然说出来的时候,我的心也在疼痛:

  “虽然你能理解我,也很支持我的工作,但是我还是觉得我们不太适合,这是我的问题,我害怕又重蹈前女友的覆辙,她就是每天在家无所事事我才跟她分的手,就跟你现在一样,我知道这不能怪你,你只有19岁,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她也跟你一样大。但是时间久了,这种情况会越演越烈。”我一口气把话说完。

  她沉默了好久,然后点了点头,轻轻的说“好吧。”

  看着她无所谓的样子,也许她比我想象的更洒脱,是我自作多情了。

  “那我明天去趟重庆,过几天回来收拾行李吧。”她淡淡的说道。

  “嗯。”

  对于我来说,虽然我单身的时候喜欢跟不同的女生愉快玩耍,但是如果要真正的谈恋爱,还是会跟之前的女生断干净,该说清楚的说清楚,这才是个真正的男人应该做的事。

  跟一个喜欢你,你也喜欢的女生说再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伤害别人也伤害自己,但是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在准备开始这段关系的时候我就预料到了这种结果,所以我尽量在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光好好对她,不亏欠,不抱歉,不留遗憾。

  我处理掉所有的暧昧关系,等着广州的女孩来成都找我。

  当饺子知道女生要来的时候,提议做一期实战节目。我当然跳起来反对。

  “你听我把话说完,”他打断了我,“拍完了我们就立马当场告诉她,她如果真心喜欢你,是能理解我们的工作的。”

  “我们就聊了几天,谈什么喜欢、理解,你这样又要把我的新女朋友搅黄。”我还是不同意。

  “搅黄就搅黄,你再找不就行了吗?”

  “说得哪有那么简单,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别乱搞。”我依然不同意。

  “迟早她也要知道的啊,与其你投入感情跟她好好开始,还不如就先告诉她。”

  我沉默了,是啊,这就是我的工作,我可以推迟告之,但是我永远无法逃避。

  “让我想想。”我一阵无奈,我想看看有没有其他更好的解决方案。

  终于,在她来成都的前一天,我都没想到更好的方式,我想我是真的想跟她在一起,这本来也是我的工作,于是我同意了把整个过程拍下来。

  “如果要发的话,要告诉她,征求了她的同意,我们再放。”我给饺子说,他也点头。

  我做好了我的感情还没开始就结束的准备。“总比欺骗她好”,我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我们在车上装了个GO PRO,然后视频部在提前安排好的吃饭的地方架好了机器,我们准备真实记录我跟我下一任女朋友见面约会的过程,在她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

全民情敌:你走吧,我要把女朋友带回家第2张

  她的飞机落地成都已经夜间十一点半了,我远远的看到她,提着一个行李箱,冲我摆了摆手。

  第一晚见她的印象因为喝多了断片,已经消失殆尽。虽然微信里她给我发过好几张照片,但是真人却宛若初见。

  我再一次认真的打量她,168的个子,嗯,达标。纤细的双腿,嗯,达标。没穿高跟鞋,嗯,达标。大大的眼睛,嗯,达标。长长的头发,嗯,达标。白白的皮肤,嗯,达标。

  总的来说,她的外在,属于我的理想型。

  虽然不是最完美,但是我找女朋友对颜值要求不算很高,我更看重性格,最主要是的还是能不能接受我的工作。

  我接她上车后,她哈着气,我心里就笑了,现在的女生,真的都挺会的。于是,我牵了她的手。

  “你第一次来成都吗?”我问她。

  “嗯,第一次来。”可能是才见到我,有点面基的感觉吧,空气中有些许的尴尬。

  我赶忙把音乐放上,背景的声音不再空空荡荡,车厢里一下热闹了起来。我感觉好多了。

  其实男女之间最好的相处,我认为是就算不说话,但是大家彼此却不感觉尴尬,显然我们见面的第一瞬间,并没有打扰这种状态。

  我相信我不说话的话,她也会自己找点话题,有时候故意沉默,看女生各种尬聊也是蛮有趣的,但是今天我并不想这样捉弄她。

  “我带你去吃一家我最爱吃的串串。”我对着她说。

  她老老实实坐在车上,没有玩手机。我继续道:“很多外地的朋友都认为成都的火锅是特色,但其实成都最地道的不是火锅,而是串串。”

  “串串?吃串着菜肉一起放在锅中煮的那种吗?”她问道。

  “串串其实分很多种,把菜放进火上的锅里煮的,叫串串。煮好了,放在一个锅里给你端上来的,叫冷锅串串。煮好了放在一个有油的钵里面,你直接拿的叫钵钵鸡。”我告诉她,同时我告诉她了我就是土生土长的成都人,在成都,哪个卡卡角角有好吃的,我都知道。

  看她一脸茫然,我给她解释到,卡卡角角的意思就是偏僻的角落。

  “那这些串串有什么区别呢?”她饶有兴趣的听着,时不时的提出问题。

  “把菜放进锅里的串串其实跟火锅没什么差,只是菜切得小更入味,碟子多打原汤而非香油;冷锅串串是由一口在老板那的锅煮好了给你端上来,老板煮菜的时间拿捏肯定要比你更好,用同一口锅煮也能保证口味的一致;而钵钵鸡和串串区别比较大,钵钵鸡更多的是把食材直接煮熟,然后浸泡在有味道的油里,可能你吃到的菜,已经在里面浸泡了好几个小时,更入味。”我一口气说了很多。

  “哦。”她恍然大悟,“那你最喜欢吃的是什么?”她又接着问到。

  我们尴尬的无话的状态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打破了。

  作为情感导师,如果有一个我最常被问到的问题,那肯定是“和女生怎么聊天?”

  这里的聊天分为在手机上聊以及在相识中聊。

  最大的区别在于,手机里的每一句话会存在于聊天记录,你说了什么别人可能都会记得,就算不记得了也可以返回去看,但是手机不要求太高的时效性,你可以慢慢逐字逐句的打。

  而现实中,我们有70%的话都是废话,说过了就忘了,你不用在意每一句是不是说的那么完美,但是现实要求的时效性很高,基本上你跟女生聊天是下意识的,留给你思索组织语言的时间很短。

  所以其实两个聊天的方法是不同的。不过大家的问题是相似的,就是没有话题。

  你跟女生的聊天其实更多的来源于生活,如果你生活的有趣,像我这样知道全国各地好吃的好玩的有趣的无趣的惊险的安静的,随便一个话题都可以跟女生聊很久,因为每个人都会对未知的有趣的东西充满好奇。

  想要和女生一直聊下去最好的方式就是一直保持让她好奇就行。

  但是让女生一直保持好奇对普通的男生来说比较困难,因为你平时就两点一线,早九晚五,周末双休,每周干的一样的事,日子日复一年,只是在不停循环而已。

  在这样的生活状态下,你所知道的女生一般都知道。你没有办法让别人好奇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你自己对生活都不好奇。

  千篇一律让你失去了对生活的激情,谁愿意陪着这样的你慢慢老去。

  我们的青春只有一次,多年以后,你回顾你的青春,会不会因为虚度而悔恨。

  我对她说道:“我最喜欢吃的你等会就吃到了,我叫你小猴子怎么样?”

  “啊,为什么叫我小猴子啊?”她又再度充满了好奇。

  “因为你的微信名是个猴子啊,再说了,”我转过头看着她,目不转睛。

  “你开车看前面啦。”她打了我一下,“你看着前面一样可以说啦。”

  “再说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我有点无奈,一个将要成为我女朋友的人,我对她居然一无所知,这难道就是9102年的恋爱?

  “讨厌,”她打了我一下,“你就叫我小猴子吧。”她哈哈大笑。

  我带小猴子来到了致民路的“马路边边串串”,停好车,她指着店名说,原来这家店叫马路边边啊,我还以为你就随便带我去马路边边吃呢。

  对啊,这是一家开在马路边边的叫马路边边的串串店。我笑嘻嘻给她说,然后牵着她进去了。

  进去就看到饺子和视频部的同事围了一桌吃得不亦乐乎,我拉她在旁边的位置坐下。

  我看饺子悄悄的给我点了点头,心里有点好笑。

  从16年底我们没有再这样配合拍节目,已经过去了三个年头,这一幕感觉熟悉又陌生。

  我带她去选了一堆菜,又点了几个特色菜,打了两个碟子,放着,坐等锅开。

  算了算,自从健身后,我就很少吃火锅、串串了,今天能吃到我心心念的东西,还是跟我喜欢的人,我感觉幸福万分。

  这顿我不打算控制食量,跟我心爱的女孩儿放纵一把。

  特别是看着她也吃的很香的样子,这种分享我所喜欢的食物被我所喜欢的人喜欢的感觉真好。

  多想时间停留在这一刻,看着我喜欢的人,怎么也吃也不胖,跟着我喜欢的人,怎么喜欢也不伤。

  也许她也跟我一样吧,至少当晚她快快乐乐的跟我回了家。

  回家前我收到饺子的信息,说不用告诉她我们拍节目了,不准备放了。

  我很诧异他居然回心转意,同时也高兴万分!也许是看到了我幸福的样子吧。

  那晚我睡得特别踏实。

  第二天我们去吃了第五大道的小吃,排队的时候我指着旁边的高楼告诉她,那叫万人坑,我读大学就住那里。

  好奇宝宝又问我“为什么叫万人坑呀?”

  “电子科大阳盛阴衰,就这几栋楼,里面住了一万个光棍,所以叫万人坑。”我跟她解释道。

  “一万个光棍,”她张着嘴巴吃惊的样子很可爱。

  “你别看我,我可不是其中一员,哈哈。”我看她立马转头一副难道你也是的时候,马上告诉她。

  我们一起排队,吃了蛋烘糕、臭豆腐、烤脑花、炸土豆。

  “很好吃诶。”她满足的眼睛眯成一道月牙。

  然后我们又去开了卡丁车,看了电影。幸福的真的好像一对。

  我不知道为什么甜甜的恋爱总轮不到我,我们看完电影,我带她去吃我最爱的火锅电台巷的时候,她突然闷闷不乐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我闺蜜知道我偷跑来成都了。”她一脸紧张,拼命在手机打着字。

  “你难道没给她说你来成都吗,你给她说这两天去哪里了?”我无所谓的问道,闺蜜嘛,有什么不好解释的。

  “我给她说我回老家了。”她仍然很焦急,一直低头在回复着什么。

  “那她怎么知道你来成都了,你也没发朋友圈啊?”我很好奇为什么她这么紧张来成都的事。

  “她之前帮我定过机票,我定机票的信息发她那去了。”还没说完,她电话响了,她一脸紧张,“我出去接个电话。”说完她拿着手机出去了。

  我一下就知道了,她并不是背着闺蜜出来的,她应该是背着男的出来的。

  我又想起广州那晚,她和她闺蜜两个女生,开了一桌酒,在广州消费最高的夜店。

  我再联想到她略普通的穿着和略普通的行李箱。又回想起来那晚为什么我会断片,以及为什么我们接吻了她却没有跟我走。

  最后,她居然是来成都,而不是让我去广州找她。

  破案了,她应该是有某个金主爸爸养着,或者在跟某个富二代谈恋爱。

  那一瞬间,我一下知道了她来成都的目的,她是来考察她下一任金主的。我突然也明白了饺子为什么不放的原因。

  那天的电台巷吃得我索然无味,有那么一瞬间,我体会到了那些在感情中被当成猎物的男生的感觉。

  愤怒失望遗憾难过释怀,我的心里五味杂陈。

  那一晚她闷闷不乐的回来看到闷闷不乐的我,聪明的她应该知道了什么。那晚回家,我没有碰她,她也没跟我提以后。

  第二天吃过午饭,我送她去了机场,看着她孤单离去的背影,我却怎么也恨不起她来。

  当天下午,我去到视频部,看到了那天他们拍的节目一些我不知道的镜头:

  每次我离开,她都会立马拿出手机冷着脸发信息,一边回一边观察我,然后看到我回来,会快速的按返回,然后把手机背扣在桌子上,然后立马换上一副我那晚我认为她同样幸福的笑容。

  虽然镜头没拍到她微信的内容,但是视频中,她拼命按着对话框上返回那个位置的动作,以及她冷冷的脸突然换上一副幸福的笑脸的样子。

  也许会让我终身难忘。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饺子不想放了,这哪是我的实战节目,分明是她的。

相关推荐

全民情敌大结局:我成了人人喊打的“全民情敌”

全民情敌:四面楚歌,大祸将至

全民情敌:三驾马车的不辞而别

全民情敌:我第一次走进了拘留所

全民情敌:鲨鱼嗅血,2亿估值

全民情敌:东山再起!

全民情敌:从今天起,我们叫“浪迹教育”

全民情敌:妥协后的赶尽杀绝!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可能喜欢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