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登陆|注册

忘记密码

情感咨询,专注男性恋爱 - 浪迹情感

你好,Ghost退出

验证官方微信

登陆|注册

浪迹情感

首页 > 恋爱方法 > 浪迹专栏 > 

全民情敌:别乱动,我来大姨妈了

2019-04-10 09:58:40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也可能是真的

  前情回顾:这些小姐姐,好像和照片都不太一样

  那天晚上我果然完蛋了,不仅是Neko,还有那一堆其他女生,我也不知道是出于喜欢,还是出于愤怒,或是其他原因,也跑来跟我喝酒,当然,也可能那桌只有我和警长两个人。

  “警长,你去把酒存了,不要让这些疯婆娘再来灌我。”我头昏眼花的拉着警长说。

  “浪哥,”警长哭丧着脸,说话感觉舌头也有点大“浪哥,我们的酒,早被她们喝完了,现在喝的,是她们自己买的。”

  我想完了,这些女生是老鼠别左轮儿,起了打猫儿心肠哦!

  到最后,我不知道是谁送我回家的,朦朦胧胧,我看到眼睛前面有很长的头发挡住我的视线,下一刻,我的意识就陷入黑暗。

  第二天,天蒙蒙亮,我翻身起床。转过头一看。

  “啊!”我的酒一下就被吓醒了。我的枕头旁边,有个长长头发的人头!

  被我的大喊声惊醒,旁边的人头动了动,我连忙坐起来抱起一个枕头挡在我身前,看着这个人头缓缓从被子里挪出来。

  转过来的,是一张秀美的脸,不施粉黛,睡眼迷蒙,“你吵什么!吓死我了。”她嘀咕了一句。

  我的记忆蜂拥而来,难道昨晚送我回来的,是她。

  我慢慢摸索着过去,在被子里,一把抱住她。

  “你干嘛,才几点,让我再睡一会。”她转过去,用屁股对着我。

  我把被子掀起一个角一看,穿着我的短袖,我再用手慢慢摸下去。

  “啊,你干嘛!”她一下惊醒,立马翻身下床,站在床旁边。

  我在床上无奈的看着她。。。我还没有碰哪里呢,反应有必要这么大吗。

  “王环宇,我给你说,昨天把你弄回来累死我了,你吐我一身,我又来大姨妈,才在你家睡的。你不要想太多。”

  “我没想太多,我就是想看看你穿裤子没有。”

  她大大方方的把我的T恤拉起来,我带着希望看过去,却发现里面是一条很短的牛仔短裤。我失望的倒在了床上。

  她看我兴趣全无,又重新回来床上,拉过去了很多被子,挡在胸前,“你不要再来碰我,我还要再睡一会。”说完把我们之间又硬塞了一个枕头。然后掖好被子,转过身继续睡觉。

  我一阵无语,但是宿醉让我又迷糊起来,不久,我也进入了梦乡。

  当我被浴室哗哗的水声吵醒时,我看了看手机,已经下午一点半,我下床,把窗帘拉开一点。

  阳光投射进来,楼下太古里依旧熙熙攘攘,从我的视线下去,仿佛都看得到大慈寺立起的那面墙上写着的“精绝击冠”四个字。

  今天是个好天气。我一下把窗帘全拉开,阳光瞬间弥漫满了整个房间,让我感觉到一丝温暖。

  “你起来啦。”

  我转过头去,看着她敷着一张面膜走了出来。

  “你干嘛敷我的面膜。”我白了她一眼,真把这里当自己家了。

  “我看到了就敷了啊,干嘛,王环宇,你说你这个人好抠,你不感谢我昨天送你回来,还跟我小气一张面膜。”她说起话来牙尖的很。

  “感谢你!我请你吃饭吧,你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让她明白,我不是那种小气鬼。

  “算了吧,请我吃饭,就是点外卖嘛,果然很小气。”

  我发现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不要跟她吵架,于是我换了种认输的语气说“中午先随便吃点,我们下午去看个电影,晚上请你去外面吃好吃的吧。”

  “不要,我现在要回家了,去洗个头,然后换身衣服,晚上闺蜜约我一起玩。”

  “好啊,那你晚上跟闺蜜玩完了来找我,怎么样?”

  “玩完又很晚了,怎么,难道今天还是住你家?”

  “可以。”我大大方方答应。

  “可以?你不约其他妹子了?”她的诧异不像装出来的。

  “我约什么妹子?”反而我有点懵逼。

  “其他妹子啊,你不是一天要换一个吗?”

  “你从哪里知道的。”我真的服了这些乱传的人。

  “难道不是吗?我可知道你的绰号。”她一脸得意。

  我的绰号,中国情感第一人?四川十大优秀杰出青年?屌丝逆袭第一人?我脑海里瞬间想到了几个别人对我的称呼。

  “我什么绰号?你给我说清楚。”感觉她的语气中,并不是这些好的绰号,我立马问她。

  “成都炮王,说的不是你吗?”

  “。。。”这是什么鬼绰号,我气得无话可说。

  她看我不说话,还以为我默认了,“看吧,没说错吧,那我就不耽误你约其他女生了,我今晚就不来了。”

  “不,你要来,”我坚定的说。

  “哦?”

  “你今天要来,你以后每天都要来,你自己来亲自看看,我有多少女生。”我要让她明白,什么叫做让时间说真话。

  “算了吧,我大姨妈还早的很,我天天在你这,不是耽误你把妹。”她的语气不太像拒绝。

  “我认真的,从今天开始,你就住在我家,就这样定了。”我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然后过去,一把抢下她的包,放在一边。“今天晚上,你就来,不然,我就把你这个包扔下楼去。”

  她看着我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我们就这样站着对视了三十秒,谁也没开口。

  “你把我包还来。”她不容置疑的说。

  我心里有点难过,果然她只是说说,并没有真的考虑再来。让她愿意接近我的,不是喜欢,也许仅仅是因为她自己的无聊或者好奇。我默默的把包给她递了过去。

  她拿过包,看着我落寞的神情,从包里拿出一个口红,转过头对着门口的全身镜补了口红,又从中间摸出一串钥匙,把口红放了进去,然后把包又递给了我。

  我有点搞不明白她什么意思。只能直愣愣地看着她。

  “噗嗤,”她笑了一下,“看你紧张的样子,王环宇,还成都炮王呢,你不给我钥匙我怎么回家!包先暂时放你这里,你要是改变主意了,提前给我说,我来拿包,绝对不打扰你把妹。”

  “我不改变主意,你赶紧滚吧。”我一下开心起来,又恢复嘻嘻哈哈,跟她开起玩笑来。

  她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王环宇,你真的很讨厌。”说完带上门和一阵香风,走了。

  妈的,居然用我的香水,我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这个味道这么熟悉。

  那天晚上,我哪儿都没去,直到她十一点过回到了家中。我们洗漱完,躺在床上,我拿IPAD看着GODV的吃鸡视频,她在一旁刷着微博。

  “你还不睡吗?”我看时间已经到了三点。

  “你不也睡吗?”说完她打了个哈欠。我知道了,她是在等我。

  我按灭了IPAD,关了床头灯,“不好意思,我看入迷了,睡吧。”

  她放下了手机,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天花板。

  “王环宇,我觉得你跟外面说的有点不一样呢。”她轻轻的说道。

  “呵呵,我自己说了不算,你自己看吧,日子还长着呢。”我转过去,把她的头拉过来,靠在我胸口,低头对她说。

  “王环宇。”她抬起头来,黑暗中,她的眼睛很亮。

  “干嘛?”我轻轻问她。

  “你太矮了,这样躺着,我脚已经伸到被子外面去了。”她认真的说。

  我一阵无语。我用腿把她的腿拉过来,搭在我的腿上,然后,用手,拉过她的一只手,放在我腰后。

  “这样好点了吧?”我坏坏的说。

  “不好。”她撒娇的摇了摇头。

  “怎么又不好了?”

  “你腰上的肉太多了,我抱着不舒服。”说完她捏了捏我腰上的肉。

  “我已经很努力的在健身了,大小姐。比第一次你看到我瘦多了吧?”我通过三个月,减了30斤,没想到还被她嫌弃胖。

  “你来摸摸我的。”她一把拉过我的手,放到她腰上。我入手一阵光滑细腻,才发现,她没穿上衣。

全民情敌:别乱动,我来大姨妈了第1张

  我内心一阵火热,礼貌的手顺着就要往上探索那未知的领域。她反应比我还快,一把死死的把我手按住。

  “王环宇,你才好几秒,怎么又来了。不愧是成都炮王,你说,你们男生是不是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我不知道男生是不是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我只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如果谁还无动于衷的话,那么他肯定是性取向有问题,或者是阳痿。”我实话实说。

  “就你嘴贫。”我感觉她在黑暗中白了我一眼。

  我没有管她,手还是不老实的蠢蠢欲动,她拉着我的手更用力了。

  “我大姨妈啊,你烦不烦。”

  一听到大姨妈三个字,我瞬间失去了性质,叹了一口气,手也停止了动作。她看我手不再乱动,也放开了我的手。抱着我的腰。

  “某些人不是说他可以坚持几天吗,怎么第一晚就不行了?”她略带嘲讽的跟我说。

  我还能说什么,我突然发现刚刚在打闹中我不知何时起了反应。我把身体朝后缩了缩。

  这个小动作没想到被她发现了,她马上把我往她身前拉,然后腿和手缠绕的更紧了。

  “你说啊,浪哥,是不是不行了?”她仰起头,看着我,戏谑的说。

  我一听她这个“不行”貌似有双关的意思,但是此时此刻,我能有什么办法。

  我能有什么办法?我灵机一动,低头迎上了她扬起的下巴,在她还来不及反应之前,就吻上了她的唇。

  “啊,”她叫声还没完全叫出来,就被我堵回了嘴里。她想用手来推我腿来踢我,才发现她的手和脚缠绕在我身后。让我一下就得了逞。

  看她没能第一时间阻止我,我立马乘胜追击,长驱直入,不多久,我感觉她绷紧的躯体一松,她彻底放弃了反抗。

  良久,唇分。她大口喘着粗气,一把把我推开,还嫌不够的又给了我一脚,把我蹬开。

  “你干嘛?”上一秒不是好好的吗,干嘛现在又蹬我。

  “王环宇,你坏死了。”她一把拉过被子罩住头。

  我才想起,虽然我们已经在一起睡了两个晚上,但是这好像是我们第一次接吻。

  上头的这一刻,像极了爱情。

  从那天起,她住进了我的家,我信守承诺,一周都没有碰她。

  在之后的不知道哪一天,我又习惯性的放下IPAD,关了台灯,对她说“睡觉啦,亲爱的,困死了。”

  在我下一秒就要睡着的最困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她轻轻的声音。

  “我大姨妈,好像完了。”

  那时候我已经意识快要模糊,根本没去想她说了什么,迷迷糊糊的回答了她一句。“完没完,都明天说吧,我困了。”

  “哦,好吧。”她的声音里面听着有点失望。

  常年对女生情绪敏感的职业习惯,让我就算要睡着了,也有点疑虑她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语气。下一秒我就一惊的从睡梦中惊醒。

  “啊?什么完了?”我眼睛猛的睁开。

  她吓了一跳,一下拿被子遮住了鼻子以下的部位,只剩下两个眼睛,用声若蚊蝇的声音又重复了一遍:

  “我大姨妈好像完了。”说完把整个被子掀起来,害羞的躲了进去。

  再下一秒我的瞌睡荡然无存。

  “哈哈哈!”我狂喜的翻过身,一把把她压在了身下。

  两个人在一起,发生了关系,准确的来讲,有一种算性交,另外一种叫做 爱。我很明确,是在那一晚,我学会了如何区分两者之间的关系。

  但是后面的事实告诉我,这种感觉,一个人也说了不算,虽然对于我来说,这算是做 爱;而也许对于Neko来说,这只算性交,亦或是,生活。

  之后我跟她在一起了一段时间,那段时间我挺开心。除了每期的蓉城计划,我没有再去夜场厮混,但是她仍然每天在外面玩到深夜。

  有一天,我忍不住问她:“我们在一起了,为什么你还是每天出去玩?”

  “我跟我之前男朋友在一起了两年,他都不准我出去玩,我现在才发现,蹦迪真的很好玩。”

  我想了想,也是,她年龄还小,之前男朋友又特别大男子主义,她应该出去感受生命的精彩,我不应该限制她的自由。

  我没有管她,但是我的经验告诉我这样有天迟早会出事,终于,有一天她晚上回来,醉醺醺的问我。

  “王环宇,你觉得我们是在耍朋友吗?”她眯着眼问我。

  “不然呢?”我才健完身回来,一边冲着蛋白粉,一边问她。我对她经常喝得烂醉已经习以为常。

  “那为什么我闺蜜的男朋友给她买了好多衣服,每个月还给了她三万块。”

  我心里一下明白,该来的还是来了,夜场的纸醉迷金已经腐蚀了她年轻的心,她在黑暗中沉沦没有把握住自己,已迷失入黑暗,但是我并不想拉她出来,因为,这是她的选择。

  虽然我之前是喜欢她,但是在这一瞬间,我剩下的只是鄙夷。当晚我没有再跟她说话,也没有碰她。

  第二天,我让她收好她的东西搬出我家,她只是默默的收拾,并没有说话。我知道,她也早做好了准备。

  从那天起,我们相遇,总是在夜场。

全民情敌:别乱动,我来大姨妈了第2张

  一个月后,一个跟我拍节目的女生无意问我,我和Neko是什么时候分的手,我告诉她我模糊记忆中那大概的时间。

  她支吾的半天,在我追问下,才告诉我,之前某天,她已经和Neko一起去看过电影——跟两个男的。

  而我想起来,那天Neko告诉我,她是跟她闺蜜在一起,而我,放心的没有管她。

  虽然这件事当时似乎已经过去了很久,但是我的内心还是有点隐隐作痛,我当时如此的相信她,她却这样。

  不过当我听到节目组的人大喊陷入回忆中无法自拔的我“浪哥,来拍节目了。”我才明白。

  对于她来说,我永远是浪哥。相比我对她的提防,她对我的更大。我的身份、我在外的名声都让她没办法跟我全心全意的在一起,跟其他男生的相处,也许也是一种自保的行为。

  她不敢把她的幸福和希望,压在我的身上。一切的原因,在于我,是我让别人没安全感,却又要求别人太多。

  那份难过还没深入骨髓已经悄然释怀,也许这就是我的命,很多时候我也许遇见的并不全是渣女,但是在她们心中,早已把我当成了渣男。

  我不禁有点想那个愿意跟我一起生小孩的女生,张佩依,也许这种互相没有预期和未来的关系,才是最适合我的吧。

  想到这里,我才发现跟Neko的这几个月,我都让警长没有联系她。她发信息,我也是让警长用我很忙搪塞掉了。

  想到这,我立马掏出手机,给警长发了个信息。

  “张佩依最近如何了?”

相关推荐

全民情敌大结局:我成了人人喊打的“全民情敌”

全民情敌:四面楚歌,大祸将至

全民情敌:三驾马车的不辞而别

全民情敌:我第一次走进了拘留所

全民情敌:鲨鱼嗅血,2亿估值

全民情敌:东山再起!

全民情敌:从今天起,我们叫“浪迹教育”

全民情敌:妥协后的赶尽杀绝!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可能喜欢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