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登陆|注册

忘记密码

愿天下没有难谈的恋爱 - 浪迹情感

你好,Ghost退出

验证官方微信

登陆|注册

浪迹情感

首页 > 恋爱方法 > 浪迹专栏 > 

全民情敌:我坐上了前往北京的飞机

更新时间:2019-04-23 10:05:17阅读:编辑: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也可能是真的

  前情回顾:我与8个研究生的同场竞技

  命运就是如此的神奇。我大学整个四年什么都没学,结果却拿到了外企的OFFER。而我寝室那些天天闷头读书的同学,有些还没找到工作。

全民情敌:我坐上了前往北京的飞机第1张

  这样来看的话,确实好像命运有所不公。我多年过后,才明白,不是命运不公,而是这个世界对每一个人的要求各有不同。

  如果刻苦努力就可以成功的话,那么这个社会最成功的应该是那些搬砖的,他们在寒冬或是烈日中,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以上,要比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敲着键盘的你刻苦努力一百倍,但他们的收入仅只有你的十分之一或是更少。

  这些年来,我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形形色色的人,遇见了林林总总的事,让我懂得,如果想要出人头地,努力是本应具备的特质,是最基本的素养。

  除了这个以外,还需要效率、方向和智慧。

  放在我找到工作这一点,也同样适用。

  我通宵没睡还坚持去面试,代表着努力;遇见飞扬后几句话就搞明白我面试的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这个叫效率;我没有投递技术类,也没有想去北京,这个是方向;而我笔试和群面的表现可以叫做智慧----虽然笔试的时候耍了小聪明。

  以上任何一点我没做或者没做好,我都得不到这份工作,而要把这些做好,更多的是背后的积累。

  寝室里面的这些同学,也许他们在读书方面是比我更努力,但是我比他们更有效率,找准了方向,同时比他们更聪明。所以我去了外企,他们还在投简历。

  这个世界其实很公平,你认为不公,那是因为你在用你的双眼看世界,这本来就很狭隘。

  也许我说这些你不爱听,但是你所面对的真实世界更加残酷。

  已经拿到了外企的OFFER,也断了我其他的想法,正好他们要人比较急,没过几天,我就去公司报道了。

  进公司的那天,我知道公司在整个西南地区就招了两个人,我和另外一个交大的研究生。

全民情敌:我坐上了前往北京的飞机第2张

  在简单的迎新致辞后,我们的上司给了我们俩一人一本书,全英文的。

  “你们俩这一周把这本书看完,里面不懂的地方可以先放一放。”他说完就走了。

  我翻了一下这本书,直接崩溃。

  我连一段普通的英文段落都要看十多分钟,现在居然要我一周内看完这一本400多页,还有大量专业术语的书。

  我看了看跟我一起进来的研究生,她对我淡定的笑了笑,拿着书回了她的工位。

  我惴惴不安的敲开了老大的办公室,他抬起头友善的问我:“怎么了王环宇,有什么问题吗?”

  我扭扭捏捏的问他:“这个。。。这个书,能不能给我一本中文的?”

  老大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脸上的笑容突然凝固,他深吸了一口气,我很担心他突然发飙。

  他尽量用最友善的语气问我:“王环宇,你有没有搞清楚状况?你来的是一个外企!你是怎么通过英文笔试的???”

  “啊,没有没有,我就问一下,没事我出去了。”我赶紧说完一溜烟的跑出了办公室。

  我难道告诉他我是用文曲星翻译进来的吗,看来以后不能耍小聪明,害人害己。

  我拿着书回了我的工位,一筹莫展。

  这时候我的上司过来我身边,我以为他要骂我,结果他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后说等会发一个英文的PDF版本给我,我可以上班的时候用电脑上的金山词霸翻译着看,但是不能COPY回家。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无论如何,这一周要看完。”他停顿了下,又说道“王环宇,记得,这里是公司,不是学校,你是来工作的,不是来学习的。我们希望你能快点上手,给公司创造价值,而不是消耗公司的资源。”

  这就是我工作的第一天,我拿到了一本全英文的天书,然后明白了工作和学习的不同。

  我这个人做事有个特点,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好。

  我阴差阳错的进了这个公司,我也不希望在这里混日子,得过且过,而且,貌似没有机会让我偷懒。

  第一天过完,我看了七页,而且还没有完全看懂。按照这种效率算下来,我看完一本书要十周而不是一周。

  第二天一早我八点就到了公司,中午公司的人都去吃饭了,我让我的研究生同事给我买了个面包,继续看书,看到五点下班,我看了二十页。

  上司看我这么努力,特地又批准了我允许我COPY回家继续看。

  万事开头难,前两天对于我来说是最煎熬的,一下还没从学生到职场人士转变过来的我老是走神。

  但是接下来几天,我慢慢进入状态,效率也越来越高。

  一周过去了,我不仅看完了一本我认为不可能的英文资料,而且还完全进入了职场状态。

  我也没想到,能够取得如此结果。

  问了我几个书里的问题,我都回答了上来,上司对我这一周的工作很满意,也没有再去追究我是怎么通过笔试的事了。

  就这样,我九年义务教育过后,读完三年高中四年大学,我步入了社会。

  在实习期的前两周,我做的还不错,至少不比跟我一起进来的研究生差,这让我上司大大的夸了我们的HR一番,说她眼光不错。

  “为什么没有见到MISS ZHANG呢?”我上司刚刚挂完电话,我问出了他这个在我心里藏了很久的问题。

  “现在你所在的部门只是属于公司的一个办事处,所有的职能部门都在北京,”我每天第一个来公司,最后一个走,让我的上司对我越看越顺眼,所以对我的态度跟之前有天壤之别。“对了,王环宇,我刚向总公司推荐了让你去北京实习。但是那边不一定能批,所以没有提前给你说。”

  我一惊,这是我从来没想过的事,因为家境贫穷,我从记事开始就从来没有出过四川。

  旅游对我来说是一种极端奢侈的行为,读书的时候每个寒暑假我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同学们去到全国各地旅游,然后宅在家里或者网吧玩游戏消磨时光。现在居然有机会能够去北京,我掩饰不住的开心。

  我欣喜若狂的样子此刻想必每个人都看的出来吧,我上司笑了笑对我说“你也别高兴的太早,能不能成还不一定呢。”

  “谢谢,谢谢!”就算这样,我还是从心底里感谢遇到这样的上司。

  同时我很庆幸那天通宵看《迷男方法》后没有睡觉,而是去了面试,最终来到了这家没有所谓职场竞争的很和谐的公司。

  “好好干!”我的上司拍了拍我的肩。

  在很久一段时间过后,我才知道,为什么上司对我那么好的原因,是因为他让我一周看完的那本书,作为清华毕业的他来说,当初也是用了一周的时间才勉勉强强看完的。

  我这才想起我还有半本《迷男方法》没有看完。

  我现在的心思完全放到了去北京这件事上,对其他事情完全提不起任何兴趣。

  第二天一早我去到公司,在写程序的时候一直竖起耳朵注意着任何的风吹草动。

  整个上午都陷入一种莫名的状态中,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到了中午。

  看着手上的程序半天了才搭了个框架,才发现我多想也无益,准备吃过午饭,好好写程序。

  吃过午饭,回来,我上司脸色不太好的把我叫到一边,我心里一惊,难道北京那边没通过?

  “王环宇,我要给你说个好消息,总公司那边同意了你去北京培训实习的请求,”听到这里,我心里一阵狂喜。

  但是看到我上司的脸色,不应该是这样的啊,我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就继续说道:“但是你运气不好,他们说现在过完年,回北京工作的人特别多,这段时间的车票都卖完了。”

  我的心情也从飞上高空又重重的落下,一下变得特别失落。我听完说了个“哦,知道了。”默默的走回了我的工位。

  人就是这么奇怪的一种动物,我本来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北京,如今告诉我不能去北京,按道理说我应该很无所谓的,但是为什么此刻又这么难过。

  恍恍惚惚过了一下午,程序也没有写完,我犹如行尸走肉般回到了家里。

  没想到事情在第二天又有了翻天覆地的转机。早上我一到办公室,我上司兴奋的把我拉到他办公室。

  “你可以的,王环宇,运气很好。哈哈哈。”他还没说完就笑了起来,我一头雾水。“总经办的说四川过去北京坐火车的话时间太长了,票也买不到,所以,准备给你直接买机票。”

  我一下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一天时间居然有这样大的转折。我现在不仅可以去北京了,还是坐飞机去。

  2008年,我已经22岁了,但是对于贫穷的我来说,别说坐飞机了,我连飞机长什么样子都没有见过。

  “耶!”我高兴的跳了起来,同时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这个公司干出一番成绩。

  公司的效率很高,没过几天就到了出行的日子。

  去北京的前一天晚上,我收拾好行李,在家里上网,居然无意间翻到了97南航空难的报道,同时还听了最后12分钟黑匣子的录音。

  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对于一个从来没有坐过飞机的人,在出行前一晚,居然让我直面最残酷的空难。

  当晚我就失眠了,脑袋里一直回响着录音里的最后副机长一直喊着“下降率过高,下降率过高。”过后“轰”的一声,然后陷入长时间的空白。

  不过我还是踏上了去北京的飞机,比起上天后在空难中去世,我更怕去世后还没上过天。

  现在你能看到这些文字,说明那天的飞行很顺利。

  如果你现在坐飞机,看到一个人脸色铁青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要起飞之前他比乘务员还要严厉的让你赶紧把手机关了的时候,你千万别觉得他是神经病,也许他是第一次坐飞机,也许他在坐飞机之前还听了空难黑匣子的录音。

  在北京的生活过的还不错,充实又开心。

  我爱上了吃烤腰子,还见了我的高中好友饺子,他带着他的女朋友飞飞请我吃了一顿羊蝎子,然后我们一行三人去了北海,那天阳光明媚,我当了一下午的电灯泡被秀了一脸的恩爱。

  我很羡慕饺子的生活,高中毕业就来到了北京,跟这样漂亮的女生,无忧无虑的谈着校园恋爱。

  而我,晚上回到公司给我租的临时宿舍,还要继续写我的程序。

  我在北京只呆了二十多天,但是已经有足够的时间在周末的时候去故宫、颐和园。

  北京实习的这段经历给与了我这个从来没有出过川的男孩极大的冲击,我第一次冒出了一个念头:世界这么大,我应该多走走。

  二十多天后,我回到了成都。我发现我变了,经常程序写到一半,跑到窗边,透过高大明亮的落地窗,看着窗外的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发呆。

  2008那一年,发生了一件足以改变我人生的事。

  5.12号那一天,中午我跟我的同事们一起下楼吃饭,那天不知道为什么,我破天荒的花了12元巨款点了一份每次看着都想吃,但是从来没吃过的大排面。

  “王环宇,可以哦,吃大排面。”张工一边拿着一次性筷子来回刮着毛边一边笑嘻嘻对我说。

  张工35岁,坐在我前面一个工位,胖胖的有点萌,人很和蔼,任何时候我去请教他问题,无论他手上有什么工作,都会停下来,耐心的回答我。

  他儿子今年三岁,每次他休息的间隙,都喜欢拿出他儿子的照片独自欣赏。从外表你根本看不出来,他是我们这一行全国排名前十的程序员。

  “哈哈,张工,我今天也奢侈一把。”我也很好奇为什么今天就是想吃最贵的。

  吃完面,我才发现12元的面跟我平时吃的5元的味道没有任何区别,只是多了一块排骨而已。让我有点心痛多花的几块钱。

  吃完饭,我们一行人回到了办公室,老大把所有的灯关了,趴在桌子上休息。张工拿过个枕头,把椅子调低了靠着睡觉。

  我没有午睡的习惯,一个人安静的写着程序。

  时间很快到了两点,老大重新打开了灯,拍醒了睡熟了的张工。

  张工醒来,揉了揉眼睛,打开电脑,又开始写起了程序。

  我来公司已经快三个月了,每天基本上都是这样的,今天也没有什么不同。

  没一会,我程序写到了尾声,我去另外一间办公室拿数据采集卡来做最终测试的时候,突然发现整个办公室发出“哗哗哗”的声音,我还没反应过来,感觉我脚下的地板倾斜了起来。

  这种超自然的反常在我所有的认知之外,让我思路一瞬间停止,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接下来整座大楼摇晃了起来。

  我终于明白过来了,我们这栋楼要垮了。

  这一瞬间,我想了很多,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我要死了。

  我站在摇晃中的大楼来回晃动的时候,我看到正在门口饮水机打水喝的上司把水杯往地上一扔,一个健步就冲出了办公室。

  那种亡命徒般绝地求生的姿态,完全颠覆了他平时温文尔雅的形象。

  他一个人冲走了,没有说任何话,也没有等我们任何人。

  接下来是其他同事,鱼贯而出,我这才反应过来应该逃命了。

  我跟着他们跑进了消防通道,这个时候没人敢坐电梯。

  我们公司在十楼,在下楼的过程中,我们遇见了从九楼、八楼、七楼冲出来的人们,在里面乱了套,什么礼仪、谦让在这一刻荡然无存,男人推着女人,女人推着小孩,小孩大哭着东倒西歪的往下跑。

  我看到了地上被踢翻的垃圾桶,垃圾被仓皇逃窜的人拖了一路,洒落在消防通道的各个角落,整个空间弥漫着一股酸臭味,空间中回荡着凌乱密集的脚步声。

  我感觉我后背一直有人推我,我没有办法,也只有推着前面的人。

  我感觉我已经跑到了三楼,又是一阵余震,楼上还在跑的人像没命一样开始大声哭喊,我加紧了下楼的步伐。

  终于,我冲出一片黑暗,阳光在我头上重新显现,我突然有了再世为人的感觉。

  楼下的空地已经汇聚了一大片人,大家汇集在一起,都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

  我找到了我的同事们,我的上司已经恢复了淡定,重新换上了那副处乱不惊的表情。

  但是在五分钟之前,他惊慌失措弃所有人不顾狼狈求生的样子我永世难忘。但是我没有办法说出一句怪他的话。

  我第一次发现一个人的力量在大自然的雄伟面前如此渺小。

  众生平等,无论他多么强大,多么智慧,多么牛逼。

  他平时多么能呼风唤雨,让别人俯首称臣,但是在大自然面前,他也只有两只手两只脚,跟你我一样,在天灾面前,像狗一样为了苟且偷生而四下逃窜。

  我的上司在离死亡最近的那刻甩掉了他手里的杯子,抛弃了所有的同事。

  我站在楼下,才发现,我手里还拿着一个数据采集卡,上司从进公司就告诫我说这个采集卡很贵重,让我好好爱惜。如今,我拿着它逃出生天。

  主震过后,人们观望了很久,发现地震应该已经停止,又纷纷回到大楼中,收拾了自己的随身物品后匆匆离去。

  我的同事们也匆匆跑回办公室拿了东西就跑。我留了下来,把数据卡插入电脑。

  “王环宇你还不走,我要锁门了!”我们的前台大声催促着我。

  “你走吧,我来锁门。”我没有理他,我的程序已经接近尾声,我决定做完了再走。

  “你真的不走?”说完她快步的走过来,把钥匙往我桌子上一扔,马上又转身跑出了大门,“记得反锁三圈,这个锁。”她的声音消失在了门外。

  那天我在余震中完成了软件的调试,从大楼出来,我才发现到处都堵着车。我走路回了家。

  因为地震原因,公司放了两天假,第三天上班的时候,我站在公司的落地窗前,再次看着外面的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这些曾经被我认为居无定所,四处漂泊的人,在我眼中变得如此的自由自在。

  反观工作,在这个有着大大的明亮落地窗,可以居高临下的看着芸芸众生的5A超豪华写字楼的我,此刻却像只被囚禁的小鸟。

  我听着同事们在讨论着这次地震带走了多少生命,我突然感慨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和短暂。

  思考良久,我做出了辞职的决定。

相关推荐

全民情敌大结局:我成了人人喊打的“全民情敌”

全民情敌:四面楚歌,大祸将至

全民情敌:三驾马车的不辞而别

全民情敌:我第一次走进了拘留所

全民情敌:鲨鱼嗅血,2亿估值

全民情敌:东山再起!

全民情敌:从今天起,我们叫“浪迹教育”

全民情敌:妥协后的赶尽杀绝!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可能喜欢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