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登陆|注册

忘记密码

情感咨询,专注男性恋爱 - 浪迹情感

你好,Ghost退出

验证官方微信

登陆|注册

浪迹情感

首页 > 恋爱方法 > 浪迹专栏 > 

全民情敌:老板冷笑道,全国第一?

2019-04-27 00:56:40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有可能是真的

  前情回顾:中秋战役的最后反击

  中秋过后,我们考核的前六名应届毕业生又被调去了青岛支援,剩下5名没有被退回工厂,留在了广州。

  因为我们的部门预算有限,所以我们作为新的应届毕业生出差只能坐火车。

全民情敌:老板冷笑道,全国第一?第1张

  广州出发去青岛的候车室

  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从广州到了青岛,代理公司的人热烈的欢迎了我们,我和考核的第二名陈文,被分配到了全青岛手机销量最大的台东步行街上的冠芝霖。

  我一边很开心真的找了一份可以到处走走看看的工作,一边又忧心忡忡自己真的变成了众矢之的,处处被针对。

  我对工作的理解是大家应该100%的投入到做事里面,而不是把心思用来互相针对。

  我认为只要埋头好好做事很多问题就会迎刃而解,而事情的真相是如果其他人在好好做事上面干不过你,他们肯定就会想其他办法,比如说特意去跟上司搞好关系。

  大家都做,如果我不去做讨好上司的话,就会显得我特别不懂事。这让我进退两难,尤其是,在讨好上司这方面,我可能并没有他们在行。

  当然,那年的我还太幼稚,如果放在现在,肯定会等他们随便做什么,而我只要坚守自己就行。

  把每一份经历作为自己的修行,比在工作中争强好胜有意义得多。

  如果在一个上司只看关系而不看业绩的公司得不到重用的话,一走了之就是。

  对于那个才出社会的我来说,觉得在这个社会当一个卓越的人要比做一个平庸的人困难一万倍,不仅需要比别人更多的努力,还要承担这些平庸的人给你带来的压力。

  我那时偏激的认为,人们对待那些跳的比一般人高的态度不是赞美或者鼓励,亦或是自己努力跳的跟他一样高,而是把他拉得跳不起来。

  很多年后,我摸爬滚打步入一个新的阶层,才发现看到的世界和呼吸到的空气完全不一样。

  在这样的圈层,大家都彬彬有礼,互相帮助,信守承诺。

  我想是因为大家彼此都知道对方是从地狱爬上来的什么套路都懂,反而真实直接很多。

  但是08年的我哪懂这些道理,在这样的职场竞争中,我变得小气又敏感,处处都要争先。

全民情敌:老板冷笑道,全国第一?第2张

  2008年10月在青岛办公室

  我和陈文被安排在了一个宽度不到一米五的柜台同时卖手机,两天过后,我们都发现虽然柜台只有那么短,但是靠近门口人流的那一边,每天可以优先接待20%的顾客。

  为了抢夺更靠近人流的那一边,我们绞尽脑汁,各显神通,我每天早起十分钟比他先一步到卖场占住那个位置,而他不上洗手间等我憋不住的时候抢位置,我不吃饭等他饿得受不了去吃东西的时候再把位置抢回来。

  在这样残酷的竞争中,我们彼此关系越来越差,但是两个人的销量却越来越高。

  到了青岛不久,就迎来了国庆。

  那时候我和陈文已经成为了整个青岛销量最高的两个人,代理公司各给我们定了国庆七天50台的任务。

  08年的OPPO才开始做手机,只有两款手机A103和A109,主打音乐。

  新手机上市,销量并不好,有很多三、四线城市一个月都卖不到50台。

  结果在那个国庆七天,我最后卖了70多台,陈文也卖了60多台。

  整个十月我一个人卖了120多台,整个冠芝霖卖场卖了300多台。

  青岛一个单店的月销量,超过了很多二三级城市,这在代理商中间引起了轰动。

  而我个人月销量120台,也成为全国促销员好几个月都没有被打破的记录。

  在这样忙碌的工作中,我也没闲着,陆陆续续认识了好几个女生,有跟我一个店的店员,有周末来OPPO兼职的学生,有在步行街偶遇的游客,还有找我买手机的小女孩。

  她们有的喜欢在卖场外步行街的长椅上等我卖完手机后去吃宵夜,有的喜欢岔开休假和我同休一天一起去青岛各处转转,有的喜欢在家里等我回宿舍写完总结再去找她。

  这些可爱的青岛女孩,让在异乡独自工作的我,少了很多思乡之情。

  帮青岛代理公司把冠芝霖做起来后,我又被调去了李村苏宁,十一月完成了既定任务的130%。之后又去了平度,负责那个区域的好几家店,在过年之前把那个地方的销量翻了一倍。

全民情敌:老板冷笑道,全国第一?第3张

  在青岛负责李村苏宁店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09年的春节,放假的时候,才发现工作和读书的最大区别是之前寒假都是一两个月,而现在只有七天。

  过年吃饭的时候我妈问我在外面如何,我兴奋的告诉她我做的很好,一直是第一名,月薪也从实习期2400涨成了5000多。

  我妈并不是太在意我赚多赚少,我是不是第一,只是让我一个人在外注意身体。

  短暂的停留,我又踏上了征途。

  在我和陈文带头的竞争下,其他的同事成长也很快,我们青岛小分队六个人都得到了代理商的一致好评。

  年后我们接到总公司命令直接回了东莞长安,都从促销员升任为了业务员。

  因为业绩太过突出,我毫无悬念力压陈文综合考核被评为08届第一,陈文紧追第二,第三是一个叫木欢的同事,胖子沦为最后。

  时任步步高总公司总经理的沈军是我们的老板,在总公司给我们开了会。

  当年步步高有三个事业部,OPPO的总经理陈明永,分管OPPO MP3、MP4和手机;步步高电子的总经理沈伟,分管步步高手机(后改名VIVO)。而我们的老板沈军,在级别上跟他们是同级。

  虽然因为总公司没有具体负责的产品,没什么实权和资源,他也是寥寥几个向段永平直接汇报工作的人之一。

  那时候的我意气风发,恃宠而骄,目中无人。老板在安排区域定任务的时候,我一直在旁指手画脚。

  “王环宇,你那么能干,那你去这里。”老板指着一个叫做信宜的地方。

  “没问题,老板,你定任务嘛。”我年轻气盛,看都没看地点,就自信的跟他说道。

  “那给你定30台,情人节三天。”老板盯着我眼睛说。

  我没有理他,自顾自的拿过上个月的数据,刚瞟了一下就傻了眼,这个叫信宜的地方,上个月,整个月,OPPO手机只卖了18台。

  “老板,你是在给我乱定目标!”我看完想都没想就顺口顶着老板说了一句,当着08级所有新员工的面。

  “你不是那么厉害的嘛,一直自称自己全国第一!”我一惊,这种我私下开的玩笑话,是哪个给老板说的,我看了陈文一眼,他眼观鼻,鼻观心,不动如山。

  “你还在这里大吼大叫,40台!”老板有点火了。

  “刚刚还30台,现在怎么40台了?”我才反应过来我作为一个新员工这样跟老板说话太没有礼貌了,但是我还是弱弱的反驳了一句。

  “你还要说的话,就50台。”老板看着我这么不懂事,冷笑的对我说。

  年少轻狂的我哪能受得了这样的冷言冷语,我头脑一热直接接道“那就定50台!就50台!”

  “好!”老板叫过陈文“你给王环宇记好了,三天50台。”

  “好的,老板”陈文立马满脸谦卑的拿过纸和笔,刷刷刷的写着,然后点头哈腰的拿给老板“沈总,你看这是我们08届这次的目标。”

  “很好,”老板对陈文的态度很受用,他把表直接递给陈文,“这个表你拿着,每天统计好他们的销量发给我。”

  “你们没有问题嘛?”老板环视了一圈,其他同事纷纷回答:

  “没有问题,老板!”

  “没问题,陈文靠谱的。”

  “我们会按时汇报销量给老陈的。”

  我在旁边听着一下仿佛堕入冰窖,这半年,我那么拼命做出这样的业绩,作为08届考核第一,凭什么让我向另外一个不如我的人汇报工作?就因为我顶撞了几句?

  我越想越委屈,眼泪花在眼眶里打转,我咬着嘴巴不说话。

  “王环宇,每天把销量报给陈文,知道了吗?”老板环视一周只有我没有说话。

  “男儿有泪不轻弹,男儿有泪不轻弹,男儿有泪不轻弹”我一直在心里默念着,拼命控制住要流出的泪水。

  “散会!你们出去吧。”老板看我不说话,也不再搭理我,让我们出了办公室。

  一出办公室,陈文周围立马围了一群人。

  “哎哟,卓越的舵主,这次考核靠你了哦。”同事木欢陪着笑脸对陈文说。

  跟进老板办公室之前不同的,此刻陈文一改卑躬屈膝的样子,挺直了背,仿佛没有听出来木欢背后的意思,打着官腔道。“放心,欢爷,老板交的任务,肯定我要尽心完成嘛,这个哪敢偷懒!”

  “辛苦了,舵主。”木欢也不生气,继续陪着笑说道。

  我在一边冷眼旁观。

  “王导,”陈文突然转过来,用一种命令式的口吻对我说道“每天晚上九点前,你要把销量报给我,我统计好了发给老板,老板安排的工作谁也耽误不起,”说完,他转头再看向大家“大家也听到了吧?”

  “没问题,九点之前肯定发给你!”胖子现在已经沦为我们六人小组的末尾,有这样抱大腿表忠心的机会第一时间就把握住了。

  我看了看其他同事,一副被胖子抢了先的懊悔表情。

  “就你会拍马屁!”木欢不知道从哪里又冒了出来,说了胖子一句,胖子尴尬的笑了笑。木欢又继续道。“我们舵主让做的事,谁敢不做?”说完还看了我一眼。

  陈文对这两人的一唱一和很是受用,他立马换上一副笑脸说道。“哎呀,欢爷,你就喜欢开我玩笑,我也不想命令大家,不过,职责所在,职责所在啊欢爷!”他故作的痛苦到了极致,旁边几位立马捧场的干笑了几下。

  我站在一旁,对刚刚自己顶撞老板的行为后悔万分又无可奈何。

  “王导,卓越的王导,你卖货那么厉害,50台任务,对你来说肯定是小菜一碟,我看好你哦!”陈文看我一直不说话,又换了个点刺我。

  我这才想起我居然忘了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现在我向陈文汇报工作,如果业绩还做的不好的话,之后将会是他领导我工作,我会被这个对我恨之入骨的人永远踩在脚下。

  我意识到了事态的严峻,没有心思去跟他争个口舌之利。立马把这个叫信宜的数据拿来看了看。

  来自粤西的业务员的报表上显示,一个叫通汇的手机连锁在信宜有七家店,几乎控制信宜手机的八成销量,我们OPPO在信宜也只进了这家卖场。

  不过OPPO手机在这里卖的确实不咋地,七个店上个月一共卖了18台,平均不到三台。每个店十天才卖一台。而这个月的数据更让人绝望,到现在才卖4台。

  我三天7个店要卖50台,每个店每天要卖两台多,对于像台东冠芝霖这样的店困难不大,但是我看了下数据,七家店手机的总销量都当不了冠芝霖一家。

  老板三十台的任务,是按照我之前出色的业绩定的,可以说是恰到好处,如今被我生生搞到了五十台,变成了mission impossible。

  我一阵头大,却没有放弃。

  在去信宜的大巴车上,我反复思考着计划,但是还是找不到出路。

  车到了后,我找了个小酒店安顿下来,马上找来了信宜当地的业务员小李。

  小李胖乎乎屁颠屁颠赶过来的样子让我看着就窝火,这种业务员一看就是平时没少腐败。

  但是没聊几句他就变成了我的天使,成了我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中的那万分之一的可能。

  当我问到他为什么这个月只有四台销量的时候。他一下变得小心翼翼,虽然我房间的门关的严严实实,但是他还是环视了下四周,然后压低了声音,贴近我悄悄说。

  “环宇,你别说哦,我藏了十几台销量没报!”

  我一听就跳起来了,这不是黑暗中的一丝曙光吗!我握住他的手,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兄弟!你真的是我的再生父母!”

  他一脸茫然,我原原本本的把我接到的任务给他说了一遍。

  “不行不行不行!环宇,你这是要害死我!你三天做50台,下个月任务不知道要给我定多高,不行不行不行!”说完他脑袋摇得像巴郎鼓,脸上的肉随着摇动颤抖不已。

  “帮帮我吧,大哥。”我恳求道。“如果完不成任务,我就要被辞退了!”我把后果说的很严重。

  “你这样要搞死我啊大哥,我现在都藏着销量,就怕下个月给我乱定任务。”

  “那你对这几个店的整体销量数据,有没有保留?”我突然想起一个关键点。

  “呃。。。”他犹豫了一下,“这边真实的销量,要比我报上去的数据多30%左右。”他支支吾吾的说。

  黑暗中的曙光又多了一束,我一下做出了决定。坐直身体,严肃对小李说:“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配合我把三天五十台的任务完成,或者是,我现在马上给粤西的老板打电话告诉他你这里的真实情况,大不了我们俩一起完蛋。”

  “哎哟,我的哥勒,我咋个把你这个灾星遇到了哦!”小李的表情像吃了苍蝇一样。

  他就这样不好了很久,终于缓过来,又想来什么说“宇哥诶,就算我配合你,再把十几台的销量拿出来,你三天也卖不到50台啊!”

  “这个你就交给我了,就算把信宜手机市场搞得天翻地覆,我也要做五十台!”我看他口风有松动,马上拍着胸口给他保证道!我知道,这个时候,我不能显得比他还没信心。

  “哎哟喂,我的哥勒,咋个把你遇到了嘛,那你说嘛,要怎么做?”他想了很久,明白了只有这一条路走,只好选择了跟我合作。

  “你这么愁眉苦脸干什么?”我打了他一下,“我三天给你卖50台,这些业绩还不是算你的,你算算能赚多少钱!”

  我威逼完的利诱让小李眼睛一亮,他掰着手指头算了算,大叫起来“那我这个月的收入,起码要破五位数!”

  “对了,这个月赚这么多,下个月就算任务完成不了少赚点又有什么不行,下个月我走了你就说是我把业绩突击起来的,让代理商下下个月把任务调回来,不就可以了吗?”

  听我说完,小李仿佛换了个人,他一下弹起来,正襟危坐的说:

  “好!环宇,都听你的,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做?”

相关推荐

全民情敌大结局:我成了人人喊打的“全民情敌”

全民情敌:四面楚歌,大祸将至

全民情敌:三驾马车的不辞而别

全民情敌:我第一次走进了拘留所

全民情敌:鲨鱼嗅血,2亿估值

全民情敌:东山再起!

全民情敌:从今天起,我们叫“浪迹教育”

全民情敌:妥协后的赶尽杀绝!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可能喜欢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