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登陆|注册

忘记密码

情感咨询,专注男性恋爱 - 浪迹情感

你好,Ghost退出

验证官方微信

登陆|注册

浪迹情感

首页 > 恋爱方法 > 浪迹专栏 > 

全民情敌:猝不及防,我成了养猪专业户

2019-04-30 10:09:57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也可能是真的

  前情回顾:工资一个月1800,干么?

  回到成都,正好时值过年,女朋友的幺爸让我过完年再好好的跟他聊工作,我也就没有坚持。时间已经来到2011年,我快要25岁了。

  19岁的时候,我大学的初恋女朋友嫌弃我家里条件差跟我分了手,当时我流着泪暗暗发誓一定要活出人样,甚至定了个目标,25岁要买BMW,带着比她漂亮许多的新女友从她面前呼啸而过。

  现在我已经到25岁了,不仅没有BMW,被上一家公司开除,半年了连一份正经工作都没有,寄人篱下,靠着女朋友苟且偷生。

  多年之后,我遇见了很多学员,他们经常跟我抱怨,自己20多岁了,还是对前路一筹莫展,不知道何去何从。

  我看着他们,总会想起25岁的我自己,还能有比我混得更差的人吗?

  曾经的我拥抱无限青春,是如此的自命不凡,不知天高地厚,敢闯敢拼。

  如今被现实折了双翼,扔在没人注意的角落自身自灭。我没有希望,没有曙光,没有未来,更没有人可怜。

  回到成都后,我经常躺在床上,看着已经脱落的不成样子的天花板,思索着以后。

  我曾经去过全国那么多座城市,见过那么多人,经历过那么多事,如今却被困在这个不到十平米的房间仓皇失措。

  那是一段黑暗的让人绝望的日子,看着我的父母,我很清楚我快要步入他们的后尘,娶妻、生子,在平凡无为中度过余生。

  想到这些,我头都快要爆炸,但是却又无能为力。没有人能给与我指引,我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我的心里住着一个天之骄子,但是现实中却卑微落魄,我想挣脱现实,现实却告诉我不要幻想了,这才是你的生活。

  我没有任何安排,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年后我被正式安排进了女朋友家里的公司,研究农业观光园项目。

  说实话,这根本不是我喜欢我所追逐的未来和梦想,但是为了活下去,我只能拼命让自己喜欢上眼前的一切。

  这样浑浑噩噩的做了一个月,我才明白这个农业观光园项目的本质:通过土地流转,每个项目可以获得5%的商业用地。这5%才是关键,而其他95%土地使用全靠包装。

  所以我花了一个月当保安查到的蟹岛模式在这里完全行不通。所有的一切,都是冲着5%的商业用地指标去的。而我调研的这些,可以说是可有可无。

  如果能做好当然最好,做的不好,有这个噱头,能够给上面交差也行。

  在这样的逻辑下,女朋友家里让我去研究可以配套哪些农业观光项目即可。

  我天天抱着中央九套的致富经看,又用了一个月时间,走了好几个成都周边的地级市,还去了雅安农大找教授咨询了好几次。

  一开始我准备养林蛙,也就是雪蛤,觉得经济效益很高,或者是娃娃鱼,但是无奈青白江杏花村的气候不适。

  后面又觉得规划成苗圃更好,一查才知道什么叫做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千年树袋熊。

  等一个小树苗长成参天大树能产生经济效益,需要几十年,那时候我的青春早已不在,就算给我一辆BMW我也开不动。

  研究了半天,我发现传统的鸡鸭鹅比较符合我的需求,出栏快,不愁销,正准备做的时候才发现养殖鸡鸭鹅的实在太多,利润太少,养一只几个月赚几块钱,想要做大的话,必须要求一定的规模,而现实的条件又不允许。

  最后我把目光放在了大型一点的家禽上面,想了半天,我觉得羊肉是卖得最贵的肉,于是去简阳看了大耳羊,研究了半天,也觉得不是我想要的。

  在回成都的路上,我无意看到了路边的广告,说什么野山猪。

  我脑子一转,野山猪,靠谱啊,把猪往山上一放,让他们自身自灭,省事。

  野猪肉属于特色,价格可以跟普通的猪肉区别开。而且很适合杏花村那座山放养,同时也契合农业观光项目。

  我立马让天天跟我一起跑项目的苏哥把车开下高速,绕了半天找到了广告上的那家名为“特种625野山猪”的种猪场。

  他们的老板热情的招待了我们,还请我们吃了涮野猪肉。

  这样找了好几个月项目无果的我,终于敲定了要养殖这个特种625山猪。

  我从一个985重点大学的毕业生到外企再到OPPO,如今突然就变成了一个养猪专业户,让我有点猝不及防。

  大学的时候,我想过一百种我想从事的工作,唯独养猪这件事,没有在我脑海里存在过。

  造化就是如此弄人,我还来不及思考,养猪场的图纸已经摆在了我面前。

  这是我去那个种猪场住了三天让一个设计师又花了一周时间做出来的平面图。

  之所以只住了三天,是因为那里实在太臭了,三天过后,我从内裤到外套,全都是一股野猪的味道。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在干什么,只能被命运推着不停向前。

  设计图做好,下一步就是平整场地修养猪场了。开始的时候,我还对这一切充满了好奇,经常跑到山上去看挖掘机树挡挖树,土挡挖土,所向披靡的样子。

全民情敌:猝不及防,我成了养猪专业户第1张

全民情敌:猝不及防,我成了养猪专业户第2张

  几天过后,我就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时间到了2011年的5月,我在深山野林里已经呆了三个月,每天只有手掌大的蜘蛛和瓶盖大的蚊子陪我。

  我逐渐又开始向往起了都市生活。成都到杏花村三天才有一班车,没有驾照更没有车的我,完全被隔离在了那个世外桃源,百般无奈下,我学会了骑摩托车。

  那时候我骑的可不是什么哈雷肥仔、883,HONDA CB400,就是农民卖菜的摩托,骑十分钟蛋都会被震碎的感觉。

  开始的时候,我只是骑着车往返于杏花村和最近的镇子,去镇上的网吧玩游戏。

  到后面我胆子大了很多,也习惯了下半身的各种不适,终于在一个周末,我悄悄的骑着这个快散架的摩托,从杏花村回了成都。

  这是我第一次独自驾驶交通工具走那么远的路,把车在楼下藏好,我仿佛还活在梦中。

  到家后,我妈也一脸见了鬼的样子看着我,搞不明白我是怎么从那个鸟不生蛋的深山里出来的。

  这种经历让我感觉刺激又有趣。

  我爱上了这种独来独往在空寂无人漆黑一片的山林中穿梭的感觉,整个世界只有一束消逝在无边黑夜的前灯和突突突发动机的声音,两旁景色在朦胧黑暗中飞速倒退,耳旁的风呼啸而过,那一刻,我仿佛是宇宙的中心。

  直到很久后,这种感觉才又被我体验,那是在多年后的某个深夜,我独自开着法拉利跨了几百公里,去到乐山找一个女孩子吃烧烤,在那个两旁漆黑几十公里都没有车的高速公路上,我仿佛一下穿越回了多年前的那些深夜,我骑着摩托,在杏花村的山间穿梭。

  历史在两条线上重合,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但是同样的,我是如此孤独如此寂寞又如此知足。

  我总是喜欢在苦中作乐,生命中赐予我的每个挫折每个低谷我都能够坦然面对同时充满希望。

  在杏花村那个远离都市喧嚣的地方,孤独的我唯一的乐趣就是上网聊天,通过跟网上分布全国各地的陌生网友回忆我曾经多姿多彩的游历人生而获得慰藉。用这样的方式告诉自己我的心仍跳动。

  那时候“我是少先队”这个群已经蓬勃发展到了几十个,这些爱好者里面的三个人又建立了一个叫做“泡 学 网”的论坛。

  全国越来越多的男生了解到了这个研究撩妹的地下组织,每天晚上各种群里都讨论的热火朝天,大家像研究数学物理问题一样想揭秘看似没有思维逻辑的两性问题的答案,而我也是里面的一员。

  这特别像这几天才建立起来的全民情敌书友会,里面大家的热烈讨论仿佛让我回到了十年前,养猪孤独的那些深夜。

  当时我被拉进了好几个群,里面最活跃的要数“少先队总群”和“泡学西南总群”两个群了。

  我每天无所事事,在里面分享我在青岛遇到酒托,在南京星巴克偶遇白领,在东莞公交车上搭讪靓女,在深圳蛇口酒店坐等少妇、在北京MIX偶遇官二代的各种发生在全国各地的香艳故事。

  这些故事让群里的单身兄弟对我艳羡不已,我也变得小有名气。

  在网上我是个人人都想成为的独家记忆,现实中却是个被放逐山林的养猪傻逼。

全民情敌:猝不及防,我成了养猪专业户第3张

  网络成为了我逃避残酷现实的避风港,这种强烈的落差让我人格分裂,我分不清哪里才是真的现实。在网上我混的越来越好,而现实中却麻烦重重。

  我学会骑摩托后几乎天天往成都跑,养猪场的事被我丢在了一边。有好几次女朋友的幺爸去到山上都没有看到我人,让他对我大失所望。

  而我在都市的灯红酒绿中,又逐渐找回了自己,快要窒息的我在这里才真正能够自由呼吸。我逐渐明白,我并不属于那一片山。

  宁愿在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绽放,也不要苟且偷生到老。

  想明白后,几乎没什么犹豫,我甩下了杏花村那一个烂摊子,辞职回到了成都。

  这当然让女朋友一家都很不满意,他们为了帮我做了这么多,我说走就走。

  我也很为难,但是我自顾不暇,生命对于每个人来说都只有一次,总不能委屈我自己讨好别人吧。

  当然,我跟我那个女朋友的感情也没有维系多久,周围的人都想不明白,经常说我找个这样的女朋友不是可以少奋斗二十年吗。

  那时候我已经不是那个18岁的处男了,我对感情有自己的看法,我努力工作赚钱,就是想找一个各方面都很好的女朋友。

  我跟她在一起已经五年多了,我去了那么多地方见过了那么大的世界,嗅过花香怎么还能看得上狗尾巴草。

  现在给我那么多钱,却让我跟一个朴实无华的女生在一起一辈子,那我要这么多钱的意义在哪?

  想通这个环节,女朋友在家里的压力下要跟我分手,虽然我也很难过,但是更多的却是解脱。

  稚鹰只有在跌落悬崖直面死亡的那一刻才能学会真正的飞行,在别人的帮助下,我永远也不能完全的独立和自我。

  我跟女朋友分手了,那一刻最想的是我这个形象太糟糕了,我应该去改变自己。但是还没来得及想去改变,残酷的现实又摆在了我面前:我又失业了。

  这个时候我从步步高离职已经一年了,工厂的人联系我,说可以回收当时给我的股票,我问了下,当时3000多股票可以换18000。

  十年过后,现在OPPO在中国销量第二,我不知道当年的3000股现在值多少,但是就算现在值300万,也没有当时的18000对我重要。

  那几乎成了我的救命钱。拿着这份钱,我又苟延残喘了三个月,终于在万般艰辛下,找到了一个人力资源公司,在里面做成都区域的销售经理。

  说是成都区域经理,其实公司加我一共就八个人,销售经理主管业务员都是我,一个月3500元。

  走投无路下,我只能每天早上七点起来挤一个小时公车摇摇晃晃的去这家公司上班。

  在这家公司上班的时间太短,以至于我都忘了每天我到底在做什么,我只记得公司的前台很好看,我跟她搭讪的第一句话她就告诉我她有男朋友让我难过了很久,然后,还有楼下有一家家常面特别好吃,我每天中午都要去。

  因为公司成都分公司才成立,所以那段时间我们都没什么事做,我到离职都明白我作为一个人力资源公司的销售经理,我要销售什么东西。

  但是一个月给我3500元够我吃饭就行了。我从一个有无限梦想的大学生,变成了一个市侩的打工者,成为在这个熙熙攘攘的城市万千普通人中的一员。

  每天我最大的乐趣有两个,一个是早上挤公交的时候在一群睡眼惺忪双目迷茫的人中抢到座位。

  很多人可能觉得那不是个体力活吗,你个大学生像个屌丝一样在那挤来挤去抢位置丢不丢脸。如果真是这样,肯定不能成为我每天的乐趣之一了。

  我抢座位的方式是智取而非力争。在我挤公交的第三天,因为不堪每天站一小时还被各种挤,我不得不仔细观察,为什么有些傻屌能够在我之后上车而在我之前坐到位置。

  观察了两天我就放弃了,因为那完全是运气。

  在我的敏锐观察下,我发现每个不想站着的人,都会站在离各个座位最近的地方,当面前的人从座位上起来时只需要故作礼貌的让出位置,用他的身体和自己的屁股把各种想挤过来抢位置的人隔开,从容坐下即可。

  但是这有很大的运气成份,有时候你守到下车,你前面的这个人都坐在那不动如山,看着周围不到一米远的座位陆陆续续都换了几波人,你却一个人站着脚酸,真的要被气的吐血。

  但是随着我挤公车越来越有经验,我发现在中间的座位确实随机性太大了,但是公交车后面的座位布局是一排四个,中间只有一个一人宽的过道,而最后一排是一排五个座位。

  我终于研究出来了一个能最快速坐到座位的方法,就是站在倒数第二排的过道,用身体把其他站着的人都排除在外,这样我一个人可以守九个座位,相比在车厢一人守一个位置来说,九个人中有一个人下车的概率大太多了。

全民情敌:猝不及防,我成了养猪专业户第4张

  按照这个思路我开始实战起来,至此之后,我在车上站着的时间就没有超过十分钟。

  我开始对每天去抢这个位置而乐此不疲,我发现每天有各种挤公交和抢座位的人,但是研究出来这个秘密的只有我一人。

  这成为苦中作乐的我的快乐源泉,也充分说明我是一个爱思考的少年。

  大家有可能会笑我是个屌丝,天天想着怎么抢位置。但是对于我来说,一个小时的车程太长了,公交车里的人挤得像沙丁鱼,车又开的摇摇晃晃,如果不找个地方坐着,我一天的精力都会消耗在这漫长的早高峰中。

  但是神奇的是有天我睡过了,晚上车接近一小时,结果我发现公交车里空空荡荡全是座位,原来一个小时的车程不到40分钟就到了,预计要迟到一小时的我结果只迟到了不到二十分钟。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傻逼公司都要把上班的时间定在早上9点之前,如果能错开到10点,11点,12点上班,下班时间相应延后,不仅不用抢位置,而且也不会堵车。

  这个观念一直深入我的骨髓,多年之后,浪迹情感400多个员工上班时间有两个,一个是早上十点,一个是下午两点。

  下午两点上班,这个酷炫的工作时间一直延续到现在,神奇的是,并没有让我们的效率低太多。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不太好招人。我对大家宁愿早起挤公车也不愿意十点下班感到很失望。

  当年在我研发出挤公交大法后,每天早起不再成为我的负担而成为了乐趣。以至于我常常第一个到公司。

  为了防止大家上班的时候上网消磨时间,公司把外网的IP全封了,只留下QQ可以登,因为我们要用QQ交流工作。这让我找到了每天工作最大的乐趣之二。

  本来在公司无所事事从早上九点坐到下午五点对我来说是种煎熬,现在有了QQ群,在各种把妹群里扯淡闲聊中,时间一下就一晃而过,甚至下班了我还会不走继续聊,直到错过晚高峰。这样的情况,以至于我常常最后一个离开公司。

  我每天第一个到最后一个走给公司的各位领导同事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大家很快就喜欢上了我这个新同事。

  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成了职场里的老油子,越来越没有理想,越来越沉沦,越来越堕落。

相关推荐

全民情敌大结局:我成了人人喊打的“全民情敌”

全民情敌:四面楚歌,大祸将至

全民情敌:三驾马车的不辞而别

全民情敌:我第一次走进了拘留所

全民情敌:鲨鱼嗅血,2亿估值

全民情敌:东山再起!

全民情敌:从今天起,我们叫“浪迹教育”

全民情敌:妥协后的赶尽杀绝!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可能喜欢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