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登陆|注册

忘记密码

愿天下没有难谈的恋爱 - 浪迹情感

你好,Ghost退出

验证官方微信

登陆|注册

浪迹情感

首页 > 恋爱方法 > 浪迹专栏 > 

全民情敌:群雄逐鹿的时代来临了!

2019-05-06 10:12:03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也可能是真的

  前情回顾:一场证明自己的把妹PK赛

  车就在九眼桥MUSE门口停下,我按照三十的电话回拨了回去。很快电话就接通了,里面传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声。

  “我到了。”我淡定的跟他说。

  “啊?你大声点!”他对着话筒大吼了一声,我赶紧把手机拿开。

  “我到了!”我加大音量给他说。

  “到了?到哪里,MUSE?”明显能感觉到他楞了一下,“你等一下。”

  挂了电话,我在MUSE门口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一个熟识的客户经理看到我,给我打了个招呼,倒了一杯水给我。

  等了十多分钟,都没看到三十下来接我,我有点崩溃,这是在干嘛。我又打了个电话过去,过了很久才接通,他在里面慌乱的说“来了来了,马上马上。”

  我又等了五分钟,他电话回过来了。“我在门口,你在哪呢?”

  我挂了电话,走到门口,一眼就看到了三十那个大光头,叼着一根烟走在最前面,后面还跟了好几个男的。我有点懵逼,这是要打群架吗,喊那么多人出来。

  三十看到我,一马当先地过来,他叼着烟,眼睛斜着看向我,本来此刻应该很有杀气的眼睛被烟熏得有些微闭,而显得有几分滑稽,“把你的人喊着,进去嘛。”

  他声音有点大,以至于旁边刚刚给我递水的客户经理给我递来一个询问的眼神,我给他回了一个放心的眼神。

  没想到被三十观察到了这个细节,他一下变得有点紧张地看着我。

  看着他这个贼眉鼠眼的样子,我实在觉得有点好笑,对他突然有点同情,我笑了下,说“没有人,三十哥哥,我一个人来的。”

  他又把我轻松的微笑解读成了有恃无恐,更紧张了,眼睛在我和客户经理身上来回游走,终于,看了半天,他露出一副“果然有诈,幸好我聪明一眼看了出来这娃在假装唱空城计”的表情,把烟一丢,潇洒地说“没事,把你兄弟喊出来,有多少,我都接着。”

  “真的没有,就我一个人。”说完,他真的忍不住笑了。

  他一副完全了然‘我用笑来掩饰被他拆穿’的样子,不理我继续说“既然你这样都不承认,那只有为难你兄弟在外面等一下了,走嘛。”说完他一马当先的走在了前面,我跟了上去。

  后面的两个小弟看着我进去了,连忙跟在我身后,把我夹在了中间,我转头看了他们一眼,他们被我的突然回头吓了一跳,我看到他们这个样子,就再也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了。

  我能想到三十叫他们来一定是想要做出一种我被他们押送去卡座的效果,但是现在看起来更像是他在前面带路,两个兄弟在我身后护卫。

  我在中间大摇大摆的跟他们上了二楼,他把我引入了一个单独区域,我看了看笔直站在入口的两个五大三粗的保安,他们胸口的护甲上面写着大大的MUSE四个字母,我彻底放下心来,大抬步的跟着三十走了进去。

  MUSE的保安我太了解了,是出了名的秉公执法,我在几周之前才看到他们连推带拉,异常粗暴的把两个喝醉酒闹事的富二代赶了出去。

  像三十这种外强中干的人,他们一只手就可以扔出去。

  但是一走到卡座,我看到黑压压的一堆男人还是有点犯怵。

  我立马止住了脚步,有点搞不清现在是什么状况,不是说来PK把妹吗,为何卡座上妹子很少,都是一堆男人。

  “来嘛,浪迹,过来嘛,”三十看到我终于露出了胆怯的样子,开心的给我打着手势,让我上前。

  我艰难地克制住内心剧增的恐惧感,慢慢朝卡座走了过去,然后趁着机会快速打量了这一桌卡座的男人。

  “浪迹?浪迹来了?在哪?”还没打量完在场的人,一个人大吼着一连串的问题就打断了我,我转过去,看到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拿着一个啤酒瓶朝我走来,气势汹汹、来者不善的样子我算是明白了,今天这一趟,恐怕是跑不了了,这帮ES的人在招生上面干不过我,终于要对我使用暴力了。

  “如果今天不弄死我,那我就跟三十拼个你死我活。”我也发了狠,一下心里有了决断,然后看着这个男人拿着酒瓶朝我逼近。

  他离我越来越近,三米、两米、一米,我等着酒瓶落在我头上,却发现他朝我伸过一只手来,我从那只手移动的速度判断并不是要打我,而是,难道,要跟我握手?

  我有点不敢相信地把手也伸了出去,马上被他一把握住,他用力捏了捏,我愣在了当场,忘记了把手抽回来。

  他看我没反应,以为还不够热情,又用力地握了握,“浪哥,大家都说你把妹特别厉害,今天终于见到你了。”

  “哎哟,好了好了,兄弟。”我连忙挣脱快要被他捏肿的手。

  “哈哈,哈哈,”他大笑,转身拿过一个酒杯,塞在我手上,然后用另一只手里的酒瓶给我满上。“啪”,我们俩干了一杯。

  我才莫名其妙的喝完,旁边不知道哪里又冒出来一个人,立马把我的酒满上,给我碰了一杯。

  “浪哥,你真人也不帅嘛。”说完,他一抬头干了。我又只有把第二杯酒也干掉。

  我很想拉过三十来问问,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之前还整整齐齐坐在卡座的那一堆男人,此刻都各种推推嚷嚷的向我涌来,把我围了个水泄不通,我只能透过层层人墙无奈的看着三十,却发现他更加无奈的看着我。

  从他们的只字片语中,我终于搞明白了,这些人都是ES团队的粉丝或者学员,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西南泡学总群里。

  听他们说这次来MUSE本以为只是一次简单的组局,来之前才听说能见到我,一个个都变得很兴奋,结果就听到了我不来的消息,又特别失落,没想到最后我真的来了,怎么不让他们喜出望外。

  “浪…浪哥,第一…第一…第一次…次分享会我…我我…我…我也在!”一个小个子好不容易挤到我面前来,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你,那个…那个魔术,太…太太…太…太太…太靠谱了!”

  “谢谢兄弟。”我笑着跟他干了一杯,心里有点明白他为什么要学把妹了。

  “浪哥,”我的酒才喝完,又被满上了,我闻声转过了头,他的脸隐藏在黑暗中我一下没看清,只听见他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刚刚下去,就是想早点见到你,没有别的意思,我们跟三十不是一起的,你不要想太多。”说完我才看到他旁边的另外一个人,正是刚刚一直“护送我的”那两个兄弟。

  “没事,没事,我没有想多。”我一下明白了三十,不仅在网上喜欢颠倒是非,在现实中也是喜欢各种打台面。

  曾经我还把他们当成我的对手,现在来看,是高看了他们。

  周围的人群在跟我喝完酒后也各自散去,被人群隔开的三十终于能够靠近我,他看着知道真相的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光头,朝我笑了笑。

  这一瞬间,我明白了,我和他都知道了,我们彼此不再是对手。

  我礼貌的跟他点了点头,来的这一帮人几乎都是我的粉丝,他们压根没有想过要在夜场跟我PK把妹,这场所谓的把妹PK也就这样不了了之。

  “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我曾经认为的大麻烦居然这样被解决了,不禁让我感到世事无常,放松下来的我,突然想到那个妹子还在家里等我,内心又是一阵火热,对当前的酒局提不上点点兴趣,我马上跟三十提出了告辞。

  “好吧,”三十有点无奈,没想到他们ES的那些粉丝和学员居然都是我的粉丝,他拉住要走的我,从包里翻出两包没开的中华递给我。

  “你什么意思?你知道我有哮喘不能抽烟。”我看了一眼他的烟,没有接。

  “给你们那些兄弟说声抱歉,在雨天等了那么久。”说完,他硬把烟往我手里塞。

  我把烟还给了他,“没有什么兄弟。你自己拿着抽嘛,我晓得你们最近生意也不好,就不要跟我打台面了。”

  “你真一个人来的?”他看样子很吃惊。

  “真的一个人,哎呀,不跟你说了,妹子还在家等我,婆婆妈妈的。”说完,我给他点了个头,走了出来。

  我从那个单独的区域走出来,回过头去,两个MUSE的保安仍然目不斜视地站得笔直。

  那天过后,我便很少在网上听到ES的任何信息,他们没有再在泡 学网上发帖,在群里的聊天也少了,再后来的后来,我听说三十从ES退出,去了南方打工。

  Joney眼见忽悠男的干不过我,摇身一变,又变成了妇女之友,做起了帮助女生挽回的生意。

  ES这个昙花一现的团队,就像中国其他大大小小的PUA团队一样,渐渐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

  ES消失了,EP团队只剩下我,成都的泡 学圈在短暂的被我们掀起一阵风浪后,又趋于平静。

  时间已经到了2011年的年底,整个城市笼罩在辞旧迎新的欢乐的氛围中。我却怎么也欢乐不起来,我的第二期“三天三夜”居然只招了五个学生。

  我努力发了那么多帖,又在西南群里越来越出名,而且成都市场还没有其他竞争者的情况下,我招生的人数居然还没有第一期多,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关门大吉是迟早的事情。

  跟我门可雀罗不同,此时在武汉的由小狗、但 丁、Chris组成的一个叫作“C.Y.D”的PUA团队,招生期期火爆。而他们2011年整年的营业额,据说超过了200万。

  泡 学网三大创始人的小狗凭借超强的营销能力,以及扎实细腻的独到理论,让这些泡 学圈中的男粉们趋之若鹜。

  他们四天的纯理论课程,卖到了8800,预约都已经到了2012年下半年,是泡 学网2011年最火爆的商业PUA团队。

  而在北京,TANGO,乐 鱼和岳不群三人开设的“魅力工程”,是当年最火爆的“迷男方法”的本土化复原,其理论结合实战的方式,在圈内大获好评。

  尤其是TANGO归国华侨、迷男弟子,及岳不群周游列国,海龟学子的身份,让这些单身的“高精尖”仿佛找到了知己,纷纷砸重金前去一见。

  他们三人当时开的“丽江计划”,七天时间收费16800,是当时全国收费最贵的PUA课程。

  然后是泡 学网元老之一的爱冷大大,走的是纯高端路线。以我的层次,根本接触不到他的课程。

  据大家传说,他的重心根本不在泡 学这一块上,他还有额外的隐藏身份。虽然爱冷的课程可能卖的没有小狗好,没有TANGO贵,但是他在群众的心中,地位是最高的。

  不过就算爱冷的课卖的再不好,也不是我这个666元三天课程只有五个人愿意买的十八线PUA可比拟的。

  北京当年说是泡 学的发源地毫不为过,除了爱冷、TANGO以外,泡 学网的另一个联合创始人墨 菲斯大神也在北京。

  他是当时的“实战蜕变第一人”,“一百八十天变男神”第一人。其独创的“心性理论”在业内享有极高的声誉。

  因为墨 菲斯的帖子在论坛经常看见,我对他“实战派”的态度非常推崇,但是对其“心性理论”一直有些搞不明白,觉得说的云里雾里。

  我一直认为是我的思维觉悟,把妹层次跟他比相差太大,以至于我理解不了他的东西。但是,在全国的泡 学粉丝心中,他是不择不扣的巨头之一。

  华北、华中被列强占据,华南的大神淘宝猎手是国内第一批了解到PUA的爱好者之一,早在09年就在PUA圈内声名鹊起。

  淘宝猎手这个名字很独特,为什么叫淘宝猎手,大家都众说纷纭。

  听有些人说是他曾经在淘宝上卖“迷男方法”的盗版书籍赚了第一桶金,有了启动资金,所以在广州天河租了个办公室开始了全职PUA教学。

  但是我对这种推断一直嗤之以鼻,盛名之下,岂有虚士,一个能够雄踞华南一脚,不可能只是一个卖盗版的。

  根据我自己的推断,淘宝猎手的课程主攻搭讪,那他名字的含义应该是,像猎手一样能轻松容易的在街上淘到另外一半宝贝,是形容自己搭讪很厉害的意思。

  无论怎么解读,淘宝猎手是华南第一PUA是不争的事实。

  除了内地的各大PUA以外,在港台还有两位大神,香港的尹思腾和台湾的郑匡宇。

  尹思腾写作并出版了第一本中文泡 学书籍《禁书》,成为当年中国泡 学圈里的骄傲。

  虽然在我看来不及《迷男方法》的十分之一,但是这代表着中国的泡 学文化在逐渐浮出水面,而他这本历史性的创作,也把他推为香港第一PUA,虽然很少来内地,名声却早已广泛的流传于内地泡 学圈中。

  郑匡宇更是在中国内地还没有流行起PUA文化的时候,就成为了台湾的“搭讪教主”,出版了好几本搭讪书籍。

  因为当时我们所有的人都认为搭讪只是把妹的很多环节之一,所以虽然他写了很多本搭讪的书,但是并不能代表整个泡 学文化。即便如此,他也在整个中国泡 学圈享有盛名。

  以上的就是2011年PUA圈中,中国内地港台的大神们。

  在这些超一线的PUA光环下,他们的僚机、助教、合伙人统一都成了大家心目中的一线PUA。

  除了他们以外,国内的一线PUA还有魔鬼搭讪学创始人魔鬼(后来他不承认自己是PUA了),国内搭讪第一人寒江雪(12年就转行做其他的了)和国内的自然流大师七烟(因为经常上课放大家鸽子而被称为烟鸽),这些人名气不比超一线的各位逊色多少,只是或多或少都有自己明显的短板,所以只能排一线。

  然后是那些从08年就开始在论坛里经常发帖讨论的熟面孔,因为在圈里混的久了而被大家熟知,在他们这种“老人”也各自商业化了后,成为了论坛里的二线PUA,他们的僚机、助教被大家认识,成为三线PUA。

  这里就太多了,不一一列数。

  看到这里,对,没错,你肯定会发出一个疑问,那,浪迹,你是几线?

  如果说超一、一二三线都算作是入流PUA的话。那么,我这个在西南一角,因为打假骗子而被动进入这一行;刚刚淘汰ES团队自称成都泡 学圈第一人;才把网名从Keith改成浪迹却鲜有人知;运用兼职的时间赚点外快,一周五天要苦逼挤公交上班的人,只能算作不入流的PUA。

  当时的浪迹可管不着自己入流与否,目光短浅的他,只知道自己马上将迎来第二期“三天三夜”。

  因为招生吃力,他的PUA兼职生涯被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下,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最后一课。

相关推荐

全民情敌大结局:我成了人人喊打的“全民情敌”

全民情敌:四面楚歌,大祸将至

全民情敌:三驾马车的不辞而别

全民情敌:我第一次走进了拘留所

全民情敌:鲨鱼嗅血,2亿估值

全民情敌:东山再起!

全民情敌:从今天起,我们叫“浪迹教育”

全民情敌:妥协后的赶尽杀绝!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可能喜欢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