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登陆|注册

忘记密码

愿天下没有难谈的恋爱 - 浪迹情感

你好,Ghost退出

验证官方微信

登陆|注册

浪迹情感

首页 > 恋爱方法 > 浪迹专栏 > 

全民情敌:走进MIX的那个夜晚

更新时间:2019-05-15 10:05:48阅读:编辑: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也可能是真的

  前情回顾:大神云集的线下峰会

  本章剧情简介:

  来到MIX的浪迹一门心思想从在场PUA大神处讨教经验,但在他不断从各处邀请女生来到包厢发现场所谓PUA大神们都在讨论如何赚钱而忽略女生们时不禁暗自感到失望。于是在给型男交代任务后自己投入了和女孩们的互动中。

  中途在去上卫生间的时浪迹帮助一个叫小米的绝美新疆籍女生摆脱老男人的灌酒,并将她带回自己的包厢。在一众PUA大神的惊羡声中浪迹同她一起唱歌聊天,逐渐获得了她的好感,暧昧的氛围下小米将唇吻向了他。

  老男人在久等小米未果后来电催促,本想带小米外出约会的浪迹只得带她来到卫生间,却不想两次均被保安打断,无奈之下只得眼看小米离去。

  曾经有一个学员问我,“浪哥,你相信命吗?”

  我总会想到多年前我走进MIX的那个夜晚,我会坚定的告诉他们“是的,我相信。”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相信带领那些人成为行业翘楚的,都是宿命。

  那天昏昏欲睡,眼睛都睁不开的我,一进到MIX,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在我耳边炸响,各种不同性感可爱的女生从我面前穿插而过,突然的,我所有的困意一扫而空。

  它出现的是如此毫无征兆,我很惊奇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型男,发现他也同样惊奇的看着我。

  “怎么回事,我怎么不困了?”我问他。

  他沉默了很久,“也许你真的适合做这一行。”他的话盖过了嘈杂的音乐声,直接穿透了我的身体、击中了我内心。

  百思不得其解后,我跟型男来到了负二楼峰会定的包厢。因为我们来的比较晚,里面已经塞满了人。

  一看到这个场面,我身体里的某种基因被调动了起来,我特别喜欢在这种情况下观察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

  在酒色下,这些男人,抛开了白天的衣装革履,实态毕现。而女生也抛开了平日的矜持,纷纷暴露人性中最真实的一面。

  在这样的社交场合,女生极尽所能的展示自己的个人魅力,以此吸引各种男生的目光。而这些男生,互相觥筹交错,看似对这些女生都没有什么兴趣。

  彼此的关系在表面上看起来是一片和谐,私下却打着不同的主意,可谓平静之下暗流涌动。

  在这样的场合下,大多时候跟你平时是谁、做什么工作、有多少钱没有关系,更重要的是怎么在这一群男人中脱颖而出,拔得头筹。

  这才是夜场最让人着迷的地方,也许你家缠万贯也拿对面那个女孩没有办法,也许你身无分文旁边的女生却对你情有独钟。

  在这一刻,所有男生抛开外在的一切,完全靠自己的本身和女生相处,是否具备人格魅力一眼就可以看穿。

  这就是当年我们认为的“PUA”,没有长相没有身高没有豪车没有卡座没有神龙一套,仅凭有趣的灵魂吸引女生。

  当然,这种价值观在当今被人嗤之以鼻,没有一个良好的形象,被再多的女生喜欢,你也是猪精男。

  只要有钱,一年换十个网红,你也是国民老公。一切向钱看,是如今部分女人欣赏的价值观。很多女生认可的思想是,年轻的时候跟男生谈恋爱,反正大多数都没有结果,还不如找个有钱的,没有感情至少还可以剩下钱。

  这种观点乍一听仿佛特别有道理,被广大女生所认可,其实仔细想想却有点可悲,毕竟青春对于每个人只有一次,钱随时都可以赚,但是年轻的日子却一去不复返。

  大家都想着走捷径,没人愿意勤勤恳恳踏实工作。女生都想跟有钱的男生谈恋爱一飞冲天,男生为了跟女生谈恋爱装作有钱。

  感谢,12年的时候,还没有现在这么物质。女生到夜场更多的是为了好玩有趣,给了那时候没有钱没有长相的我一次机会。

  当天晚上,我拉了一批又一批的女生去到我们包厢,我特别想看看这些PUA大神们,都是怎么跟女生相处的。

  但让我很诧异的是,这帮人貌似对他们做的事更感兴趣,几个人各自扎堆在一起分享如何招生,如何提高课程价格,而不是真正的喜欢跟这些女生相处。

  被我拉来的一波又一波的女生被他们所冷落然后纷纷离场,让我呆立当场。

  我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这些白天在台子上各种侃侃而谈自己跟女生相处的各种经验的PUA大神,在晚上真正有女生坐在旁边的时候,却不怎么跟她们互动。

  全场只有爱冷大神时不时的跟这些女生互动一下、倒倒酒说两句,其他的大神,在夜场这样的场所中都显得很拘谨。

  心里想着这帮大神也许都是做大事业的人,跟我这些天天只知道把妹的小混混确实不一样,突然有点自惭形秽。

  也许我永远都不能像他们这样把女生都看做粉红骷髅,能够面对这些娇滴滴的女生坐怀不乱。

  我心中想着,感觉比起他们来又低了一截,难怪自己没有他们出名没有他们赚钱,原来每天我们彼此钻研的东西都不一样,我是真正的在思索如何做个有趣的灵魂跟女生更好的相处,而他们研究的是如何出名如何赚钱。

  心里用0.03秒思索了下要不要成为墨 菲斯、但 丁这类行业翘楚,立刻摇了摇头,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怖。“不,这不是我入行的初衷。”

  我做出了我自己的决定,就算未来因此吃不起饭了我也要我行我素。

  当天晚上,我没有费尽心思像其他几个新锐那样,找准这难得的时机跟这些成名已久的PUA大神献殷勤套近乎,我把心思都放在跟这些女生的互动上。

  “这就是我,如果这个行业也是这么市侩,我允许自己的失败。”我看了一眼那些各种觥筹交错的男人们,暗暗想到。

  即使是这样,最终我还是留了一手,我安排型男去跟那帮男人互动。“特别是爱冷和第六感,我发现他俩才是泡 学网最终话事人。”我给型男安排好任务,然后投身于周围一堆莺莺燕燕中。

  那晚上我记不清我喝了多少酒,也记不清跟多少女生聊过天,只记得出去上洗手间的时候,看到洗手间外面不远的散台上,一个老男人,在很粗暴的劝着一个小女生喝酒,那个女生极力推着。

  我有点看不下去,走到那个女生旁边,拍了下她。“你怎么在这里?”然后友善的跟老男人打了个招呼“大哥好!”

  他一下没有搞明白我们的关系,愣在当场,女生也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我啊,王环宇,你不记得了吗?”我转过身看着她,在老男人看不到的角度,对她眨了眨眼。

  她一下明白过来,“哦哦哦,好久不见,你最近怎么样?”她接上了我的话。

  “哎呀,一言难尽,我在那边包厢,要不过来喝两杯,叙叙旧?”我故意把声音说的很大,让老男人完全听清楚,然后转过来,礼貌的询问他“大哥,我能借用下你女朋友吗?”

  大哥听到我说“女朋友”三个字,一脸美滋滋然后立马义正言辞的摆了摆手,“小伙子,别乱说,这哪是我女朋友,”然后对那女孩儿点了点头“既然遇到朋友,那你跟他去喝两杯吧。”

  “谢谢大哥!”我冲他笑了笑,“我不会灌她酒的!”我看似无心的一句话,让他有点尴尬。

  “你快去快回。”他督促那个女孩,让她彻底打消了犹豫跟我回到了包厢。

  原本只是看不惯,本着解救这个女生的心思去演了一出戏,到了包厢我看到大家纷纷朝她投去的目光,我仔细的打量了下她,才发现她竟然如此漂亮。

  坐着的时候还没发现,站起来几乎跟我一样高的身高,深邃的五官,黑长直的头发,一下让场子里的各种胭脂俗粉黯然无光。

  “你是混血吗?”我把她拉到一旁的座位坐下,看着她高高的鼻梁好奇的问。

  “没有啦,我是新疆人。”她低头笑着说,一刹那千树万树梨花开。

  我正要说话,突然旁边有人碰了下我的腿,我转过去,看到是E博士,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来夜场还要拿个公文包,好奇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浪迹,这个女生你朋友吗,好正!你们怎么认识的?”他在我耳边悄悄说。

  我看着白天在台上道貌岸然讲着自己追女生正能量干货的E博士现在这个形象,有点哭笑不得,我记得好像他今天的发言主题之一就是“追女生的时候,千万不要被她的外在迷惑,”在里面他分享着他的经验:如果迷恋一个女生的外在无法自拔的时候,不妨多想想她挖鼻孔,拉肚子的负面形象,你对她的好感便会荡然无存。

  我白天的时候还特别留意他的这个观点,觉得挺靠谱的,有点郁闷为什么没有早点遇见他,不然我也不会那么迷恋王雅琪,如今来看都是扯淡。“也许他看到这个女生的时间太短,还来不及幻想她拉屎的样子。”我在心里为他打着圆场。

  “刚刚搭讪的,E博士,需要我介绍你们认识吗?”面对大神的询问,我不敢怠慢,毕恭毕敬的说。

  “不不不,你聊你的,我就看看。”他连忙摇头,然后给了我个眼神,在一个女生看不见的角落,偷偷的给我竖起了大拇指。

  “没事。”我对他点了点头,给他倒了半杯酒,又给女生倒了半杯。

  “这是我朋友,E博士,”我把E博士介绍给了旁边的女生。

  “这个是我才认识的女生,呃,”我一时有点语塞,转过去问她“你叫什么来着?”

  “小米。”她笑着说,不介意我的唐突。

  “小米。”我转过头来给E博士介绍道,发现他看着女生的笑有点发呆。“咳咳。”我立马咳了两声,提醒道。

  “哦哦哦,你好,很高兴认识你,”说完E博士跟小米和我碰了一杯,喝了一半。

  小米拿着杯子干掉了酒。

  我一下看出来了,E博士应该很少来这种场合,跟女生喝第一杯酒,女生都干了他怎么能只喝一半,太没有礼貌了。我装作没看见,跟小米聊了起来。

  她告诉我她来北京读书的,在民族大学学跳舞。我一下明白了她美好身段和独特气质从何而来。

  我告诉他我来参加一个学术峰会,在场的有来自台湾的,我指了下郑匡宇,还有来自香港的,我又指了下尹思腾,而我,是从成都来的。

  这个女孩一下对我们这个港台内陆全国各地的组合来了兴趣,连忙问这个峰会是干嘛的。

  我想了想,觉得如果直接给她说PUA她可能搞不懂。

  “社交力学,”我思索了下说道,“教男生如何社交的。”我找了个比较中性她听得懂也能接受的措辞。

  她做了一个哦的口型点了点头,可爱万分,我眼睛看得有点直,我下一秒立马想着她上WC的样子,瞬间眼神恢复了清明。

  我们都没说话,一下气氛有点尴尬。“刚刚你看到那个大叔,其实我跟他也不是很熟,他是加拿大人,要在北京开个医院。”看我没说话,她主动开启了话题。

  这个女生不仅好看,还有礼貌,我心里又对她高看了几分。

  就这样,我们一边聊天一边喝酒,一来二去,那个老男人仿佛被我们都忘在了身后。

  我能感觉她有点晕了,但是特别开心。

  “我能不能点一首歌?”她红着脸微醺的摇着我的手臂问我,我能感觉她的指尖一阵冰凉。

  “你的手很冷诶,”我拿过她的手,摸着她冰冷的手指说。

  “不知道为什么一到冬天就这样,”她没有抽回手,俏皮的说“我原来的网名就叫:小手冰凉。”

  “你想听什么歌?”我放下她的手,问她。

  “周杰伦的《黑色毛衣》,你会唱吗?”她盯着我的眼睛问我,里面有种莫名的情愫。

  “不太会,我试试吧。”说完我径直去了点歌台点了她要的歌,然后优先到下一首。

  熟悉的音乐响起,周杰伦是我从高中就一直喜欢的歌手,除了那些听不清他发音的说唱,几乎每一首歌我都会唱。

  在副歌部分,我悄悄的牵起了她的手,她顺从的回握了回来。

  因为我在唱歌,很多PUA大神注意到了我,以及我牵着的,全场最靓的妞。

  享受着大家的目光和她逐渐回暖温润的小手,我意犹未尽的唱完了歌。

  她从我手中抽回了手,拿起酒杯,给自己满满倒了一杯,递到我面前“歌迷献酒!”她笑盈盈的看着我,一下让周围闪烁的灯光黯然。

  “你别喝醉了。”我盯着她眼睛,想从她眼里读出什么讯息。

  她大胆的迎接着我的目光。“我不怕!”她酷酷的说。

  我没有说话,慢慢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一口气干掉了。等她喝完酒,刚把酒杯放下,我搂过她的头吻上了她的唇。

  她轻微的挣扎了一下,就顺从在我的吻下。

  良久,唇分,她脸红红的看着我,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讨厌。”她打了我一下,没有更多的责怪。我知道那一刻,她应该喜欢上了我。

  “为什么我唱歌的时候,牵你的手你不抽回去?”我明知故问道。

  “因为你唱的我喜欢的歌啊,而且,唱的还不错。”她想了想回答。

  “那你也唱一首。”她说话甜甜的声音,我想应该唱歌很不错。

  “不不不,我只会跳舞,不会唱歌。”她连忙又摇头又摆手的拒绝道,我知道她没说假话。

  “那就喝酒,”我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

  “我真的要喝醉啦!”她嘴上说着不愿意,手上却很诚实的倒着酒。

  就这样,我们又喝了半小时,她斜靠在我的肩上,我搂着她,享受着片刻安静,此时什么峰会什么大神都在我眼前消失,只剩下她才洗过头发的淡淡香味。

  “诶,”她靠着我,突然问我,打破了宁静,“你叫什么我还不知道呢?”

  “王环宇,你也可以叫我浪迹。”我低下头告诉她。

  “浪迹,浪迹。”她呢喃了两句,然后仿佛下定了决心一样给我说“浪迹,我要走了。”

  “啊?哦。”我一下的诧异后,又马上想到该来了终究是要来的。

  她从我肩头离开,我习惯温热的脖子突然有点冷,她拢了拢头发,把手机递给我,我看到上面有20多个未接来电。“他给我打电话了。”

  “不能不回去吗?”我做出最后的努力。

  “额。。。怎么说呢,浪迹。”她顿了顿,突然抬起了头,换了副绝情的神色。“在北京,他一直养着我,学费他交的房子他租的,我要回去了。”

  我识破了她的伪装,没有被她的神情所欺骗。“我不管,我今天想要你。”我实话实说,没有躲避。

  她仿佛一下泄了气,恢复了原本温柔的神情,夹杂着忧伤。“难道就在这里吗?”她四顾了下此刻气氛已经进入高潮的包厢,没有直接拒绝我。

  “当然不是,我带你去个地方。”我拉着她就要起身。

  “不行,我不能去你那。”她坚决的抽回了手。

  “不去酒店,就在这里,我知道个神秘的地方。”我用力握住她的手不松开。

  她挣了下,发现拗不过我,“十五分钟。。。”她轻声说。

  “十分钟,好了吧。”我看她不再反对,轻轻的在她耳边说。

  说完我拉着她出了包厢。

  出了包厢,我才发现,不知道谁报了我们的坐标,我们的包厢外,居然围着好多慕名而来的粉丝,他们看我牵着一个正妹出来,纷纷给我让道。

  “谢谢,”我没有时间搭理他们,道了一声谢后,把她径直拉向了厕所。

  “你们不能两个人一起。”我拉开门,把她推进去,正要跟着进去的时候,旁边的保安拦在了门口。

  “就一下。”我心想这MIX保安也太不懂事了吧,没理他,继续往里挤。

  没想到这个行为惹毛了他,他粗暴的把我推开,喝的有点晕的我,差点摔倒。后面一个尾随我而来的粉丝把我扶正。

  想着只有十分钟,我没有时间搭理保安,我拉过女孩,急切的问这个粉丝“哪里还有WC?”

  他给我了一个“浪迹你真牛逼”的眼神,没有说话,立即带我去了另外一个洗手间。

  这次运气很好,门口没有保安。我把小米拉了进去,关上了门。

  我把她推在门上热吻了起来,正要下一步的时候,她手机又响了起来。她按灭了,又响,按灭了,又响,我们只能停了下来。

  “我们抓紧吧。”我让她转了过去,背对我。

  就在这关键的时候,前面WC的门被砰砰砰大力的敲了起来。

  “不会是那个老男人看电话没接找了过来吧?”我心里一下泛起这个想法,我不想因为我,害了小米。立马把解开了的皮带系上。

  小米也一脸担忧,跑旁边去一边整理着衣服头发,一边问我“会不会是他?”

  “你先藏在门后,别出去。我开门看看。”我小声说。

  小米立马到门旁边躲好,我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视死如归的打开了门。

  刚才那个保安,又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我气不打一处来,想着这个人怎么如此阴魂不散,一下什么兴致都没了。

  “小米,出来吧,是刚刚那个保安。”我垂头丧气的说道。

  “哦,”小米走了出来,我一副生无可恋。她无奈的看了我一眼,在我脸上轻轻的亲了亲。

  “我走了,浪迹,认识你很开心。”说完,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我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四周的一切逐渐模糊,整个MIX仿佛只剩我一个人。

  “浪哥,你没事吧?”刚刚带我来洗手间的兄弟还在门口等着我,看着我魂不守舍的样子,关心的问道。

  “没事,谢谢你。”我跟他说了句感谢,慢慢走回了包厢。

  此刻,我们新锐PUA的PK,仍然还在继续。

相关推荐

全民情敌大结局:我成了人人喊打的“全民情敌”

全民情敌:四面楚歌,大祸将至

全民情敌:三驾马车的不辞而别

全民情敌:我第一次走进了拘留所

全民情敌:鲨鱼嗅血,2亿估值

全民情敌:东山再起!

全民情敌:从今天起,我们叫“浪迹教育”

全民情敌:妥协后的赶尽杀绝!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可能喜欢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