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登陆|注册

忘记密码

愿天下没有难谈的恋爱 - 浪迹情感

你好,Ghost退出

验证官方微信

登陆|注册

浪迹情感

首页 > 恋爱方法 > 浪迹专栏 > 

全民情敌:小兒的回归

2019-05-17 10:01:44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也可能是真的

  写在前面的话:

  昨天看到有兄弟的留言,说我遇到什么都能迎刃而解,反败为胜。

  其实并不是这样的,从高中开始,没有好好学习,只考上了科大,大学玩了四年,挂了20多门找不到好的工作,耍小聪明做的第一份工作——写程序,还没过实习期就不做了,去步步高卖手机被开除了,养猪因为太贪玩失败了女朋友也没了。

  这些都是失败的人生,怎么迎刃而解了呢?迎刃而解的是我时刻乐观的心态,我永远不认为那些是失败而已。

  直到选择了情感咨询这一行后,我才开始迎难而解,因为这是我的宿命。如果我没迎难而解,也没有现在的我了。

  所以,千万别说我是斗破苍穹。我们彼此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而已。

  好了,今日份正文开始。

  前情回顾:争取新锐第一名

  本章剧情简介:

  憾失第一的浪迹和型男回到成都后,惊讶发现论坛中大肆讨论的竟然是在PUA实战比赛里大放异彩的浪迹,伴随着一片赞扬声的是qq信息里蜂拥而至的咨询,以及短时间内招生数的猛增。

  大喜过望的型男和浪迹外出庆祝,这时单飞不顺的小ni发消息称想重返团队。浪迹在型男建议下砍掉小ni10%的提成后接纳了他,并同时将型男的销售提成提升为30%。

  2013年初,泡 学网逐渐势微,Tango、乐  鱼和岳不群三人组成坏 男孩学院团队。而浪迹也敏锐的发现国外PUA理论并不完全适用于中国国情,真正的实战派除了坏 男孩学院和自己的浪迹团队之外已无他人。在这个背景下,助教威威代表Tango向浪迹发出参加“丽江计划”的邀请。

  峰会结束后,我跟型男没有在北京逗留,立马回到了成都,为了招生。因为峰会的耽误,我们已经有接近一周没有开张了,银行里的存款也所剩无几。

  因为新锐PUA没有得到第一,我有点闷闷不乐,感觉这个世道真的是不公平,走到哪里都有潜规则。型男反而无所谓:

  “我们都知道你是真正的无冕之王就可以啦,浪迹,你去争那个第一干嘛呢?”型男安慰我。

  “关键是,他们把妹真的很差劲啊。”我一边抱怨,一边打开电脑翻着泡 学网上的帖子,看到官方置顶的帖子上面大大写着这届新锐PUA第一是特伦斯,对我当晚的情况只字不提。

  “这次去北京我们收获还是挺多的!那天晚上你去把妹的时候,我把每个大神的微信都加了个遍,哈哈。”型男在旁,想着新的招生口号,笑着说。

  我没有理他,翻着官方下面帖子的留言,一下来了精神。

  “怎么不是浪迹?”一个经常在论坛冒泡的兄弟回复。

  “哇,黑幕啊黑幕,After party谁比得过浪迹?”另外一个不知名的人跟着帖。

  我继续往下翻着,越看越开心,下面所有的留言居然都是讨论我的。最后,我看到一个在论坛成名已久但是没有去参加峰会的PUA用他的大号留言说道:

  “当晚所有的PUA大神,都活在浪迹的阴影之下。”

  看到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以后,我好多了。反反复复把那几个讨论我的留言看了好几遍,心里美滋滋,我关掉论坛,开心的去冰箱里拿了一听可乐。

  “浪迹!我们要发了!”刚喝一口,就听到型男大喊了一声,吓得我差点把可乐喷了出来。

  “鬼叫什么,怎么又发了?你怕是在做梦吧,我们又没有得第一。”我拿着可乐跑到了型男的办公桌面前(其实就是一个小书桌,上面放了台新给他添置的电脑)。

  “你过来看嘛!”他激动的给我点开QQ。

  我凑近过去,才发现他招生的那个QQ弹出来了一堆留言,我看了下,大概内容都是如下:

  “请问,你们的线下课程是怎么安排的?”

  “你好,在吗?我想报名。”

  “现在浪迹有什么课程啊?”

  我眼睛瞪大了,看着型男,他也兴奋的看着我。

  “怎么回事?”我不知所措。

  “哈哈哈!靠谱的,浪迹你一战成名了!”型男笑的合不拢嘴,他点开一个泡学群,把聊天记录往上翻,我才发现从峰会的第二天开始,群里一直都在讨论我,而我和型男因为在北京,没有上QQ,居然对此一无所知。

  我这才想起我拉着两个女生出去的时候,看到包厢外围着的那群泡学粉丝。

  因为大家分布全国各地,能够有条件去到现场的还是太少,于是他们成了战地记者,源源不断的把那晚的信息同步到各个泡学群里,而我,当晚的一举一动,被毫无保留的发在了群里。

  虽然这些粉丝不知道,第二天上午在我们内部会议现场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所有人,都认为我才是真正的新锐第一。

  我当晚不停的拉着一群又一群的女生在包厢内进进出出,而那些真正的大神都在彼此觥筹交错很少跟女生互动,此消彼长下,在很多人的心里,我在实战能力上已经超越那些成名已久的大神。

  我完全没想到,我在这样的情况下,火了。

  型男上线后,大家的消息更多了,他渐渐回不过来信息,我连忙把我自己的QQ登上,跟他一起招起生来。

  时间过了凌晨两点,消息才慢慢的少了起来,我跟型男数了下,短短一晚上,我们招了17个网络课程,5个2013年元旦的蓉城计划,这还是我们限制了线下的名额的结果。

  此刻,我们的七天蓉城计划已经涨到了6000元,一晚上我的支付宝,多出了47000块。

  “型男哥!”我看了一眼型男。

  “浪迹哥!”他看着我。

  “哈哈哈哈哈!”我们互相看着对方,傻笑了半天。

  “走走走,出去吃烧烤庆祝下。”我提议道。

  “走!”型男把显示屏一扣,夹着他的公文包跟在我后面。

  那天晚上我们喝了很多,觉得终于熬过了最苦的日子,根据这些粉丝的热情程度,我隐隐有成为一线PUA的势头了。正所谓“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

  “还有几个元旦的意向客户,明天我好好跟他们聊下,大干起来!”型男喝了两杯啤酒,意气风发。

  我却有点担忧,因为我还没有独自一人同时带过超过四个人以上的学员。

  “怎么办,这么多学员,就我一个人带吗?”我突然反应过来,原来我们担心的是没有生意,现在来了那么多人报名,我们的生产力又跟不上了。

  “没事,到时候我来帮你。”型男此刻眼里只剩下钱,就像一个饥饿的人囫囵吞枣,也不怕梗死自己。

  我并不赞同他这样,我们能做到如今,也是因为口碑相传,一个Kurt带来了一堆原CYD的学员。如果我们做的不好,很有可能出现下一个我,把我们自己的老学员全带走。

  正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看了下时间,凌晨两点过了,居然还有人给我发短信。我点开信息,发现居然是小ni。

  “睡了吗?”他的信息简单的像个挫男。

  “小ni给我发信息了,他什么情况?”我连忙问型男,自从他带走我的学员单飞后我就没有跟他再联系过,万金油型男,还跟他保持着偶尔的互动。

  “他啊,你不知道吗,九月份的时候,Steve就去英国读书了,他自己干了两个月,好像都不怎么行,好像上个月又自己回去卖衣服了。”型男一边啃着个鸡爪一边不屑的说。

  如今我们和小ni都今非昔比,我是隐隐成为一线的实战派PUA,而小ni是个创业失败的卖衣服少年,但是型男这个样子让我不是很舒服,有点太过于趋炎附势了。

  但是我没有说他,因为我懂,这个世界就是成王败寇。谁都想跟成功者在一起,失败者只能在看不见的角落暗自哭泣。

  我不知道小ni这个时候给我发信息是什么意思,我跟他回了个“还没。”

  很快,我就收到了他的回复,从字数和回复速度上来看,应该是他早已经编好的一条信息。

  “恭喜你去峰会旗开得胜,现在群里都是你的信息,很开心你和型男能做成现在这样。我出来自己做了几个月,都不顺利。实话说了吧,我就是想问问有没有机会再回来?”

  我看着信息,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当初招不到生了小ni要走,如今我们慢慢成名了他又想回来。

  关键是他选的这个时机又太巧了,我上一刻还在担心生产力不够,学员太多带不过来,下一刻马上就收到了他的消息。

  进退两难,我把手机递给了型男。

  “什么情况?”型男扯过两张纸巾,擦了擦油腻的手,接过了手机。看了半晌“他还有脸回来?不要不要,浪迹,你一个人带,可以的。实在不行,还有我。”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对小ni的意见怎么这么大,“但是确实之前跟小ni的配合还可以啊,因为我不光要带学员,我还要写文章出内容啊,不然怎么发展?”

  型男听到我说的,点了点头,他想了一会,眼睛一转,说“那他要回来可以,从头开始当个助教,不能给他10%的提成了。”

  “那怎么给他发钱呢?”我有点拿捏不准。

  “你就给他说2000一个月,爱来不来。”型男大手一挥,很有气势。

  我斟酌了下字句,给小ni回了个信息“我们最近确实也差人,你重新回来的话我们也很欢迎,但是可能待遇就没有提成了,一个月2000块,从助教做起,你愿意吗?”

  没想到,很快就收到了小ni的回信“可以,没问题。”

  看到这条消息,我没想到只付出了如此低的代价,我的担忧便迎刃而解,给自己满满倒了一杯酒,跟型男碰了一下。

  没有型男的提议,说不定那10%提成我已经给出去了,我越看型男越顺眼。

  我低头沉思了下,突然豪气上涌,给型男说“型男哥,我们一起也干了一年了,这一年很感谢你,我经常在外面贪玩,你每天都在家里兢兢业业的招着生。”

  型男对我突然倾诉衷肠有点莫名其妙,他有点不好意思“哎呀,说这个干嘛,要不是你收留了我,我现在可能还找不到工作呢。不说这些不说这些。”

  我没有理他,继续说道“这样,你以后卖课程,就拿30%吧。”说完,我坚定的看着他。

  他拿着一串烤排骨,幸福来得太突然,楞在当场。我看着他这个样子,心里也不由自主的感觉到一阵幸福:曾经的我自己都养不活,如今我自己过得越来越好,居然还可以让身边的人也过得不错,这是我不曾想过的。

  “浪迹……”型男一下不知所措,他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酒。拿过来,一句话都没说,跟我碰了一下,然后仰头一饮而尽。

  我知道他接受了这个提议。

  那天后,型男开始更加努力的卖课,因为有小ni的加入,我也让型男放开手脚。

  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我们已经累计销售出去四十多个网络课程了,2013年元旦蓉城计划也卖了8个。

  让整个十二月都没有招生的我们,一下变成了2012年销售业绩最好的一个月。

  时间很快就到了2013年,在新年的第一期蓉城计划,我见到了那个给我在MIX看门的Tango的助教威威,我没想到他居然作为助教还交学费来上我的课了。

  开心之余,我终于明白,我开始让这些泡学的老粉丝认可我。

  虽然这期来了八个学员,但是在我和小ni的废寝忘食下,取得了圆满成功。

  威威临走的时候,跟我紧紧的拥抱了一下,告诉我说Tango他们现在做了个坏 男孩学院,每年五一的时候都会去丽江进行丽江计划,问我有没有兴趣一起参加。

  其实这次去北京后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看到Tango、乐  鱼和岳不群三个大神,在峰会的After party我看出来,这些所谓的“大神”,大多都是靠着这一行赚钱而已,真正喜欢的寥寥无几。

  所以我特别期待见见Tango、乐 鱼和岳不群三位真正的实战派大神。

  我连忙告诉威威说肯定愿意,威威说放心交给他。

  日子进入2013年后,我的生活仿佛好过了起来,过完春节,我已经正式进入这个行业一年了,在入行的第一年,虽然很辛苦,却收获颇丰。

  但是,我的感情生活又出了问题。

  我在和女生相处的时候,渐渐发现了国外的那一套,譬如《迷男方法》、《约会倍增术》等其实对于中国女生有很大的局限性。

  最大的原因是国外的女生要比中国的女生更加独立,更知道自己要什么,他们想什么要什么、说什么做什么。而中国女生往往比较含蓄,心里想什么并不会主动告诉你,而且有时候说的做的跟她原本想的也不一样。

  步入21世纪后,大多数的女生开始变得现实,她们选择男生从2000年之前的看重学历、工作转变成了更直接的看有没有车和房,女生有这样的选择基于当今中国正在飞速发展,贫富差距逐步拉大。

  当一个女生有一个闺蜜或者朋友找到了个条件好的男生一飞冲天的时候,这些人的价值观就会被重塑,她们会认为如今拼命奋斗不如找一个有钱的男朋友。

  在一堆都没有车的男生中,有一个男生有车,那自然很容易脱颖而出。

  而欧美的经济文化发展让中产居多,对于这些女生来说,周围男生物质条件都相差不大,拿车来说,周围的人都有,所以她们在选择另外一半的时候,更多的是看三观看性格。

  特别是在国内的社交软件上,一个人展现出来的生活水平好坏,直接影响着配对成功率。而对于一个条件好的男生来说,跟女生说什么其实不太重要,因为你的物质条件可以弥补所有的三观五官。

  作为一个穷人,我对这些女生的价值观十分看不惯却又无可奈何。

  我只能寄希望于变得更优秀,更有趣,同时去认识更多的女生,以便从绝大多数向钱看的女生中找到那个不看男生物质条件的。

  婷婷就是我在这样的理念下找到的女朋友,我原以为她没有那么市侩。结果没想到过年的时候她放假回家,给她家人说了我的工作跟我的情况后,遭到了她全家人的反对。

  她一直给我说她家里人怎么嫌弃我条件不好,而对我一直强调的我多么有趣多么努力置若罔闻。

  我心里感到一阵深深的无力,我努力让自己变得有趣好玩懂女生,却最终败给了现实。

  我有点迷茫,我自己的感情都出了问题,那我到底要怎么教我这些又穷又丑的学员?中国男屌丝的出路到底在哪里?

  在电话里婷婷给我说了分手,不放弃的我在她回学校的当天,坐动车去了重庆,我曾经的一个学员得知后,开车把我载去了她的学校。

  她看到突然出现的我以后,哭了,终于在她那个空无一人的宿舍,她告诉我说她还爱我,但是家命难违,我告诉她既然爱就走一步算一步吧。

  至少现在她还是个学生,暂时不用去面对以后生活的琐碎。

  在我的劝说下,我们又和好了,但这成为我们彼此内心深处的一道隔阂,之前大家因为彼此喜欢而单纯的相恋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

  12年峰会圆满结束却没有给泡 学网带来新气象。13年开年,泡 学网的几个创始人因为一直没赚到钱,而逐渐把心思放在了其他地方。

  几年了,论坛上讲来讲去都还是国外那一套,干货越来越少,老的那些泡学粉丝也逐渐对这个行业失去热情和兴趣。而这些PUA大神都把心思和精力放在赚钱上而不是真正的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泡 学网的发展进入了瓶颈。

  天塌下来总有个高个子撑着,这些情况没有影响到名气越来越大的我,在大行业萎缩的情况下,得益于CYD这个键盘团队最终被大家识破而解散后,论坛的风气一变,大家又从理论技巧纷纷投入到了实战派的怀抱。

  而当时中国知名的唯一实战派团队Tango、乐 鱼、岳不群三人又自己独立做了坏 男孩学院,七烟等人又不知所踪。

  所以大家纷纷把目光焦距在了,在泡学峰会中崭露头角的我上面。

  随着我的学员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人有了结果。时间说了真话,2013年上半年,我、型男、小ni三人组成的PUAMAP浪迹团队稳步发展,终于在圈内站稳了脚跟。

  在略显平淡的生活中,我终于接到了威威的信息:

  “浪哥,我跟Tango说了,他问你,五一愿不愿意跟他们一起做一期丽江计划?”

相关推荐

全民情敌大结局:我成了人人喊打的“全民情敌”

全民情敌:四面楚歌,大祸将至

全民情敌:三驾马车的不辞而别

全民情敌:我第一次走进了拘留所

全民情敌:鲨鱼嗅血,2亿估值

全民情敌:东山再起!

全民情敌:从今天起,我们叫“浪迹教育”

全民情敌:妥协后的赶尽杀绝!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可能喜欢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