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登陆|注册

忘记密码

情感咨询,专注男性恋爱 - 浪迹情感

你好,Ghost退出

验证官方微信

登陆|注册

浪迹情感

首页 > 恋爱方法 > 浪迹专栏 > 

全民情敌:来自泡学网的封杀

2019-05-21 10:30:03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也可能是真的

  前情回顾:第四届峰会,我登顶封神!

  本章剧情简介:

  小ni在MIX的表现差强人意,而反观新锐音律却到处搭讪,收获颇丰,让浪迹也对这个后起之秀刮目相看。

  浪迹本将希望寄托在次日的群体答辩上,但小ni懒散以待,回答问题破绽四起,大失浪迹所望。而风头正盛的音律却思维逻辑清晰,毫无意外夺得本届峰会新锐第一。

  随后浪迹愕然得知以墨菲 斯但 丁为首的派别悸于自己的实力而准备从泡 学网封杀自己。他本想以赞助费解决纷争,但怎奈对方狮子大张口让浪迹不得不退出泡 学网。正在此时,曾有类似遭遇出走的Tango向他发出邀请。

  那天晚上在MIX,小ni的表现惊掉了大家的眼镜,但我知道,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

  躲在键盘后面大家都会,是骡子是马一遛就知道了。

  我曾经跟他说了好多次,多去约点女生相处,不要天天宅在家里,每次他都说团队里实战派里有我了,他只用总结好课程和带好学员就行。

  再加上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我在2013年的崛起,是因为在2012年峰会的after party的表现太过亮眼,所以这一届峰会的新锐全都是实战派,都想着在峰会上大放异彩,接而一飞冲天,这让几乎不会夜场的小ni在里面格外艰难。

  我尽量帮小ni拉了几个女生,但是他暴露出来的问题还是被大家看在眼里,爱冷还特意找到我说“浪迹,你这个小兄弟不太行啊。”让我大感无颜。

  “新人嘛,多给点机会,他比我之前好多了。”就算这样,小ni毕竟是我们的兄弟,我还是尽量帮他圆了一下。

  “看看明天的情况吧,跟着你,混个前三还是可以的。”爱冷这样说,我明白了,在明天的考核中,应该对我们有所照顾。

  突然我觉得这一幕怎么这么熟悉,想了想后,恍然大悟。

  去年峰会就是09带着他的徒弟Ami go参加的新锐PK,今年是我带着小ni。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去年Ami go在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与冠军失之交臂;而今年小ni的呼声最高,大家都把他看成我的接班人。

  当天晚上我给小ni叫了几个妹子,他一个都没留住,反观有个叫做“音律”的新锐,很有我12年的风范,满场飞奔,周围围坐着一堆女生,跟小ni那边形成了鲜明对比。

  我只能寄希望明天早上的群体答辩,因为小ni虽然实战不行,但是讲东西还是可以的。

  晚上实战完,小ni还要叫型男去吃东西,让我很崩溃,我很想告诉他,明天早上对他来说很重要,但是又觉得给他点磨砺更好,让他明白自己的差距。

  果然第二天上午我看到他在会场,半梦半醒,我有点无语,却不想多说什么。

  让我惊奇的是会场里除了爱冷,还有著名网红哎哟娃娃,这些都是我的前辈。

  跟他们坐在一起,聆听他们对这一行的理解,让我受益匪浅。

  其中娃娃还特别问我们浪迹团队有没有想过来北京发展,说的那句话我迄今为止还记得“人挪活,树挪死。”

  爱冷和娃娃说了很多,这让我觉得他们两个人的思想觉悟要比其他几个大神高很多,当然也比我高很多,很多东西我一时半会都领悟不了,我只能逐字逐句背住他们说的内容,待到以后慢慢消化理解。

  突然,爱冷话锋一转,又说到了昨晚的新锐PK,他很给力的把第一个问题就抛给了小ni。

  我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毕竟讲东西算是小ni的特长,我等着他站起来侃侃而谈,吸引大家的目光,从而让别人遗忘他昨晚的糟糕表现。

  小ni被点到名字,显得有点仓皇失措,一惊后站了起来,又尽量让自己显得淡定,在众目睽睽下打了个哈哈,问爱冷“不好意思,我刚刚走神了,能再说一遍吗?”

  我看了爱冷一眼,也发现他疑惑的盯着我,仿佛在问我“浪迹,这就是你带出来的人?”

  我一下脸红了,有点无地自容,连忙把问题重复了一遍。他一边听一边思索一边讲,时间太有限,又是临时组织的语言。

  虽然感觉嘴巴一直在动,但是没有任何逻辑顺序,讲的特别凌乱,很多观点也是前后矛盾,任何一句话在我听来都有好几处破绽,虽然他是我的兄弟,现在连我自己都听得不停摇头。

  他看着大家的表情,问题回答到一半,又戛然而止,他呵呵笑了一下,自顾自的说道“那个,实在不好意思各位,昨天晚上睡得有点晚,精神不是很集中。”

  不愿承担责任,总给自己找理由找借口一直是小ni的毛病,我没想到,当着全国这么多大神,他短短五分钟不到,就把自己所有问题都暴露了。

  但是就算小ni再差,作为兄弟的我,此刻也只能站在他那边,我立马看着爱冷,打了个哈哈“实战派,实战派,哈哈哈,大家理解下。”

  爱冷看了我一眼,给我个“你下来应该好好管下你的人”的眼神,在得到我回应的“一定一定”的眼神后,立马转移话题说道“说到实战,我还忘记问了,”他转身看着第六感“昨晚大家的结果如何?”

  “昨天晚上表现得最好的是音律,特别实战,带回包厢的女生也蛮好看的,我们都是看着他自己去搭的。”第六感的点评在我看来,很公平客观,这也是我昨晚看到的结果。

  甚至我觉得,形象比我好,年龄比我小,平时又驻扎在北京的音律,要比我去年在MIX的发挥还好。

  第六感说完,台下很多参与了昨晚After party的人都纷纷点头附议。

  音律一脸得意,迎接着大家的赞美。爱冷听完转头问音律,“说说你对刚刚问题的想法呢?”

  他随即站起来,发表起了自己的意见,思路清晰,逻辑流畅,时不时还加两个段子做两个滑稽的表情,逗得大家哄堂大笑。

  就算是我,对这个敌军也讨厌不起来。

  我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一个“天生好手”,他对女生的理解根本不是看什么狗屁“把妹技巧”学来的,而是一次次在战场中真刀真枪的实战得出来的。

  虽然阅历有所欠缺,但是颜值完全可以弥补,聪明、外向、幽默、有趣,完全就是个90后新派花花公子的模样。

  他的对手,应该是我,而不是我的学员助教小ni,这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PK。

  我脑袋里飞快的转了起来,如果去年那一届新锐里面,有一个音律这样的新生代PUA,今年我们还能不能发展的如此之好?想起来一阵后怕,因为一向眼高于顶的我居然没有任何的把握。

  转头看了看小ni,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有点失望,现在出现了如此对手,他却一点紧迫感都没有。

  我看出来了他的心思,他只是一个助教,对于他来说,压根不需要成为一方霸主,做好自己的辅助工作就是最好。一切来自外在的压力,有我这个老大哥扛着。

  这一刻,我明白了,小ni永远只能是小ni,成不了ni哥,也成不了我。我打的好算盘一门双雄梦,在这一刻破灭了。

  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结束了,我没有说小ni一句,他没有做错什么,他真实的展现出自己真实的样子。

  我看着他一脸无所谓大大咧咧开开心心的样子,知道了每个人对自己的定位都不一样,他们对自己的人生有自己的看法,没有人有资格去指指点点。

  也许成为他们如今成为的模样,让他们更幸福快乐。

  我还是私下找了爱冷,他答应了只宣布“音律”是新锐PUA第一,对其他五人的先后排名只字不提,让我心里好过了很多。

  这次峰会结束后,我留在北京没有走,因为很诡异的,这一次峰会上没有讨论任何对于行业未来的发展。

  我四方打听着消息,终于在大家的支支吾吾下,我得知了一个犹如晴天霹雳的噩耗。

  我在2013年的迅速崛起,动了全泡 学网所有元老的蛋糕。

  我这一年的营业额逼近100万,还给自己买了辆宝马,而他们这些泡 学网的构建者,行业的开拓者没有得到任何好处。

  以墨菲 斯,但 丁(CYD解散后他单飞)为带头的泡 学网键盘派,决定封杀我,把资源转移到泡 学网特意安排的音律这个傀儡新锐实战派,青黄交接,自然过渡。

  这个消息非同小可,我听到这个消息后吓出了一身冷汗,难道我将要在巅峰时坠落?我的职业PUA生涯马上就要戛然而止?

  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拼命的跟所有的我认识的不认识的PUA大神打电话,终于从大家的口风中明白了,这事貌似已经板上钉钉,除了我还被蒙在鼓里,所有人都知道了。

  我仿佛坠入冰窖,浑身血液被凝固成冰。我哆哆嗦嗦的给爱冷拨过去了史上的第二个电话。

  第一次给他打电话在一年多之前,我在论坛发帖打广告被沉,我电话爱冷求助,在电话里他亲切的态度,给了我进入这一行的机会,最终成就了如今的我。

  现在我从最高处坠落,职业生涯即将结束,他是我唯一的救命稻草。

  爱冷接到我的电话,没有太多的惊奇,仿佛他早已准备好说辞“浪迹,这个事情你找我没用啊,泡 学网又不是我一个人的,老墨、但 丁也有股份,这里面的情况要比你想象的复杂。你买宝马就买宝马,非要去刺激老墨说你去年赚了100万,还要天天在网上写帖喷但 丁是键盘,这些又何必呢,你还是太年轻啊!”

  我听着一阵伤心,我不会为人处世的缺点再一次暴露,再一次吃了口直心快的亏。

  而上一次是在步步高的时候,因为我成为了销售冠军而目中无人,公然顶撞了老板,被放逐吴川,导致了我郁郁不得志,天天花天酒地不思进取,最终被开除。

  难道历史又要重演?

  我知道这一次,我不会轻易放弃,因为在全职进入这个行业整整一年后,我已经爱上了我所从事的事业,没有人可以让我离开。

  如今大门即将关闭,我将被扫地出门。

  敏锐的我从爱冷的话中听出来了一丝生机,泡 学网的形式比想象中复杂,说明墨菲 斯、但 丁的建议也没有得到一致赞同,肯定还有解决方案。

  我又想到,所谓“天下熙攘,皆为利往”,墨菲 斯但 丁,甚至一众泡 学网元老要驱逐我的原因,无非是认为全国知道PUA的人就这么点,我把学员都招收了,反而让他们吃不起饭。

  对于让我取得如今成就的泡 学网,我居然一点都没有表示,理所当然的索取着价值。

  想明白这个关键,我有点羞赧,在电话里诚恳的跟爱冷说“没有泡 学网就没有我,之前的我自己都活不下去,也没办法提供太多价值。如今我背靠泡 学网赚了点钱,帮助泡 学网再度发展是理所当然的事,这样吧,我们浪迹团队每个月出一部分资,赞助泡 学网的建设。”

  电话那头,爱冷叹了一口气,沉默了很久,无奈的说“浪迹,其实我们早已经讨论过了这个方案,现在的问题是泡 学网的股东这么多,如果赞助个万儿八千的,每个人头上分不到多少钱不说,最后还落得个欺负新人的不好名声。而如果要的赞助太多,你们每个月又相当于白干,你肯定不愿意。”

  听到一向冷静的爱冷都叹气了,我这才明白事态的严重性,我还是不愿意放弃,直接在电话里表明了态度“没事,这样,你们讨论个数目出来,只要能继续发帖,从事这项事业,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都接受。”

  “好吧,我回去问问他们,你等我电话。”爱冷听我这么说,摸清了我的态度,挂了电话。

  过了半天,在我焦急等待下,第六感给我来了电话,我知道了爱冷不好意思跟我开口要钱,也许是因为数额比较巨大。

  “嗯。。。我们讨论下,墨菲 斯、但 丁那边的意思是,一个月让你交40000的赞助费,赞助网站发展。”电话里第六感连寒暄都省了,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听到这个数字,我呆立在当场,没想到他们要的这么狠,这是表明了态度把我赶尽杀绝。

  2013年,虽然我号称我们年收入逼近100万,但是扣除平时运营成本,再加上型男的30%分成,小ni的10%分成,其实每个月我自己拿到的钱也不过2,3万,我还要还车贷,每周还要去两三次夜场实战,五六次跟女生约会吃饭,跟徐猫猫谈恋爱,还有每个月健身、游泳费用,换衣服形象改造费用。

  现在泡 学网诸位直接开口要四万利润,要了我的命。

  我沉默良久,还是狠不下心说拒绝,我在电话里老老实实给第六感说数额太大,我要跟型男小ni讨论一下。

  挂了电话,我马上给型男小ni说了这个事。

  “四万???他们咋不要十万呢?”型男听到这个数字激动的跳脚,他气急败坏说道。

  “浪哥,我们自己干吧,不需要泡 学网,整个四川地区的学员也能养得起我们。”小ni只有10%的提成,天塌下来还有我扛着,他反应不大。

  小ni是对情况的预估太不足了,我自己是深刻的明白,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从泡 学网给的,我第一次下载《迷男方法》就是在泡 学网前身的群“我们都是少先队”;第一次召开分享会的那个群,叫做“泡 学网西南总群”;我登顶参加的活动,叫做“泡 学网第三届峰会”。我进入这个行业,所有的一切,都跟泡 学网有关。

  现在他们找我要四万,赶尽杀绝,我实在没有太大办法。

  型男小ni的坚决反对,让我也对他们公平竞争不过我,只能用这样的下三滥的方法也深恶痛绝。

  特别是想着未来我废寝忘食写帖,拼命带学员,在夜场不要命的喝酒实战,而他们这些被我看不起的只知道躲在屏幕后面当键盘的PUA“大神”只需要躺在公寓里,每个月就有我上贡的四万元供他们吃喝玩乐,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终于,我给第六感打了电话,说我们不干了。

  “浪迹,你要想清楚哦,如果你拒绝了这个方案,你所有的贴,今天就会被下。”

  原来他们早已经料到了我会拒绝,现在方案早就想出来了,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说了个“好”就挂掉了电话。

  挂掉电话,我第一次想要哭。我把泡 学网当成我的再生父母,如今我的父母不要我了。

  我跟键盘PUA奋斗了一整年,如今还是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他们一句话,就让我一年多365个日日夜夜的努力烟消云散。

  我仿佛一眼看到了中国泡学圈的未来:键盘重新崛起,所有中国热爱这个行业的人都再一次被迫遭键盘洗礼,学员们交了钱没有任何结果,他们永远得不到想要的改变。

  万般无奈下,我收拾行李,打算告别北京这个伤心地。回到成都,另谋出路。

  正当我在网上看机票的时候,突然接到了Tango的电话,看着屏幕上的“Tango”几个字,我疑似活在梦中,这个存上名字就从来没有通过话的人,怎么想起给我电话。

  “喂,”接了电话,我情绪低落,不知道说什么。

  “浪迹,听说你被泡 学网赶出来了。”Tango在那边说道,语气里并没有幸灾乐祸,反而有一股深深的同情。

  “这么快你也知道了。”我自嘲的笑了笑,看来现在我沦为了全网的笑话。

  “他们就是这样的,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出来做PUA SPACE?”Tango突然的一句话,让我醒悟,难道他乐 鱼岳不群的出走,另有隐情?

  “啊?你们……”我来不及继续难过,只想知道更多事情的真相。

  “泡 学网那一帮人全都是键盘!”电话里他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你知道11年我跟小狗在网上吵架的事吧?”他问我。

  “当然知道。”2011年,泡 学网爆发了一场理论和实战,技术流和自然流两派的大战,两个派系互相看对方不顺眼,由“永湿小狗”带头的理论派一方,跟“Tango”带头的实战派一方在网上激烈讨论,各自发帖揭露对方老底。

  印象最深刻的是Tango嘲笑小狗每天没有妹子只知道在家看A片打飞机,而小狗气急败坏的说Tango不尊重女生让女生喝尿。

  而那时候我还没有进入行业,作为吃瓜群众天天在网上看着他们这帮泡学元老各种互掐,也成了每天的一桩乐事。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某一天,Tango突然带着一帮人出走泡 学网,论坛上关于他们互掐的帖子一夜之间一些永久被沉,一些移到了一个需要极高权限才能进入的私密讨论区。

  如今当事人之一突然给我提起这段尘封已久的过去,我才知道了当年Tango离开泡 学网的原因。

  我突然想到自己,跟Tango有点同命相连。

  良久,我们彼此在电话里都没说话,“你要不要来我们这里看看?”Tango突然说。

  “啊?”我一时没懂他的意思,他们PUA SPACE已经有了乐 鱼、岳不群等实战派,并不缺我这样的人。

  “我们准备做个网站,把流量放出来给大家,电话里说不清楚,你先来看看吧。”电话里,Tango向我抛出了橄榄枝。

  “好!”无家可归的我,这时候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相关推荐

全民情敌大结局:我成了人人喊打的“全民情敌”

全民情敌:四面楚歌,大祸将至

全民情敌:三驾马车的不辞而别

全民情敌:我第一次走进了拘留所

全民情敌:鲨鱼嗅血,2亿估值

全民情敌:东山再起!

全民情敌:从今天起,我们叫“浪迹教育”

全民情敌:妥协后的赶尽杀绝!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可能喜欢
官方答疑微信
在线咨询情感问题

扫码咨询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