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登陆|注册

忘记密码

愿天下没有难谈的恋爱 - 浪迹情感

你好,Ghost退出

验证官方微信

登陆|注册

浪迹情感

首页 > 恋爱方法 > 浪迹专栏 > 

全民情敌:澳门赌场的ALL IN

更新时间:2019-05-22 10:02:20阅读:编辑: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也可能是真的

  前情回顾:来自泡学网的封杀

  本章剧情简介:

  浪迹同型男、小ni、及北京PUA爱好者凡尘一同前往Tango单飞所创立的坏 男孩学院办公地点。他力邀浪迹入驻坏 男孩学院网站,而且只需浪迹发帖为网站赚取流量,并不会干涉他的PUA 商业培训。

  深知入驻坏 男孩学院是当下破除困局的最优解后,浪迹携小ni三人火速加入,并各自分工,从创作内容到制造舆论,短时间内便使坏 男孩学院超过泡学网。而浪迹和小ni也成为此次变动的最大受益人。

  事业攀升的同时浪迹在德州扑克上的造诣也日渐加深,自信心膨胀致使他动了以此为业的心思。但飞赴澳门赌场后瞬间在牌桌上的败北使他清醒认识到自己与职业选手的差距,并自此作罢。

  我跟型男、小ni、还有北京的一个PUA爱好者凡尘一起到了在北京东五环一个叫做“天鹅湖”的小区。

  我再一次见到了Tango,一个套四的房间被他们隔开成了几个办公室,整整齐齐的工位上,已经有好几个人。

  “我们在做一个网站,叫做坏 男孩学院。”Tango指着大大的苹果屏幕给我介绍道。

  我似懂非懂的看着这个网站,上面琳琅满目、五花八门的信息,让我一下没有从泡学网那种论坛模式中扭转过来。

  “这个是什么网站?”看了半天我没搞明白,只有不好意思的问。

  时间已经步入2014年,互联网已经在国内发展了接近二十个年头,我的网龄也超过了十二年,但是我除了在网上撩妹子玩游戏外,对互联网商业一窍不通。

  “我们想做一个门户,关于追女生的门户网站,做男生情感的垂直细分市场。”Tango耐心的给我解释道,关于“垂直细分市场”这个名词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哦。”我大概听明白了意思。“然后呢?”我有点迷糊,我对互联网又不懂,干嘛来找我。

  “我希望你们能入驻坏 男孩,把你们的文章发到我们这里。”Tango说出了他的目的。

  我突然想起,有一些粉丝偶尔会发一些其他网站转载我发在泡学的帖子问是不是我写的,然后每次我去点开文章,看到作者都是另外一个人。

  其中,貌似就有这个坏 男孩学院。

  原来他们不想做盗版,想做正版。

  “这个简单啊,我在泡学网发的时候再转发一个在你们那里就行了啊。。。”我没当一回事随口说道,又想起现在我哪还有资格在泡学网发帖,不禁又闭起了嘴。

  “其实这个我们早就想跟你提,入驻坏 男孩,我们不会对你课程有任何抽成,但是我们只有一个要求:你的帖子只能在坏 男孩放,不能放在其他地方。你自己的博客都不行。之前你在泡学网的时候,我们觉得你肯定不会同意这个要求。现在,你脱离泡学网,我们似乎有了合作的机会。”Tango想了想,告诉了我前因后果。

  我一下愣在当场,坏 男孩给我机会发帖,却不收任何费用,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吗!我有点怀疑他的动机。

  当年的我哪知道Tango对我要求背后的逻辑,我只是敏感的认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租这么大个房子,招了这么多人,做这么大个网站,却不找我要钱,只是让我发帖。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是转念又想到,我在泡学网发了两年的帖子不也没给钱吗,平台总有自己的盈利方式,只是我没看见罢了。

  想了半天想不明白,我确实又无路可退,我就想要答应他的提议,但是这一刻我又猛然想起一个问题。

  “那我入驻了坏 男孩,你们自己也有PUA团队,这样…不太好吧。”我担心在泡学网时候,我一人分了70%以上的流量重演,而最终又被打压,被扫地出门。

  “哦,这件事我在找你以前就处理好了,我们原来的PUA SPACE解散了,现在乐 鱼和岳不群没跟我在一起了,我们自己不做任何PUA商业培训,都交给你们做。所以,你的担心,现在完全不存在。”Tango听到我这个问题,用一种意料之中的语气回答了我的问题。

  “啊?”我没想到Tango为了做这个什么坏 男孩学院,把他自己的团队都解散了,这份魄力,我自认我做不到。

  关键是,现在这个网站看着就没有盈利的样子,而他们之前名气那么大,好歹一个月有个十多二十万吧,这么多钱就这样不要了?真的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思维。“其实你们可以做啊,泡学网那些元老不是也在做吗,你们这么大的名气可惜了。”我疑惑的说道。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我也是有自己的考虑。”Tango神秘的笑了笑,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

  我坐在那一边翻着网站,一边慢慢想着,发现我实在想不出更多的问题,这个坏 男孩学院仿佛就是为此刻无家可归的我量身定做的新家园,再加上去年五一在丽江见过Tango他们,乐 鱼还给我买了治拉肚子的药,知道他们的为人还是比较靠谱的。

  “我没有问题,随时都可以来写文章,那我旁边这个兄弟,凡尘,他现在也想进入商业PUA培训,他能不能跟我一起入驻呢,用他的名字。”我想起了跟我一同前往的凡尘,坏 男孩这个平台对于他这样新入行的人来说,再适合不过,在一个新的环境,百废待兴,到处都是无主之地,只要努力就有可能雄踞一方,圈地称王。

  “这个自然欢迎。”Tango潇洒的摊开手,做了个欢迎的姿势。

  我转头看了看凡尘,他却没有意想的那么开心,他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他跟我不一样,这是他第一次见Tango。终于,他对着这个第一次见面还不怎么信任的人,问出了那个仿佛萦绕在他心里很久的问题“你们真的不收提成吗?”

  Tango看了看我,发现我也是认真的看着他,明白了我也有同样的疑问,但是基于对他的信任而没问。

  他点了点头,认真的回答“你们去淘宝买东西,淘宝也不会抽商家的提成,所以,平台有平台的玩法,商家有商家的玩法,我们需要的是流量,你们需要的是转化,各求索取,你们并没有占我们的便宜,我们的商业合作是对等的,所以你们别想太多。”

  我一个字一个字认真的听着,忍住了问他“那你们要那么多流量来干嘛?”这个直接的问题,而是换了个委婉的说法“那你们租这么大房子,这么多兄弟,总要吃饭啊,如果你们不卖课程,怎么赚钱呢?”

  “那你说新浪、网易,这些网站他们怎么赚钱,你看新闻给过钱吗?只要网站有了流量,有的是商家在上面做广告,比如我们坏 男孩如果做成了男性情感的垂直平台,那么肯定不缺那些男性用品商户来做广告,这些大商家有钱,有可能一年的广告就投个几百万,我何必去赚那些培训的钱呢?”Tango一口气说了很多,把他们期望的变现方法告诉了我们。

  这让我觉得他很坦诚,咂了咂嘴,又被他说到的“一年几百万” 惊住了。

  我这才明白,虽然我看似已经坐稳了国内一线PUA的位置,但我终究只能算是个情感专家,而Tango却想做个专业情感平台,我们俩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他不仅是个实战派,格局也要比泡学网那帮键盘要大的多,我不由生起一股敬佩之情,在他手下做事,最后的一丝犹豫统统消散了。

  我们告别了Tango,离开了天鹅湖。

  “Tango这个人靠不靠谱啊?浪迹。”凡尘在路上问我,他做事跟我不太一样,考虑的比较多,比较细腻,说难听点就是畏畏缩缩,像个女人。

  “关键是你现在去泡学网也没戏,那帮人什么情况你不是不知道,”说到这,他肯定的点了点头,深以为然。“只要,”我顿了顿,型男、小ni、凡尘都认真的听着,我接下来将要说出那句改变中国PUA圈格局的话。

  “只要我把我的遭遇说给每一个在泡学网还在做的非股东商业PUA团队,他们自然都会跟我一样去到坏 男孩。如果所有的PUA都去坏 男孩的话,泡学网只剩那些傻逼键盘孤芳自赏,大家自然都会去,干货更多的坏 男孩看文章,最终坏 男孩将成为新的PUA爱好者聚集地。”

  “他们会跟我们去坏 男孩吗?毕竟很多人不像我们,他们在泡学网可是呆了好几年。”型男提出了他的疑问。

  “如果在一年前,肯定没人跟我们去,而如今不一样,两届泡学峰会后,大家已经熟知了我,再加上泡学网做的这些事本来就很龌龊,是时候揭露这些键盘的嘴脸了。”顿了顿,“而且,我们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唯有背水一战。”

  “那就大干起来!”型男被我说得斗志盎然。

  “干!浪迹,我支持你。”凡尘想了想,为了他新的事业,也是站在了我这一边。

  “我负责去联络那些不知名的小PUA团队,他们很多跟我一样受过那些键盘PUA课程的毒害,跟着我们问题不大。”小ni跟着说。

  “那我去联络那些实战派,Ami go,蓝色答案,我觉得他们应该跟我一样受不了泡学网的风气。”我接着道。

  一下我们四人讨论出了方案:我联系实战派,小ni联系新生PUA团队,型男去各大群哭诉我们的遭遇,凡尘做一个坏 男孩新锐实战派的成功案例。

  说干就干,我们当天就买了回成都的机票,走之前我用力的握了握本来就是北京土著的凡尘“兄弟,希望你在坏 男孩,成为下一个我!”

  “浪迹,你放心!”他紧紧的回握着我。

  在我们几人有心的运营下,坏 男孩学院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网站突然成为了一股流行趋势,因为全国最厉害的实战派浪迹的帖子,只有在坏 男孩才看得到,这让很多习惯于看我帖子的兄弟纷纷转向了坏 男孩。

  而Tango他们也特别给力,把坏 男孩的网站设计的干爽前卫,一看就特别有逼格,远远领先于从08年到14年6年都一成不变的泡学网。

  一边是为了生存而奋力拼搏的我们和坏 男孩,一边是赶走了我又重新回到安稳日子的键盘和泡学网。

  此消彼长下,不到两个月,出生不到半年的坏 男孩的IP就超过了六岁的泡学网。

  “浪迹,我们的IP和日均PV都超过泡学网了。”Tango在电话里开心的跟我说。

  什么叫“IP”什么叫“PV”都不知道的我听的一头雾水,但是他的开心我能感受得到。

  “好啊!”我也很开心,因为这两个月,在没有任何泡学元老、PUA键盘大神所在的坏 男孩学院,我就是真正的一哥,我发现除了一些跟着我来的粉丝外,还有大量的小白,他们对什么是“PUA”一知半解,在一来就看到我过后,自然把我当成了唯一的大神。

  我们的业绩不仅没有因为脱离泡学网而降低,反而芝麻开花节节高。

  我们已经保持两个月的高速增长,一个月的营业额已经做到15万了,快要赶得上老牌PUA大神墨 菲斯一年的营业额。

  小ni成为了离开泡学网后最大的受益者,他曾经是那些大神的学员的历史现在没人知道,也没有人知道他在峰会上的表现如此糟糕。

  他在我和型男的有心包装下,在坏 男孩横空出世,成为了继我之后的新一个大神。

  一门双雄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看着事态的良好发展,我放下心来,把线下的课程几乎全权交给了小ni带,他又直接模仿我的思路,从学员中选了几个想要从事这一行的新助教。

  小ni在坏 男孩一时风头正茂,如日中天,我是老怀大慰。

  他终于在两年后,借着新的机遇,一飞冲天。虽然我知道他把妹能力还差的很远,但对比坏 男孩这一帮新晋的连“PUA”都算不上的一堆自称“导师”的乌合之众,他也是算师出名门了。

  如今的我名声显赫,徒弟出师,业绩盎然,出行帅宝马,怀搂徐大妈。

  日子过得不亦乐乎,而且我在德州扑克上面的技术也越来越精湛,有些时候我一晚上甚至能赢8000多。

全民情敌:澳门赌场的ALL IN

  我有种我是全能高手的错觉,一时有点分不清主次,想要进军新的行业,成为德州扑克职业玩家。

  我对打牌着了迷,每天废寝忘食的钻研牌技,把PUA的事情全部交给了型男和小ni。

  一个月的时间,我在牌桌上的盈利已经超过了四万块,短短时间,不到半年,就快要追上我在PUA上的盈利了。

  我仿佛看到了我新的春天,我放下一切,不顾型男、小ni的劝说,拿着所有的盈利,只身一人飞去了澳门。

  我想要在星际的“扑克王”开启我人生新的章程。

  我第一次去澳门打牌就遭遇了滑铁卢,我这才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职业选手:那些人可以用一个通宵在牌桌上玩网络游戏而不打一手牌,直到他拿到他认为稳赢的牌。

  我右手边就坐了一个这样的人,拿着两个充电宝一直玩网络游戏,我看着就很烦。

  终于他出手了,在枪口位3BET,我在他下家拿到了KK,我不动声色的4BET回去,其他人都丢完牌,剩下他,我拼命克制住我激动的心情等着他跟牌,没想到他5BET回给我,我立马不假思索推了ALL IN。

  他秒跟了。

  那一瞬间,我知道我傻逼了。

  果然,他亮出了他那一个通宵玩的唯一一把牌“AA”,我的胜率不到25%,毫无悬念的,我整晚上从10000好不容易打到15000的筹码,一把被清了台。

  我看着桌子思考了良久,起身又买入了两万。

全民情敌:澳门赌场的ALL IN

  也许是我的性格真不适合打牌,也许我比起这些职业选手真的差的太远,八个小时后,我又输完了。

  我已经连续打了20个小时的牌,头昏眼花,不得已,我回到了我定的1000多一晚却动都没动过的酒店。

  仅仅睡了四个小时我就醒了,躺在床上,我一直不明白我是怎么输的。胡乱的冲了个澡,我下楼吃了点东西。

  在楼下的LV路过,我买了个新钱夹,然后把剩下的6000又投入到了德州中。

  我从6000打到12000,从12000输到400,又打回4000,最后我又摸到了KK,结果慢打连开三枪,被旁边那个人3、4同花在河牌组成同花BB,又被清台。

  我在牌桌上看了五分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直到被荷官礼貌的请到一旁。

全民情敌:澳门赌场的ALL IN

  四万,不到48小时,我只剩下一个LV钱包,一阵困意袭来,我黯然神伤的又回到了酒店。

  呼呼大睡醒来后,我分不清黑夜还是白天。我走出酒店,打开大门,澳门独特的带着潮湿海腥味的风吹醒了我。

  我知道,我终其一辈子,是没有办法成为一个职业赌徒了,因为我总喜欢一意孤行,拿到好牌的时候容易失去理性。

  我二十多年的人生经验告诉我,我的性格不适合这一行。虽然输得只剩一个LV包,但是我却赢得了我的未来,再加上,那些钱本来就是我在成都赢来的,其实我浪费掉的只是我的时间和经历。

  “还是老老实实的滚回成都做PUA吧。”心里下定了决心,我临时改变了行程,原本我是打算用一周时间从四万赢到40万再回去的。

  现在两天不到,我拿着那个LV钱包,里面没有分文,只剩下一个我用120港币买的印着“扑克王”三个大字的纪念币,灰溜溜又回到了成都。

  落地成都当天晚上,我去了线下课程组织的夜场局,在一个叫做ONLY的酒吧我喝得烂醉,我偏偏倒倒去上了洗手间,回到我们卡座后,我发现我放在桌子下的新钱包不翼而飞。

  我仰天长叹,我是真的没有任何偏财运啊,在成都牌桌上赢的四万元,如今一个子儿都没留下。

  看来还是要老老实实工作,不要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打过德州扑克。

相关推荐

全民情敌大结局:我成了人人喊打的“全民情敌”

全民情敌:四面楚歌,大祸将至

全民情敌:三驾马车的不辞而别

全民情敌:我第一次走进了拘留所

全民情敌:鲨鱼嗅血,2亿估值

全民情敌:东山再起!

全民情敌:从今天起,我们叫“浪迹教育”

全民情敌:妥协后的赶尽杀绝!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可能喜欢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