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登陆|注册

忘记密码

情感咨询,专注男性恋爱 - 浪迹情感

你好,Ghost退出

验证官方微信

登陆|注册

浪迹情感

首页 > 恋爱方法 > 浪迹专栏 > 

全民情敌:饺子下山

2019-05-23 09:58:27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也可能是真的

  前情回顾:澳门赌场的ALL IN

  本章剧情简介:

  从澳门败返的浪迹短期内大伤元气,整日慵懒度日。这使型男和小ni产生极大不满情绪,两人密合后找浪迹摊牌,表明单飞心迹。

  浪迹虽然失望但尚未放弃团队,以五一蓉城计划为由,晓以利害,说服型男和小ni暂不解散。但他再无法全然安然处之了,他拨通了许久未有联系的高中同学饺子的电话表明了邀请他加入的想法。但饺子认为时机不成熟,暂时搁置。

  型男和小ni五一过后再次提出单飞。浪迹知他们早已横下心,于是解散了老团队。他继续联系到饺子的同时联系到另一高中同学陈东,打消他们的疑虑后,三人正式组成新的PUAMAP团队。

  我回到成都,还没从德扑的失利中恢复过来,每天闷闷不乐,无心工作,一下对未来又迷茫起来。

  用了两年零两个月,我从一个无名的PUA爱好者,登顶中国PUA圈,现在还培养出来了新的接班人,YY让他讲,学员让他带,新的课程让他出。

  而我每天睡到自然醒,起来逗逗猫,陪陪女朋友,晚上开着我的宝马在成都到处逛着找吃的,这样的生活,每个月还可以分几万的红。

  这样的作息,我变得比之前所有的时候都要胖。

  我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大多时候从梦里醒来,看着徐猫猫家的天花板,陷入无尽的空虚。

  型男给我说之前浪巢的房租到期了,我让他去找了新地点,原来每每都亲力亲为选址的我,这次懒得连看都没去看,我直接把钱给了型男,让他全权操办。

  新浪巢搬了没几天,型男小ni找了到我,在晶蓝半岛楼下的花台旁边,给我说了一件我做梦都没想到的事:

  “浪迹,现在坏 男孩这个平台挺好的,我和小ni准备自己干。”型男犹犹豫豫了半天,说出了他们的这个让我晴天霹雳的想法。

  我一下呆立当场,久久回不过神来,一个月前我还得意洋洋的认为我不仅是中国首席实战派PUA,而且还很有希望进军德州扑克职业选手。而如今德扑遭遇滑铁卢,我引以为傲的PUA事业又出现这样的危机。

  过往的两年,我们披荆斩棘,磕磕碰碰,历经千险,排除万难,终于取得了如此成绩。两年多来,我们相互扶持,情同手足。

  我用了两年时间,帮助型男从一个没有工作流落街头无家可归的人,变成了现在的中国首席PUA经纪人;帮助小ni从一个泡学中毒的屌丝,变成了如今受万人膜拜的“PUA”大神。

  每个月我把钱分为433三份,几乎平等的对待这两个人,如今,他们却要把我踢开自己干。

  型男看我默不吭声,又说道“坏  男孩的流量越来越大,分开后,你应该还是能活得下去的,只要你不要像现在这样天天无所事事看不到人就好。”

  曾经我听过一句话,“夫哀莫大于心死,而人死亦次之”,之前一直不能理解还有什么事情能够比死还让人伤心,现在我明白了。

  “浪迹,那就这样吧,我们先上去了。”型男等了我半天,看我一直没说话,以为我不同意,马上提议道,小ni在旁不吭声,唯型男马首是瞻。

  “那这次五一蓉城计划,这么多兄弟,都冲着我的名声来的,怎么带呢?”我第一时间想到,如今他们把我踢出团队,那学员谁来负责?

  我的问题一下把他问住了,他貌似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一下愣在那里。

  “虽然看似学员都是你们服务,但是这些兄弟都是冲着我来的,你们俩能不能行?”我的思维又重新活了过来,刚刚那段时间我的头仿佛被他们的消息凝固了,如今缓过劲来,我又搞不明白是什么给了他们勇气这样做,百思不得其解的,我问道。

  “小ni现在还是有点名气的,你太久没到第一线了,不知道情况,现在跟之前不太一样了。而线下学员都很认他的,反而你经常见不到人,学员意见很大。”

  原来如此,那个曾经带着他们打天下的人,如今成为了他们的后腿,他们急着弃之后快。

  “五一怎么办,要不你把学员交给我,我自己一个人带,五一招了多少人?”我想了想,问他。

  “这次五一有点多,大概十四个人。”型男一听到我问,又不由得老老实实开始回答我的问题,刚刚嚣张跋扈的样子仿佛是错觉。

  “十四个人,那就是十万,OK的,你们自己做你们的,五一开始我就想办法自己搞吧。”我并不想浪迹团队这样的解散,一想到未来我又要一个人重新出发我就是一阵头痛。

  反应过来的我立马要让他们明白我在团队中的重要性,根本不是他们以为的那样。

  我知道型男是个看利益的人,立马把实实在在的利益给他点了出来。

  自认为考虑周全的型男一下呆立当场,目光短浅的他又怎么舍得到手的几万利益。他眼睛一转,说,“那这些人都是我招的,你应该把我30%应得的给我。”

  我被他这句话气乐了,我想了想,说“那这样,你把学费都退给他们,然后我们分成两个团队重新招一次生,他们愿意去哪就去哪,如何?”

  型男一听急了,说“别人钱都给了,你这样搞来搞去,别人很可能直接都不来了。不行不行。”

  我一阵无语,现在搞来搞去的成为了我。

  “那怎么搞?你说吧。”我看他急了起来,好整以暇的说道。

  型男和小ni对视了一眼,突然跟我说“这样,你在这里等下,我跟小ni商量一下。”

  “你们慢慢商量。”我想正好用这样的方法让他们明白这个团队哪个是老大,我无所谓的说道。

  型男拉着小ni跑到旁边那个花台私聊了起来,我看着他们俩,这就是我带出来的兄弟,如今变成这个模样,我又一阵心痛,这次,心痛的是自己,老早就知道型男只看利益不讲情义,我居然让他在我身边呆了那么多年。

  而小ni也是,都曾经走过一次,我居然对他没有一丝保留,大力的推他成为新锐,成为我的接班人。

  如今一个看利益,一个真的成为了我的接班人,两个人一拍即合,接下了我打下的江山。

  看着他们俩还在那争论,坐在那实在无聊的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拿起了电话,打给了饺子。

  在两年前饺子拍了报道我的节目后,我们就一直保持着联系,他是唯一一个看着我一步一步做到现在的圈外人。一直是孤家寡人的我,朋友寥寥无几,屈指可数。

  从来不想麻烦别人的我,这一次实在控制不住,只想找个人能分担我的悲伤,思来想去,能够这样陪着我的,只有从高中开始,认识了十年的他了。

  “你咋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接起电话,我还没说话,他就开口了。语气里透露出诧异及开心。

  我心里一黯,我跟饺子距上次同学聚会,已经有快半年没有联系了,我忙着跟其他几个高中同学打德州都没有给他打过一个电话。

  我突然觉得我是如此自私,开心的时候都自己开心,如今悲伤的时候,又找他分担我的负面情绪。

  我愧疚的笑了笑,叹了口气,在电话里原原本本的给他说了我的处境。

  “我早就给你说了让你注意到那两个人,你一直不听,现在果然遭了哇。”电话里饺子一股幸灾乐祸的语气。

  “哎呀,你现在还笑我,现在咋办嘛?”我一阵无语,他也知道能够如此幸灾乐祸笑我还不担心我生气的,全世界唯独他一人了,所以故意说来气我的。

  “我觉得你们不会解散,他们俩个怎么能少的了你。”他收起了笑意,认真的说道。

  “TMD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啊,我就是这样想才敢玩的这么肆无忌惮,但是现在他们俩实实在在提出来了啊,说明他们俩找到了新的出路了,不怕离开我了,这才是事情的严重性。”我立马说出了我的推断。

  “嗯……这确实是个问题,那五一呢,他们怎么说的?”饺子问道。

  “他们俩在旁边商量呢,我也不知道什么结果。”我瞥了一眼型男和小ni,他们还在那说着什么。

  “你走一步算一步了,以后不要去打牌了,真的是。”饺子劝了我一句。之前他也说过同样的话,但是我没有放在心里。

  “好啦,知道了,现在都什么情况了,还打牌呢。”我垂头丧气的说,突然一个灵光闪现,“诶?你有没有想过跟我一起搞?你现在电视台赚的钱,还没有我的五分之一。”

  “你先把你自己的事搞好嘛,不要想到我,我觉得他们是不会跟你分开的,除非他们脑子坏了。”饺子在电话里思考良久,不置可否。

  我知道了饺子心动了,只是碍于我们没有真的解散。这一刻他把我逗笑了,我想起了曾经那些渣女给我说过类似的话“哎呀,你先把你自己的感情处理好嘛,不要一直想我,我觉得她是不会跟你分开的。”

  得知了饺子的心意后,我恢复了生机,有了底气就是不一样。我看着他们讨论完了,给饺子说了一声,挂了电话,看着他们又想出来了什么歪点子。

  “我们讨论了一下,觉得只要你认认真真工作,我们还是一起大干。”型男看了看小ni,说道。

  “就是,浪哥,你不能天天再去打牌谈恋爱了,现在市场很好,真的,我们应该一起大干。”小ni附和道。

  我很欣慰他们终于明白了之前他们是多么幼稚,同时也立马告诉他们我去澳门失利,然后不会再打牌的事。

  他们俩心事重重,仿佛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我看他们俩这样,知道他们还没有完全想明白,于是让他们俩回去想清楚再说。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完成了2014年五一的“蓉城计划”,我不再打牌,努力工作。我们三人仿佛又回到了曾经一起奋斗的日子。

  正当我认为他们想明白后,现实教育我说我太天真了。

  时间步入六月,招生少了起来,型男和小ni又找到了我,说他们想明白了,还是想自己干。

  这一次我没有任何挽留,明白了他们说我打牌谈恋爱都是借口。我一下觉得这跟两个人恋爱太像了,当一个人说了她想走,你怎么也没办法挽留。

  当型男开始给我提分钱的时候,我知道这两个人真的要跟我分开了,在同一个地方第一次受伤会很痛苦,第二次就会好很多。

  我做事喜欢快刀斩乱麻,没有什么拖拖拉拉,我第二天就把型男和小ni应得的钱,一分没少的打给了他们。

  当天晚上,我找到了饺子,和才从法国留学归来的另外一个高中同学陈东,在徐猫猫家后面的六合鱼庄,告诉了他们我们团队解散的事实,然后提出了要不要一起干。

  “这个行业还是大有可为的,虽然他们俩拿走了我的资源,但是我的名气还在,重新开始不是难事,而且根据我们上个月的业绩来看,就算我们貌合神离,分崩离析,也还是做了15万,如果你们俩加入,我们还是按照老的分成,433,我觉得你们俩,一个中戏,一个海归,无论如何总比型男小ni两个大学都没读过的强吧。”我一口气说了很多,他们两人,就是这两个月我一直想的后手。

  我说完了饺子默不作声,一直在思考着什么。我转头看了看陈东,他低头大口吃着煎饺,然后抬起头来,在我期盼的眼神中,突然说了一句“这个煎饺太好吃了!”

  我听着有点抓狂,现在生死存亡之际我一点胃口都没有,他却胃口大开,吃得异常开心。“你喜欢吃,我再给你叫两份,现在这个事,怎么搞?”我快要崩溃的追问他。

  “不用了不用了,你这个事我又不懂,我看欣哥!”陈东表明了态度,唯饺子马首是瞻。

  “我要思考一下,你已经做好决定了吗,跟他们分开?”饺子又提出了他的担忧。

  “这不是我做的决定,欣哥,尼玛是这两个叛徒做的决定。”想到这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原本我一直以为回心转意的他们俩,只是为了赚五一蓉城计划的那一笔,然后用更多的时间去给他们自己思考后路而已,并不是真正的想要跟我继续一起。

  平时还要装作浓情蜜意那样,是如此的虚伪,我想起就是气。

  “我是觉得你们不会分开,我一直这样觉得,我觉得就是型男在中间一直跳,要不你再找小ni聊聊?”饺子还是不放心,觉得我快刀斩乱麻还是比较草率,一定要弄清楚。

  “好嘛,要不我们一起找找他,看他是什么意思?”我明白了饺子不想这样接手的不清不楚,答应了让他搞明白情况。

  于是我约了小ni,说再谈谈。他把我叫去了一家名为“蚂蚁揸”的甜品店,说叫上了饺子、陈东,还有才研究生毕业的我的表弟。

  我们提前一小时到了,我详细的给他们介绍了我们这个行业的现状,告诉他们这完全是片蓝海,再加上如今的我已经有了名气,只要好好干,大有可为!

  我洋洋洒洒讲了半天,说完了,看着饺子、陈东、我弟。

  “你把这个事说的那么好,这么好的机会,你还给他们那么多,为什么小ni型男还要脱离你自己搞呢?”饺子听完,提出了疑问。

  “因为我之前,买了宝马后,天天去玩去打牌去谈恋爱了,没有努力工作。”我有点无颜,还是实话实说。

  “这一行真的这么赚钱?”陈东还是不相信我给他们描述的市场,觉得是我的异想天开。

  “不然我宝马哪里来的?”我现在是有结果,不怕他的怀疑。

  “那我们来做什么?”我弟突然问我。

  “接替型男的工作,帮我招生。”我给我弟说。

  “还是看看小ni怎么说吧。”饺子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他提议道。

  我们又开始聊其他的,半小时后,见到了小ni,我给他说了当下的情况,由我这几个同学,兄弟来接替型男的工作,他继续做他的导师。

  说完后,小ni有点心动,但是又露出点担忧,他看着他对面的我们四个人,弄不清我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知道他是想多了,他自己心里有鬼,觉得其他人都有鬼,我一再给他说我们很坦诚,不像型男,他还是不信。

  “我再回去想想吧。”小ni很谨慎,没有当场表态。

  聊完后,饺子完全明白了小ni的性格,知道了我并没有骗他。“最好可以把小ni拉进来,我还是觉得你们配合的挺好的。”饺子始终有点犹犹豫豫。

  我不知道他在担忧什么,现在这么好的机会,为何不把握住。

  对我组建新的PUAMAP团队的提议,陈东和我弟也没有立马表示,说要回去考虑考虑。

  那天我们第一次会议无疾而终,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还是让服务员给我们四人拍下了一张照片。

  “我们肯定能成。”看着照片上我们四人,我坚定的说道。

全民情敌:饺子下山第1张

  小ni回去后,想了几天,最后还是给我电话说他还是跟型男一起做,我知道了他不想再活在我的阴影之下,他不想再当小ni,他想当ni哥、ni神。

  我马上给了饺子电话。

  “小ni不跟我们那一起做,我们干起来吧。”我再次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既然这样,那好吧,但是我还是想你尽量把陈东叫到一起。”也许是想到人多力量大,饺子提出了他的想法。

  “没问题,我马上给他打电话!”挂了电话,我立马给陈东打了电话。

  “小ni不干了,机会来了,饺子让我务必叫上你,要不要一起干?”我在电话里期盼的问他。

  才从法国回来的陈东,在父亲朋友的证券公司做着一份无聊的工作,月薪只有4000块,他想都没想,说了一个字“干!”

  我彻底放下心来,我又给我弟打了个电话,他却犹犹豫豫的说他又报考了香港的学校。

  “还是想等着结果出来了再说。”他在电话里说。

  我想到人各有志,如果能去香港读书,也许对他来说是最优解,我没有继续坚持。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饺子、陈东组成的新PUAMAP团队在我名声跌落到谷底,团队分崩离析的绝境中成立了。

  等待我们的未来,将会是什么?

相关推荐

全民情敌大结局:我成了人人喊打的“全民情敌”

全民情敌:四面楚歌,大祸将至

全民情敌:三驾马车的不辞而别

全民情敌:我第一次走进了拘留所

全民情敌:鲨鱼嗅血,2亿估值

全民情敌:东山再起!

全民情敌:从今天起,我们叫“浪迹教育”

全民情敌:妥协后的赶尽杀绝!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可能喜欢
官方答疑微信
在线咨询情感问题

扫码咨询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