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登陆|注册

忘记密码

情感咨询,专注男性恋爱 - 浪迹情感

你好,Ghost退出

验证官方微信

登陆|注册

浪迹情感

首页 > 恋爱方法 > 浪迹专栏 > 

全民情敌:我们约会吧

2019-05-30 10:01:53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也可能是真的

  前情回顾:一场绝境求生的较量

  本章剧情简介:

  交出《把妹地图》拿到年度PUA后事业并未如浪迹所愿有所上升,反而在型男和小ni的联手舆论抹黑下有了不少流言蜚语。

  恰巧世纪佳缘网站联系浪迹录制相亲节目《我们约会吧》,为了曝光率和知名度,浪迹只得前往。本想大展能力的浪迹失望的从室友口中得知相亲节目的幕后秘辛,无奈下他通过陌陌联系上一个女嘉宾约定在节目中牵手,但对方并未同意。

  录制结束后浪迹通过嘉宾群将当天的心动女嘉宾和其他几位女嘉宾一起约到酒吧,互动中途却因节目组要求而提前结束聚会回到了酒店。面对心动女生离去,他只有挥手作别。

  交出了我们的《把妹地图》拿到了坏男 孩年度PUA,业绩并没有我想象中那样迅猛增加,多方打听后,才发现型男小ni组成的“PUA NEY”团队,在联合一些其他的PUA散布一些关于我的谣言。

  俗话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型男小ni跟了我两年,太了解如果让我成了峰会的第一会出现什么后果,所以峰会还没结束,关于我的流言就已经四布。

  他们主要从两方面攻击我们:

  第一, 说我不带学员,不照顾学员。

  其实这完全是根据我跟小ni、型男三人的团队分工所决定的。我负责对外宣传写文章实战,小ni负责带学员讲课,型男负责招生。之前一年多时间我们都是这么配合的,现在他们两单飞了后,用此作为了攻击我的把柄。

  第二, 说我豪车把妹。

  当年我是唯一一个通过自己努力赚钱,买了BMW的PUA导师。而且是在跟型男小ni一起的时候就买了,开始买的时候,我自己都担心学员说我豪车把妹,但是在型男和小ni的努力下,又变成了成功团队的标志。如今他俩单飞,有一辆车又成为了豪车把妹的实锤。

  因为型男小ni都是从我们团队分裂出去的,圈子又这么小,他们这样说自然大家都相信。而我一直坚信流言止于智者,一直没有反击,却没想到大家误以为我默认了,情况越演越烈。

  那段时间我被这些流言蜚语搞得焦头烂额,很多怕我一家独大的PUA团队在型男小ni的蛊惑下也跟着落井下石,甚至影响了一些才入行的新晋PUA团队,他们才入行,听到关于我的传闻就是如此,就算他们站在中立的地位,这样一来对我也没有什么好印象。

  我在万般艰难下,拿到了年度PUA,名声却跌入了谷底。

  反而型男和小ni在攻击我的时候,积累了新的声望,隐隐有压制我的趋势。

  万般无奈下,我拼命去找一些新的出路。

  在2014年的时候,我们还在教学员通过世纪佳缘寻找适合他们的靠谱伴侣,虽然到后面,里面充斥着各种类似于翟欣欣这样的女骗子,但是在那个年代,它还是一方净土。

  机缘巧合下,世纪佳缘的工作人员联系到我,问我愿不愿意参加一个叫做《我们约会吧》的节目,当时我有女朋友徐猫猫,一直都没有明确答复。

  终于,在万般走投无路下,我最终答应了面试。

  阴差阳错下我通过了面试,直到节目组的导演来到成都,我才明白,我真的要去上这一档当时在全国收视率数一数二的相亲节目了。

  饺子有了做把妹地图片头的经验,做起我的宣传VCR手到擒来,基本上是我们和节目组共同一起完成了我的VCR。

  节目组的效率很高,刚录好VCR,我就接到了要去长沙录制现场通知。

  “你尽量在里面不要犯任何错误,节目组要的是收视率,根本不管你个人实际是什么情况,有可能为了效果他们把你剪辑的很傻。”临走之前,在电视台工作了四年深谙其道的饺子仿佛告诫我。

  我暗暗记在心里,无所谓的给饺子说道:“你放心,什么阵仗我没见过。”

  落地长沙,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在节目组指定的酒店安顿好,我才发现我在一个荒郊野岭,那地方,很像2008年的东莞长安镇。

  百无聊赖的我,告别我的室友,独自打车去了市区,找了家叫“毛式红烧”的餐厅吃了一顿红烧肉。

  只吃了两块就被腻得遭不住的我返回了酒店,想着明天节目的录制紧张得睡不着觉。

  想太多的我,把这样一场关于相亲的录制,看成了中国首席PUA第一次在全国观众面前露脸,带领这个行业走向大众的历史性时刻。

  “一定要牵走一个最漂亮的女生,让全国人民看到,什么叫做真正的实战派。”我心里打定主意。

  第二天一早,我领到一个写着“嘉宾”的挂牌,傻乎乎的挂在脖子上,进了节目录制大楼。

  我看到了几个那天要跟我一起录制节目的几个男生,粗略打量了一眼,都很朴实无华,我紧张的心平和了一点,思维又活跃起来,眼睛四下乱转,到处找着女嘉宾们。

  “别找了,她们都不在这一层楼。”正在给我弄着头发的化妆师看着我四下张望,忍不住笑着对我说。

  “啊?那她们在几楼?”我随口问道。

  “在节目录制之前,你是不能见到她们的。”她笑着摇了摇头。

  我失落的闭了嘴,突然又心生一计。

  我不动声色,安静的等她给我弄好头发,悄悄的跑到一个没人看到我的角落。打开了手机,点开了陌陌。

  我的陌陌显示,在离我0.01KM的地方,有好几个美美的女生,此刻正在登陆。我按捺住激动的心情,给她们挨个打了招呼,果然她们有好几个都是来参加节目的,正是我这一期《我们约会吧》的女嘉宾!

  这一下把我开心的不得了,我已经能幻想到,在台上,我行云流水,不费吹灰之力就带走了其实我在台下早已勾兑好的漂亮女孩,闪瞎全国所有男生双眼的剧情了,我甚至想到了自此我的PUA事业也一飞冲天,什么型男小ni对我望尘莫及的画面。

  “王环宇,你在角落抱着手机笑什么?”跟我住一块的室友突然跑过来好奇的说。

  我被吓了一跳,把手机一收,岔开话题,问他“你觉得你会牵手吗?”

  “你不会真的想牵走一个女生吧?”他仿佛看傻子一样看着我。

  “啊?”我有点不明白,来参加节目,不正是想配对的吗?

  “好看的女生,绝大部分都是请来的啦,”他神神秘秘的压低了声音“我只是为了这1500的通告费来的。”

  录制节目之前,我的导演给我说过了录制节目会有一些“补贴”,大概是1500元,当时我并没有把这点钱放在心上,如今听到他说,才明白,真的有人就是冲着这个钱才来拍节目的。而且他还有个专有名词,叫作“通告费”。

  “啊?那女生呢?也有钱拿?”我突然反应过来。

  “当然了,女生录制的时间比较长,不像我们男生,就一次就走,女生在这里录一天的价格是1000,一般一个女生会来录4天,一些“台柱子”可能会录更久。这里一般是连续录制四天,就是一个月的节目。”我室友耐心的给我解释道,看来他对这一行的情况早已摸得门儿清。

  我一下呆立当场,但是又转念一想,如果这个节目都是剧情,请来的嘉宾都是演员,那我是怎么来的?我立马把我的疑惑说了出来。

  “你们这种叫作素人,当然节目里面是不可能全是演员的,这样太假了没人看,就是需要素人的参与,一般都是负责节目效果的。”他又说出来了个新名词“素人”。

  “什么叫做节目效果?”我这才发现,一个我认为简单的相亲节目,里面的水竟然这么深。

  “其实,男生除了相亲的更多的是为了宣传自己的,比如你看他,”他指了指旁边正在化妆的另外一个男嘉宾,一个其貌不扬的矮个子男孩,“他说他是调酒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是为了宣传他开的小酒吧而来的。这些你我知道,节目组更知道,而让他上台表演他的调酒技能,就是节目组要的节目效果,不然千篇一律的谈话相亲,这个节目就没人看了。”我的室友一口气说了很多。

  我越听心越明,原来来到这里录制的人都打着各自的小算盘,真正想来相亲的寥寥无几,在台上有限的时间展示自己的才艺,为自己带去关注,给自己的公司或者事业做出宣传,是他们此行的目的,而不是牵手本身。

  难怪当他听着我问他“你会牵手吗?”这样的问题的时候,他用一种看傻逼的眼神看着我。

  我不禁想到我自己,我不也是来宣传我的PUA事业的吗,只是我的宣传是要以“牵手”为结果而已。想到这里,我一下懵逼了。

  这么多女生,其中也不乏来宣传自己,那么她们在台上多一次,就多一些宣传自己的机会。那岂不是,我很难找到那个真的来相亲的女生了?

  想明白这点,我突然有点后悔来这个节目,这不是必死之局吗!我需要带走女生证明我的能力用于宣传自己,女生希望能够在台上更多的时间用于宣传自己。

  “那女生为什么要跟男生走呢?”我突然想到这个问题,节目里面有很多牵手的情况,又是怎么回事。

  “这种一般都是私下两个人讨论好了的。”他想了想,看了我一眼,觉得我还是比较可靠,于是悄悄告诉我。

  “啊?拍节目之前不是我们都见不到这些女嘉宾吗,怎么私下讨论啊?”我大惑不解。

  “所以这就是你陷入的思维误区了,你不认识,不代表别人不认识啊,实话给你说了吧,很多女生也是经常跑这样的通告的,这样一群人都是一个圈子的,比如我,这一次我就认识里面的好几个女生,如果她们觉得钱赚的差不多了,就会提前跟我约定,设计一个剧情,让自己体面的离开这个舞台。不然节目组也会强迫她们离开,与其听天由命随便找个男生,还不如自己提前做好准备。”他一口气说完,又看了我一眼“你不早说,我看你这个样子就是来宣传自己的,没想到你真的是想牵手,唉,”他叹了一口气“昨天你给我说的话,我就可以给你联系女嘉宾,现在的话,有点晚了。”

  “没事。”听完了所有的来龙去脉,我反而放下了心,既然有女生会想要“体面的离去”,那么我能给她们这个感觉,就算没有提前沟通好,我相信我还是有机会的。

  而我陌陌上,这时也联系上了一个女生,她对我的反应很好。

  “要不我牵你走?”我在陌陌上试探性的问她。

  “哈哈,那要看你能力了哦,如果我喜欢你,我肯定会跟你走的。”她在陌陌里打着哈哈。

  有点意思,这个女生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好,那现场见了哦,但是你总要告诉我,你是谁吧,不然那么多女生我怎么知道是你?”

  “哈哈,我站在第一排右边第二个,你注意看我,不说了我要录节目了。”她匆匆结束了对话。

  我在心里默念了一遍站位,记了下来。

  在后台等待得快要睡着的我,终于听到喊我的名字。

  我一个机灵醒了过来,才发现背上和手心全是汗。

  迷迷糊糊,仿若梦中,我被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拉上了一个升降台。

  根据节目规则,只有想见我的女生的投票超过半数,我才能够下降到舞台上然后出场。

  我听到了音响里传出了主持人邱启明的声音。“我们先来看看下一位出场男嘉宾的VCR。”

  接着我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在VCR里面响起“成都,是一座悠闲的城市。。。”想着我们制作精良的VCR,我紧张的心情渐渐平复,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有实力不怕挑战。

  这一刻,我神奇的穿越回了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站在跳台上。

  那一天,是男子50米蛙泳决赛,在跳台上也是同样紧张的我,看着我左右两边都是平时训练时我的手下败将的时候,紧张的心情瞬间平复了下来,变得信心满满。

  最终,我得了成都市第四名,是完全没有任何运动天赋的我这一辈子在体育项目上,拿到的最好成绩。

  如今站在这个台子上,就像当年的我站在跳台。我在后台听着前两个上场的男嘉宾,如今再听到我的VCR,我不再紧张。

  很快,我简短的自我介绍就放完了,我基本上全票通过,我来到了场上。

  遮盖在我前面的布帘徐徐从我脚底往上升起,我在一片掌声中,右手拿着话筒,慢跑过了一条走廊,之所以慢跑,是因为我面对刺眼的射灯,台上搔首弄姿的一众女嘉宾以及黑压压的一片现场观众,脚一下有点软,忍不住的打着颤。

  终于我来到邱启明身边,近距离打量这位全国知名的主持人,我发现他比想象中随和,也比电视里看着高。

  接下来的事情大概跟你们在电视上看到的差不多了:随机从一堆女生中间选了12个女生上台,果然里面有我之前在陌陌上认识的那个女生。

  我打量了一圈,没有几个真正的喜欢,最后选定了她。她也很配合的留在了最后,在反复坚持下,我公主抱起了她,但是她还是拒绝了我的牵手,我寂寞离场。

  下台来的时候,我在陌陌上收到了她的信息“对不起啊。”我无奈的笑了笑,通过在节目里的互动,我也知道了,我好选不选,选了一个“台柱子”,她怎么能跟我随随便便离去。

  没想到经此一役,我们俩一来二去还成为了朋友,我加了她微信,她告诉我她已经买好了三天后的飞机到成都。我一下也明白了,她为什么不跟我走,因为后面两天的节目录制都安排好了,她怎么能走?

  在微信里明白了真相后,我也释怀,并不是我魅力不够大,确实是别人有自己的职责所在,我很开心她能够真实的告诉我原委,于是约她晚上去酒吧坐坐。

  男嘉宾能约女嘉宾这件事,也是我从我的室友那打听到的,他在节目结束后用一种很无所谓的口吻跟我说“很多男女嘉宾录完节目当晚就住在一起了呢。”我才知道,男男女女这些事情,在哪里其实都一样。

  我的室友说完,还把我拉进了一个群,我才发现,这都是参加过节目的男男女女们,他给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你不是想牵手女嘉宾吗?这里有的是。”

  “你为什么不早点拉我进群?”后知后觉的我有点无语。

  “节目组不准啊,你总不能害我以后接不到通告吧?”他也是一脸无奈。

  在群里我还发现了今天跟我一起的调酒师,他在群里很活跃,而我没看到另外两个男嘉宾的身影。

  “不是每个男生女生都能进来的。”我的室友给我解惑,“还是对大家有一些要求。”

  在群里我见到了几个灭我灯的女生,我调侃问她们为什么要灭我灯,她们只是哈哈哈不说话。我明白了她们也是来拿通告费的。

  我的心动女孩问我能不能多叫几个女生,我大气的同意了,毕竟节目组给了1500元费用,不花白不花。

  晚上吃过饭,她给我发了个酒吧,告诉是她长沙的姐妹安排的地方,是长沙最好玩的夜场。

  多年后,我再去到长沙,一下记忆尘封,我记下了那家酒吧所在的那条凌晨2点都灯火通明的街道的名字:“解放西”。

  那天晚上,我一个男嘉宾,跟五六个女嘉宾一起,HIGH了一整晚,我突然发现了其中三个女生给我打开的“窗口”,醉眼朦胧下,她们在夜场昏暗的灯光看起来,跟白天判若两人。

  看着她们笑靥如花,温柔的眼眸,我有点心动。

  酒过三巡,当我开始准备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突然有个女生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几个女生聚在一起窃窃私语说了些什么后,她们变得焦躁不安起来。

  “王环宇,电视台里的工作人员打电话查岗,发现我们都不在了,现在让我们立马回去,不然会取消我们明后天的节目录制。”我的心动女生焦急的给我说。

  我一下意兴阑珊,只能随她们而去。离开的时候,我被一个女孩子拉住,我看出来了,她是今天跟我室友一起牵手的女嘉宾。后面我的室友回来告诉我,他们微信都没加。

  “你也要走了吗?”她有点不舍的问我。

  “啊?”我突然对她的行为有点不解。

  “我都牵手了,不用再听导演组的安排,我想再玩会儿。”她期待的眼神,仿佛暗示着我什么。

  那一刻我有点心软,但是,想着无论是台上还是台下,我都对我的心动女生表现的很专一,而且我能看出来,虽然她也是为了拿通告费,但是她确实是个蛮单纯的心地善良的女生。这样的女生在这个浮华的世界,已经不多了。

  “我还是送她们回去吧。”脑海里天人交战了一番后,我还是拒绝了留下来。

  “那我也一起回去吧。”她幽怨的看了我一眼,跟在我了后面,我回头看了看留在我们卡上面一大堆没喝完的洋酒香槟橙汁,以及我才买的果盘。狠下心来,扭头走出了夜店。

  从出租车上下来,我一眼就看到了我心动女生的妈妈,在女生入住的酒店楼下,焦急的瞪着她,我有点不好意思我整晚都在打她女儿的主意,不敢正眼看她。

  “阿姨,回来晚了,不好意思。”我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小孩。

  阿姨爽朗一笑,“哈哈,你们年轻人,爱玩爱闹很正常。”说完,她牵过了她女儿。

  我的心动女生看着我,从她的眼神中,我分辨不出来讨厌还是喜欢,是想扬长而去又或是依依不舍。

  百般无奈下,我朝她挥挥手。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再见!”

相关推荐

全民情敌大结局:我成了人人喊打的“全民情敌”

全民情敌:四面楚歌,大祸将至

全民情敌:三驾马车的不辞而别

全民情敌:我第一次走进了拘留所

全民情敌:鲨鱼嗅血,2亿估值

全民情敌:东山再起!

全民情敌:从今天起,我们叫“浪迹教育”

全民情敌:妥协后的赶尽杀绝!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可能喜欢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