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登陆|注册

忘记密码

情感咨询,专注男性恋爱 - 浪迹情感

你好,Ghost退出

验证官方微信

登陆|注册

浪迹情感

首页 > 恋爱方法 > 浪迹专栏 > 

全民情敌:疯狂刷单

2019-05-31 09:58:01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也可能是真的

  前情回顾:我们约会吧

  本章剧情简介:

  回成都后浪迹糅合自己对新的两性理解推出了浪迹网络课程6.0,获得好评如潮,使他坐稳坏男 孩排名第一的位置。随后浪迹因材施教,推出《魅力工程》课程,一时间招生火爆。

  事业上升让无心回家的浪迹和女友徐猫猫出现了感情裂缝,徐猫猫不肯妥协迫使浪迹独自外出租房。并于不久后认识了和自己情感观念相仿的新女友毛诗诗。

  随着新人承情的加入,得益于坏男 孩平台,浪迹获得稳步发展。之后坏男 孩推出《恋爱巴士》线上交易平台,新变革不仅过度增加了课程费用抽成,而且促使浪迹团队与小ni团队出现不良竞争。虽然浪迹最后胜出,但他知道自己和坏男 孩终究有摊牌的一天。

  参加完节目,回到成都,我又马不停蹄的接着录制我们最新的网络课程。

  2012年2月我在浪巢楼下的那个网吧录制出浪迹网络课程1.0-EP模型,中国本土化了国外的迷男方法。

  2012年10月我在浪巢用才买的摄影机拍出了2.0,加入了我对聊天的理解以及我对两性关系的理解,后面增加了约会的详解升级成了3.0。

  2013年10月,我融合了之前所有内容,重做了课程,从搭讪到聊天约会以及后续操作,长期关系做成了4.0。

  2014年3月让小ni增加了他从我的课程中提炼出来的两个点“属性”以及“预期”,做成了5.0(后因他离开团队而被他带走)。

  现在我在陈东的家里,糅合最近一年对两性关系的理解,制作成了浪迹网络课程6.0。中间根据我与女生的相处经验,增加了和女生相处的心法:态度。

  入行接近三年,我已经跟上千的女生和学员接触了,从不同人的眼中我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

  我才发现之前对两性、教学的理解是如此的狭隘:每个男女所处的地理位置、家庭情况、教育背景、自身条件等各不相同,没有任何一种模式套路话术技巧,可以适合所有的男女恋爱。

  我根据对这些的不停反思,明白了对待感情的态度和价值观的树立,比起大家追求的一句经典话术,一个人的行为正确与否更加重要。

  我在浪迹网络课程6.0中阐述了这个道理,受到了广大男性学员的共鸣,对男女之间的深刻了解,让我领先中国其他所有的PUA团队一个级别,用课程说了真话,让我重新回到了坏男 孩排名第一的位置。

  口碑相传下,知道我们浪迹团队PUAMAP的人越来越多,大家的需求也越来越大,单纯的网络课程已经满足不了大家对情感知识如饥似渴的需求。

  我们一致认为面对面的授课,比在网络上单纯的看我的视频要好的多,针对不同的人,不同的需求,应该更多的制定适合他们本身的方法,而不是填鸭式教育。

  所以,我们在成都七天蓉城计划之外,额外增加了面向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个一线城市为期三天的《魅力工程》课程。

  课程一推出,就受到了许多想要见我们但不在成都也没有七天长假的兄弟的热烈追捧。

  我们原本定于每个月一期的魅力工程期期爆满,只能改成每月两期。

  我们团队三人的磨合,随着每月两次去到不同城市也越来越顺畅,新团队的人员素质要远远大于老团队,如今他们俩上手后,我们井喷式的向上发展。

  到了2014年的9月,我们一个月的业绩已经超过了二十万。我把我的BMW卖给了陈东,又找他借了8万元,买了一辆二手的保时捷Cayman。

  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如果宝马是追求的目标,那么保时捷就是人生的梦想。

  我从没幻想过有一天自己能开上保时捷,即使是一辆二手的,最入门级的保时捷。

  当我把所有心思都扑在事业上时,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跟徐猫猫的感情也越来越淡。

  她给我透露出了好几次想要稳定,想要长久的想法,但是日新月异的我怎么听得进去,再回去过那一成不变的生活?

  我下定决心,咬了咬牙,在外面又租了套房,一狠心,以工作忙为由,搬出了徐猫猫的家。

  大家彼此都明白,也许这段关系即将走向终点,但是长达一年的朝夕相处,让我们的感情不能轻易的说放就放。

  真正让我们断的干干净净的是出现了新的女生:毛诗诗。

  2014年8月,我在IFS带学员,那天我的穿着很随意,拖鞋、短裤、短袖,从没有想到要在路上认识新朋友的我,看到两个穿着高跟鞋跟我差不多高的女生从我侧面一闪而过。

  我走了十多米,又倒追上去,气喘吁吁的加了她的微信,她告诉我她叫诗诗。

  多年之后,有个叫作《人物》的杂志采访我,问我这份事业除了让我赚到钱之外,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时,我毫不犹豫的告诉她,从事这份事业让我收获最多的不是物质,而是收获了一群因为我而改变了的兄弟和爱情。

  我的爱情观是在我见过形形色色的女生后慢慢树立起来的,这让我明白了感情的真谛:当今社会之所以离婚率越来越高,在于人们的选择越来越多,挑选的时间越来越短,而选择的经验却没有相应增加。

  人们在感情的超市里挑花了眼,不知道什么才是自己需要的爱情。

  而经历了那么多段感情,和形形色色各种女生的我,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

  毛诗诗跟我同样出生在成都北门,相似的家庭环境和成长背景让我们彼此气味特别相像。

  她对待感情很谨慎,也能理解我的工作,在一段感情中投入就很难走出来,这就是女版的我。

  事业稳步发展,又才买了一辆保时捷,人生才刚开始,从没有想过被一个女生捆绑的我,不知道为何,就认定了这个性格和说话都很有趣的女生。

  和毛诗诗第二次见面,我跟她一起去了纯K,结果没想到遇到徐猫猫跑来KTV大吼大叫,直接摔杯子。

  这种敢爱敢恨的性格一直是我最欣赏的,也是我跟她在一起的原因之一,如今却因为另外一个女生而让我避之不及。

  那天在那个KTV我终于跟徐猫猫说了分手,切断了我们任何的藕断丝连,在之后,同居一年曾经如胶似漆的我们形同陌路。

  跟徐猫猫分手后,我跟毛诗诗的关系却没有更进一步,那时候已经问鼎中国PUA圈的我在网上的黑料非常多,毛诗诗看到了很多,执意不想再见到我。

  多年来我对感情的理解让我没有放弃,最终我们还是在一起了。然后写了我职业生涯中最后一篇FR:《最懂女人心——我和毛诗诗的故事》

  毛诗诗跟我在一起之前对我很冷漠,但是一起后对我却很好,这让我孤独了很久的心有了一丝温暖。她跟我一起去了西昌旅游,还帮我拍了第二期《把妹地图》。

  认识她后,我们的节目就再也没有缺少过女嘉宾,她所有闺蜜、朋友都成为了《把妹地图》的嘉宾。

  我们的招生越来越多,渐渐地我一己之力已经远远不够。这时候坏男 孩最佳团队成员之一的承情找到我,问我能不能加入团队一起大干。

  当时被小ni和型男伤害得体无完肤的我是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这些外人,我没有第一时间答应。

  后面饺子去了趟青岛见到了他,回来给我说他人还不错,因为他原来团队里核心成员家里出了事团队才解散,很可惜。

  既然饺子认可了他,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就这样,他来到了成都。

  第一次见面,我对这个个子不高。看起来年轻,但是实际跟我差不多大,语速很快的男生很有好感,特别是他说在2013年峰会他就见过了我后,我彻底接纳了他,成为了我们团队的第四人。

  从2014年10月开始,我把蓉城计划全权交给了他负责,我还为他物色了一个助教,Chris——一个后来天天在浪巢看动漫被我开除了的文艺青年,之后这位兄弟不知道脑子哪根弦搭错了,跑到街头用一些稀奇古怪的方式搭讪女生,最终得到了个“袭胸男”的绰号而被整个行业封杀。

  我们的稳步发展得益于坏男 孩给我们构建的良好的生态。

  在运营金石的大力发展下,坏男 孩已经入驻了大大小小100多个PUA团队。仿造淘宝,坏男 孩做了个叫做《恋爱巴士》的线上交易平台,把各大团队的课程挂在网上售卖,加上客户评论和历史销量。

  这成为了PUA历史上一次重大的变革。

  因为好评系统的加入,那些不重视服务,靠“忽悠”赚钱的PUA们纷纷开始重视起好评起来。

  同时我也发现,虽然构建了跟淘宝一样的在线交易平台,但是坏男 孩却没有魄力完全把差评放出来,因为我们心里都明白,坏男 孩成立还不到一年,这些大大小小100多个PUA团队,有几个是真材实料?

  像我这样从08年就了解这个行业,全职从事这个行业几年的人少之又少,大多数都是被运营金石用“浪迹三年就开上保时捷”这样的噱头忽悠进来的新人。

  恋爱巴士的上线,宣告着坏男 孩之前给我提的广告变现的商业逻辑彻底破产。

  现在坏男 孩的变现方式变成了从课程里面抽成。一级导师抽8%,二级导师抽18%,三级导师抽30%。

  当Tango告诉我每一笔费用抽8%的时候我欣然同意,毕竟没有坏男 孩就没有我,对于他们用我的例子去忽悠更多的人加入到这个行业我也没有反对,有了新鲜血液的进入,行业才可以发展。

  2014年底,坏男 孩的《恋爱巴士》改了好几次版,最后弄了个导师排行榜,看似是根据导师的内容、教学、客户满意度等众多细节排名,其实我在研究后发现,就是按照导师《恋爱巴士》后台成交额排名的,他们用这样的方式防止走私单。

  我很欣慰坏男 孩发展的越来越正规,客户的反馈越来越透明,对我这样有实力客户满意高的导师就越有优势,那些键盘的存活空间就越来越小。

  但是事态的发展却没有按照我的预想,坏男 孩突然发现这套规则其实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当一个平台,都是靠谱商家的时候,这个规则很棒。但当一个平台上充斥着各种骗子的时候,这个规则就出了问题,客户反馈越来越透明,就越来越容易发现坏男 孩拔苗助长这100多个新PUA团队全是水货。

  一时间,除了排名前几的导师之外,恋爱巴士大量的PUA团队差评如潮。

  这就让坏男 孩“让大导师带头宣传,小导师贡献利润”的如意算盘完全落空。

  看似每个月有30%的课程抽成,实际流量95%都集中在前五的只给8%提成的大导师上。

  于是坏男 孩《恋爱巴士》上和淘宝一模一样的好评系统在上线不到两周就紧急改版,改了一个看似很客观其实导师可以联系坏男 孩修改的虚假评价平台。

  而且为了让网站显得欣欣向荣,坏男 孩还默认了刷单的情况。

  对于我这样完全不靠刷单也不会刷单的导师,他们居然还委婉的告诉我教我如何刷。我当然对他们这种行为不屑一顾,冷眼旁观。

  没想到除了我不屑一顾,其他PUA团队对这一套是趋之若鹜:因为,他们终于有可以超过我的“捷径”了。

  第一个刷单的是型男和小ni的PUA NEY团队,他们在业绩结算的前一天晚上十二点之前,猛刷了十五万业绩,让第二天开开心心打开排名看蝉联第一的我呆立当场。

  我疑惑的去翻了下他们的成交记录,马上从疑惑变成愤怒。

  我立马打电话给金石,他在我大声的质问下,很冷静的告诉我他早已准备好的说辞“小ni之前有几单走了他们自己的支付宝,昨天晚上是自己把业绩补上了。”

  我对他给我的“合理解释”是一点都不信,我听完后默不作声。

  那一周,PUA NEY团队疯狂宣传他们是“坏男 孩排名第一的PUA团队”,还把这个排名截图放在他们的课程介绍最上面。

  很多不明真相的新粉丝加到我们后,问我们比起“PUA NEY团队”如何?我告诉他们,他们曾是我的厨师和助教,他们一脸不信,又问我“你的厨师和助教为什么排名在你之上?”我被这些问题气得跳脚。

  怒极攻心的我,在这一周结算的前一天十一点五十五分,明明在超过PUA NEY团队五万业绩的情况下,第一次刷了十万单。

  看着8000元就这样进了坏男 孩的套路,我有苦只有自己知。

  第二天一早,淡定的打开排行榜的我又不淡定了,我擦了两下眼睛,上面还是明明确确的显示着我排在第二,PUA NEY团队的下面。

  我开始以为系统还没有更新,但是看清我的业绩后我发现确实是我上周的销量加上我刷的十万。那为什么小ni他们还排在我头上?

  我点开他们的销量,差点没有气吐血。上面清晰的显示,他们在凌晨11:58分,刷了20万。

  我现在知道了,他们昨晚就一直没休息,一直守着我的销量,当他们看到我55分时刷了十万后,立马在最后一刻刷了20万,反超了我。我刷了十万,白给了8000,还落得个第二,郁闷之情可想而知。

  不过这样上周一周小ni他们就做了30万业绩,算下来一个月能做120万,我是怎么也不相信他们是在“补单”了,我打电话给金石看他又有什么解释。

  电话接通了,明显感觉他的声音很疲惫,我相信他昨天晚上也没有睡好觉。“浪迹,你和小ni两家别刷了,我们也不好做啊。”在电话里他无奈道。

  “TMD不是我先刷的,上周你怎么不说?”想到这一周,我又要遇到一堆人问我为什么我的厨师和徒弟比我排名还高,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好了好了,这周都别刷了。”金石在电话里苦苦哀求道。

  我不置可否,我当然喜闻乐见大家靠真实实力赢得排名,但无奈型男小ni两个人太TMD的贱了。

  如今破坏规则的是他们又不是我,现在金石居然让我不要刷了。

  第二周蝉联第一的PUA NEY团队如日中天,我只能牙齿被打落了吞肚里。

  在这周最后的一天晚上,我二话不说,在十一点,提前了一个小时,刷了60万,其中手续费就是4万8,我要用这笔钱,让小ni和型男明白,不要想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去争排名,如果他们没有底线,我更没有底线。

  钱我可以不要,但是气一定要争,这个就是我的态度。

  我和饺子陈东三人料定了就算他们把所有的钱拿出来,也没有60万,所以才这么的明目张胆。

  刷完后,我们三人开怀大笑,想着型男此时此刻在电脑面前因为钱不够而气急败坏的模样我们就快乐万分。却没想到马上接到了金石的电话。

  “浪迹,我马上把你的钱退给你,不要乱搞了!”他在电话里严肃的说。

  “不不不,这是恋爱巴士建立之前,我的部分销售业绩,我感恩坏男 孩,把之前的业绩补上。”我早已准备好说辞。

  “。。。”电话里金石没想到我这么说,所有装作要发的脾气一下被堵了回去。

  “我作为第一,也是给其他PUA团队做个表率嘛,让他们知道没有坏男 孩,就没有我们。”我说的冠冕堂皇。

  电话那头良久没有声音,“唉”,终于,他叹了口气说“就这一次,下不为例了。”说完无奈的挂了电话。

  第三周,我终于如愿以偿的重新力压“PUA NEY”团队重回了坏男 孩导师排行榜第一,小ni他们因为没有刷单,落到了第四。

  我们重回第一,让那些怀疑我们的粉丝闭了嘴,但是我却高兴不起来。

  我和饺子终于明白了坏男 孩的险恶用心,他们只需要挑起一个小ni,就可以让我们自己心甘情愿的一周补了接近五万的“业绩”。

  我想起在一年之前,泡学网让我一个月交四万的“赞助费”就把我逼走了。

  一年后的今天,我来到坏男 孩,一个星期就上交了五万,还是我心甘情愿。

  我刷了六十万,金石知道劝不听我后,第二天立马改了《恋爱巴士》的规则,其中要求导师不能再买自己的课,同时发了篇公告,如果发现同一个账号反复购买课程,会被认为刷单,此笔交易无效,点子照扣,但是不算入业绩。

  这样的规则只是防君子不防小人。我知道型男小ni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果然,在第三周的最后一天,PUA NEY团队突然上线了一个八万的私人VIP定制课程。

  看着他们的这一通操作猛如虎,我没有任何诧异,因为我们早已布置了后手。

  我饺子、陈东、承情把四十多万,分散给了三十多个亲属、同学、朋友。

  他们用自己的手机注册了恋爱巴士,只购买一个产品,就是我们的13800的线下课程。

  同时,给他们说清楚,如果有回访,男的就说报名课程,女的就说给男朋友报名课程,年长的就说给小孩报名课程,小朋友就说给叔叔报名课程。

  第四周,小ni型男刷了24万,卖了三个私人定制。我一单都没刷,只是突然学员多了起来。

  在白投入了几万点子费还是没有得到第一后,小ni和型男彻底放弃了,他们不再刷单,从第四周开始,终于我又开始蝉联第一。

  当我们都不刷单后,坏男 孩没有办法从我们身上榨取新的价值了,他们又想到了新套路:直接把8%提升为18%。

  当他们撕毁之前的协议,给我了这一份新的协议时,我明白:

  我们浪迹团队PUAMAP跟坏男 孩PUASPACE,终有一战!

相关推荐

全民情敌大结局:我成了人人喊打的“全民情敌”

全民情敌:四面楚歌,大祸将至

全民情敌:三驾马车的不辞而别

全民情敌:我第一次走进了拘留所

全民情敌:鲨鱼嗅血,2亿估值

全民情敌:东山再起!

全民情敌:从今天起,我们叫“浪迹教育”

全民情敌:妥协后的赶尽杀绝!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可能喜欢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