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登陆|注册

忘记密码

情感咨询,专注男性恋爱 - 浪迹情感

你好,Ghost退出

验证官方微信

登陆|注册

浪迹情感

首页 > 情感文章 > 

曾经有个傻瓜爱你 意外遇到你后有感

2019-03-11 18:01:37

  爱情中每个人都是傻瓜。

  那一年我才十五岁,只是个青涩少年,刚上高中,那一天是我去学校报名的日子,我还记得那天的阳光明媚,我去了学校,却怎么也找不到报名的地方,正在惶惑之时,我看到了你,你穿着一条白底碎花的连衣裙,乌黑的长发用一条翠绿色的手帕随意的扎在脑后,脸上带着温婉的笑容,那笑容立时让我紧张的心情平静了下来,我向你打听报名的地方在哪里,你向我说了半天,我还是不明白,最后你干脆带我去了,整个过程中你的脸上一直带着笑容,一直是那种温婉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

  开学后我惊喜的发现,我们竟然分到了一个班上,而且我还发现,我们放学回家竟然有很长一段路同路,我是多么高兴。当时我并没有清楚的意识到这种高兴是什么性质,我就是莫名的高兴,我希望能接近你,能引起你的注意。可很快我发现,这很难。确实,你还是如那天一样,脸上经常会带着那种温婉的笑容,令在你旁边的同学如沐春风,可是你并没有对哪一个同学更特别一些,包括我。

  我知道,我当时在班上并不出色,我的年纪在班上算是最小的,你也比我大一岁,在你眼中我就是一个小弟弟,我那时瘦弱的身体也确实像个小弟弟;在那所重点高中,我的成绩也不是特别出色,只能算是中等,而你的成绩在班上一直是前五名;在体育方面我当时在班上也属于落后一族,和那些充满阳刚之气的体育生一比我只能算是一棵豆芽菜;我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我的作文还不错,经常能被拿到作文课上朗读,这时的你还会对我报以那温婉的笑容,可我也看不出这笑容和对别的同学的有什么两样。

  现在想来,我也从来没想过对你表白什么,唯一有些大胆的举动也只有过一次,那是一次下晚自习,我故意慢腾腾地收拾着东西,有同路的同学约我我也借故推脱,因为我注意到你每次下晚自习总还有看一会儿书才走,几乎每次都是最后一个。那次直到偌大的教室只留下我们两个人,你抬起头伸了个懒腰,那平常难得一见的慵懒的风情几乎让我看呆了,你起身收拾书包准备回家,却发现我还在教室里,你诧异地问道:“你怎么还不回家?”我装作若无其事地说:“刚把这一题做完,现在就走。”然后心怀鬼胎地道:“反正我们同路,我骑车带你回家吧?”你根本不虞有他,还是那样温婉的笑道:“好啊,谢谢你了!”

  你可知道我当时有多高兴吗?在去拿车的路上,我不得不用手捂住我的胸口,以免我的心脏因为跳得太快而从那里跳出来。

曾经有个傻瓜爱你 意外遇到你后有感

  接下来的一段回家路也许是我一辈子里最难忘的一段路了吧,我故意慢慢地骑着车,你坐在后座上用手轻轻地扶着我的腰,我迎着清凉的晚风,年轻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你要是用手摸一下,一定能感觉到它有多高兴。我甚至想吹一段口哨,吹什么呢?就吹《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我的口哨吹得是很不错的,可是,我不敢吹,那时,吹口哨的人会被视作街上的小流氓,我平时也只能偷偷地吹。我可不希望被你看成小流氓,我只能强压住兴奋故作镇定地和你说着话,我那时觉得只要你能一辈子在我的后座和我这样言笑晏晏我就知足了。

  骑到一段上坡路的时候,你说要下来,免得我太累,我说了声不用,让你坐好,就开始猛蹬,向上冲,车子也开始有些左右摇晃,你格格笑着,为了不至于从车上掉下去,双手开始搂住了我的腰,这时,我更觉兴奋,根本不觉得累,只觉得浑身有用不完的力气。

  一口气骑到坡顶,我一眼看见对面有个男同学骑车过来了,可能是忘了什么东西,要回学校拿吧,我看见他过来了,顿时惊惶失措,要知道那个年代,男女同学都不能同桌,更何况是这样坐在我自行车的后座上搂着我的腰,要是让老师知道了,绝对是一场轩然大波,不由得我不惊惶失措。但是,那时,我的举动也实在是太没用了,我停下车,慌张地对你说:“你快下来,XX从对面来了!”

  你本来还在格格地笑着,一听之下,放开了搂着我的腰的手,从车上跳了下来,对,绝对是跳,平时哪怕是上体育课也没见过你那么敏捷的动作,然后如一只受惊的小兔一般蹿进了路边的一条小巷,在黑暗中消失了。

  那个男同学过来了,他问我:“刚才看见XX在你车上的呢?怎么跑了?”

  我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只能支支吾吾,连我自己也不知所云,他听了半天,不耐烦了,推了我一把道:“你傻啊,快去追啊,那里黑灯瞎火的,她一个女孩子,你不怕她出事?你是不是个男人?”

  我这时才如梦初醒,骑上车就追了过去,临走还没忘对那个男同学嘱咐一句,让他为今天的事保密,他善解人意地说:“我不会对别人说的,你放心!”

  可是我追过去,怎么也找不到你了,直到我追到你家楼下,看到你的窗子亮着灯,灯光把你的剪影投在窗帘上,我才放心下来。我在你家楼下望了很久,才怅然离开。

  从这天以后,你似乎总有意避开我,可能是为了避嫌吧,我也再也不敢单独和你说话,只是远远地望着你,望着你那温婉的笑容,幻想你是在对着我笑。

  那个男同学倒是守信,这件事再也没有第四个人知道,但我不知道该感激他还是该恨他,那天如果不是他中途返回学校,我和你会有怎样的发展呢?我常常这样想着,但我也知道这多半只是我一厢情愿,再说事情已经发生了,多想也无益。

相关推荐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