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迹情感

首页 > 恋爱方法 > 情感天地 > 

全民情敌—浪迹连载

2019-03-22 11:29:45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也可能是真的

  “现在已经9012年了,浪迹,你应该写一篇FR。”

  饺子在群里说了十多次后,我开始慎重的考虑要不要重新开始文字创作。

全民情敌—浪迹连载第1张

  我叫浪迹,职业是一名“情感导师”。

  九年前,我因为经常给身边的朋友提供一些恋爱建议而广受好评,渐渐走上情感付费咨询这条道路。

  小到女生每条信息应该怎么回,大到怎么举办一个求婚典礼,我都能给出自己的一些建议。

  在圈内闯出了一些名堂后,我拉来了高中同学饺子,成立了情感咨询机构浪迹情感,从两个人开始,曾一度拥有最多400多名员工。

  饺子高中毕业后去了据他所说编导系最厉害的中央戏剧学院,攻读编导系。

全民情敌—浪迹连载第2张

  四年大学毕业后,因为不想北漂而回到了省城,在省电视台某频道工作,从事记者、编剧。

  我们所在的省城,被称为天府之国,这个亚热带季风性温润气候的广袤平原现在已经发展成中国超一线城市,拥有着广阔的机遇;

  当然还吸引着数不清的美女,是地地道道的一座你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

  饺子嘴里提到的“FR”是专业术语,是英文“Finish Report”的简称。

  指代的是作为情感导师,自己的某一段感情经历。

  即,通过复述和反思,总结自己在这一段感情中的得失,用以给情感困惑的男男女女一些指引,也是对自己一段用心的感情的记录和遗忘:

  打下的每一个字会印在纸上深刻的记录下来,而脑子里此段感情的记忆会慢慢的淡化,直到遗忘,再开始新的一段感情。

  自从上次我写”FR”已经整整过去了四年半的时间。

  我清晰的记得,我跟我的前女友,在一家叫做“蚂蚁渣”的甜品店,一起记录下来了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自此后,再也没有写过某个女孩的故事。

  而今天,我将重新开始,记录下生命中给我留下印象的那些女孩子们。

  其实我并不想写关于我的任何事情,因为网上关于我的很多事情已经铺天盖地,甚至我还因为其中一些进过看守所。

  我只想让这些故事烂在我的心里、腐坏与我的脑子里,最终,带进那个黑盒子。

  但是我看着周围的男男女女,还在各种互相伤害,我还是决定把我伤害别人以及被别人伤害的故事写下来。

  希望给各位在感情中迷失的人们一些些指引,让这个世界多一些真挚少一些虚伪。

  “写FR???我很久没写了,写一篇我的初恋怎么样?”

  我看着饺子,疑惑他为何有如此想法。

  “你的初恋并没有任何人看,就那个,广州的女生,上次来成都找你那个。”

  饺子对我的初恋一贯不感冒。

  在他看来,我们的粉丝不喜欢看那种清纯而没有结尾的故事,用他的原话:

  “那些你这个渣男被伤的遍体鳞伤的故事,才是现在的人们津津乐道的,特别是那些田园女权。”

  “我们得写一些田园女权们爱看的文章,不然她们天天喷我们。”

  饺子接着说道。

  “感情这个事情本来就没有谁对谁错,谁伤害了谁,那些田园女权只会站在自己的角度上思考问题,觉得受伤的永远是女人。但是在我看来,男人在感情中受伤的,远远比女人多得多。”

  说实话,我很不屑于饺子的大惊小怪,被狗咬了,难道我要咬狗一口?

  “你说的没错,浪迹,所以你得写下来。”

  饺子更加肯定的说道:“你不写下来,那些人怎么知道感情中男人也会受伤害?”

  对于饺子的这番话,我尽无言以对,我尝试着做最后的挣扎:

  “但是,那些让我受伤难过的往事,我并不想再回忆一遍~”我翻着白眼说。

  “这,是你的工作。”

  饺子认真的看着我,说完他出去,关上了门。

  不错,这是我的工作,它让我拥有了数以百万的粉丝,得到了荣誉,让我在市中心买了大房子,还一度拥有过几辆超跑。

  但,它也让我锒铛入狱。

  广州,广州那个女生,我是确实不想写啊!

  我在脑袋里大声抗拒着,但是我的手却停不下来,她的音容笑貌,仿佛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全民情敌—浪迹连载第3张
全民情敌—浪迹连载第4张

  “浪哥,你什么时候来广州,指导下学员呗,大家都很想见你!”

  还在VAC(国内的一个电音节)的我,收到了我们公司浪子导师的微信。

  浪子身高只有156cm,在2013年之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在工地搬砖的工人,13年认识了我。

  六年过后,现在的他,已经是全国知名的情感导师了。

  看了看依偎我的身边的CP(英文Coupling,简称CP,表示人物配对关系。这里指代因为某种聚会、活动而短期组队的男女——来源《浪迹百科》)

  她告诉我她是2000年的,今年刚满19,我心里有点不舍。

  “我来广州干嘛?”我抽回了放在她后颈一整晚,有点被压麻了的左臂,双手勉强的回着微信。

  “学员想见你嘛。”浪子秒回信息。

  “男神计划你们在带,我去干嘛。”我希望我的委婉拒绝的语气,以他的社交直觉,应该能体会。

  “晚上,我说的是晚上,有几个兄弟想去夜场,我安排了晚装(晚装,当今广州最火的夜店,也是广州漂亮女生的集聚地)。”

  “我叫了很多妹子。”看我一直没回,他又追加到。

  “有好看的吗?”我扭了扭有点酸的脖子,把昨晚丢到地毯上的枕头捡了一个起来,无意间,看到了桌子上的票,上面写着:“VAC,第二日 门票。”

  “肯定!”浪子回到,隔着1000KM,我仿佛能看到他自信的眼神。

全民情敌—浪迹连载第5张

  “哎,那个。”我这才反应过来我并不知道她的名字,我只有一掠而过“今天VAC你还去吗?”

  “几点了?”她迷迷糊糊的翻过身,“应该去吧,你呢?”

  “你有今天的门票吗?”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还没买呢。”她回道。

  “给你”我把桌上的票拿过来递给她,“我要去趟广州,今天的VAC我去不了了。”

  她接过票,起床把票放进包里,我才注意到她一丝不挂,我转过身。

  “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呢。”我问道。

  “萍水相逢,你想称呼我什么就称呼什么呗。”

  她无所谓的说到:“对了,下个月泰国S20你去吗?”

  “应该。。。”

  我突然想到我的护照被扣在警察局,有点犹豫的回到“去吧。。。”

  “那去泰国,咱还做CP吗?”她走过来,站在我面前。

全民情敌—浪迹连载第6张

  武汉早上的阳光透过白白的纱窗,勾勒出她美好的轮廓,我坐在她的阴影中,抬头看不清她的表情。

  “好。”我坚定的回答道。

  “你可以叫我小羽毛。”她高兴的说到:“那我去洗漱啦”说完走进了浴室。

  我躺在床上,看了看手机,突然想起,我给罗宾导师播了个电话。

  罗宾导师并不姓罗,因为他给自己取得名字叫Robin,所以大家习惯的叫他罗老师。

  但是他每次都很反感,然后认真的强调:“我!不!姓!罗!”

  但是我们这位很在意别人叫他罗老师的老师中文名也并不是很出众,他叫张强。

  “你什么时候去深圳。”电话接通后,我开门见山的问道。

  “我定了明天的票,后天深圳计划开始,怎么了?”电话里罗老师一嘴茫然。

  “要不跟我先去趟广州,今晚浪子安排了晚装。”我同他商量到,但是我知道他不会拒绝。

  “但是我已经改签过机票了。。。”他有些犹豫。

  “改签费我出,”我打断他。

  “那行。”他一下就同意了。

  “妹子你约。”我接道。

  “可以。”他答应的很爽快。

  “两点,我们去吃饭的地方碰头,”我看了下手机的时间,已经快点下午一点:“半个小时收拾的完吗?”

  “OK的,我没什么行李,你把吃饭的地方发给我吧。”

  “好的,”说完我准备挂电话,这时候我听到了浴室花洒的水声“我要带个妹子。”我补充道。

  “你看他多大。”一个小时后,我和罗宾准时在武汉的一家很出名的河鲜馆碰头,我看小羽毛好奇的的打量着罗宾,转过头问她。

  “我看不出来,既然是你的朋友,应该跟你差不多大吧”小羽毛歪着头发,看看罗宾,又看看我,回答道。

  “你真会说话”罗老师喜笑颜开,这张洋洋得意的脸印在我眼中,我突然发现他眼角的鱼尾纹又深了。

  其实1979年生的Robin导师,已经不折不扣的是个40岁奔5的中老年了。

  但是因为他的穿着谈吐,会让第一眼见到他的人,误以为他只有30出头。

  我突然反应过来,“我有这么老吗???”我转头看着小羽毛。“真的眼瞎”我打趣道。

  “我本来就看不出来男生的年龄嘛。”她可怜的抓了抓头发。

  吃过饭,我们俩拿上行李,给小羽毛叫了车,送她在路口。

  “泰国见咯,大哥哥”她用力的朝我挥了挥手,武汉的天气很好,阳光斜斜的照下来,在她的头发上,铺了一层金色。

  “泰国见。”我冲她眨了眨眼睛,目送她上车,消失在我的视线。

  “怎么认识的?”罗老师一边操作着打车软件,一边问我。

  “昨天VAC啊,我的CP。”我控制着对小羽毛的丝丝想念,我的外套上,仿佛还有她GUCCI香水的味道。

  “泰国真的要带她去吗?”吃饭的时候,我们告诉了Robin去泰国电音节的事。

  “说实话,我并不知道她是不是认真的在问我。”

  我转过头看着Robin“她如果是认真的问我,那我就是认真的回答,如果她是开玩笑的呢,你也知道,现在的00后,说话都没一个准。”

  “也是。”他赞同的点了点头。

全民情敌—浪迹连载第7张

  飞机落地天河机场,已经接近晚上八点。取了行李,我和Robin打了一辆车,前往吃饭的地方。

  呃…

  学员们已经在一个包厢里等我了,我看着一桌子没有动筷子的菜,把负责的小英叫过来骂了一顿。

  这些虚头巴脑的事,让我感觉到很反感,但貌似这已经成为了中国社交的惯例,非要等某些人才可以吃饭。

  我自己的生活不是这样的,之前吃饭有个投资人来晚了半小时,无语的看着我们吃剩的饭菜。

  我很大方的又重新给他点了几个菜,但是不知道为何他还是没投我们。

  吃到一半我突然发现饭桌上坐了个丑女,我很崩溃,马上微信私信小英问怎么回事。

  小英在微信里面说,这个女生是浪子叫过来的,开奔驰,很有价值。

  我勃然大怒,我们什么时候变成这种吃软饭的男人了?

  气的我马上准备掀桌子,这个时候小英发过来了一张女生的照片。

  “我们也不知道他约了个照骗。”她在微信里面委屈的说道。

  小英是个女孩子,之前在香槟广场开了一家服装店,因为我们线下课程的时候,总喜欢带学员去她家买衣服,一来二去熟络起来。

全民情敌—浪迹连载第8张

  她对我们做的事特别感兴趣,觉得我们可以真正的帮助这些在情感上受挫的男生,于是加入我们。

  她有着国家高级形象师认证,再加上专业眼光和不错的拍照品味,让我们觉得可以大大的帮助这些兄弟,于是我们为她开设了一门叫做“男神计划”的课程。

  这次来到广州,就是因为举办“男神计划”。

  我看着照片里的女生哑口无言:肤白貌美,明眸皓齿。

全民情敌—浪迹连载第9张

  我再抬头看了看眼前又黑又瘦的这个小姐姐,感慨“中国修图术”不愧是可以媲美“韩国整容术”、“日本化妆术”的亚洲三大神术之一。

  想了想,如果换作是我,肯定也会上当。只能作罢。

  跟兄弟们吃完饭,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点,“先送我去酒店吧。”罗宾导师说道。

  “好。”我知道他很拮据,因为一些无良媒体对这个行业的中伤,已经让我们的日子过得很艰辛了。

全民情敌—浪迹连载第10张

  送完Robin,我让师傅送我去了我的目的地:在岗顶的一家叫做“亚朵S”的快捷酒店。

  曾经因为在入住这家酒店过后,他们的客服第二天打电话询问我前晚入住质量如何而让我记忆深刻。

  当然,是因为我接电话的时候开了功放,同时,我女朋友在旁开着车,然后,我一夜未归,早上回家告诉她昨晚我去朋友家住了。

  于是我们吵了一架,从此分道扬镳。

  就是这么的巧,巧的让我记忆深刻。

  放了行李,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

  前一晚的宿醉让我看起来有点憔悴,我往脸上胡乱的涂抹了点粉底液,遮盖了下我脸颊因为皮肤差而暴露的红血丝,用水拨弄了下我的头发,拿上房卡,出了门。

  上一次来到“晚装”已经是两个月之前,那一天我们的卡座熙熙攘攘的站着20多个女生。

  最后在迷迷糊糊中,我被一个至今不知道名字的女生送回酒店,醉眼朦胧,我只记得她的肚子上,横着一道惨白的疤。

  那天,她没有留下名字、留下微信,也没留下过夜。

  “真的是渣女。”我想起来就是气。

  不知,今晚又会有什么样的故事。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
评论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1学员案例:搭讪十分钟,约会两小时,第二天如何免费续杯?

2分手后女生不删微信不回信息是什么原因?

3女生的哪些行为会让男生误会?女生的这些行为并不是喜欢你

4聚会时如何发现女生对你有好感?

5私密空间女生不让你碰她,该怎么办?

6如何蹦迪?蹦迪的9大姿势图鉴

7学员案例:一只舔狗的逆袭

83年前,我们和战争,只隔了一集《熊出没》

9怎么判断女生对你有没有感觉?看她有没有这几个表现

10恋爱地图:第一次带女生回家独处,如何展现你的高情商?

可能喜欢

1如何看出两人有暧昧 6个小细节藏不住

2女人懂相守,男人懂感恩,才是一辈子

3第一次如何带女生回家过夜,需要准备什么?

4NBA球员的鞋子

5男生清洗自己小兄弟的正确方法是什么

6女生态度冷淡了怎么办?女生态度冷淡解决方法

7男人的爱情拿不起却又放不下

8独立摄影师的秘密私房话

9老婆出轨我坚决离婚

10与女朋友闹矛盾怎么办?如何解决

官方答疑微信在线咨询情感问题

扫码咨询


顶部